文/黄绒 特约撰稿员

核心提要

1. 有将近25名中国代孕婴儿在新冠疫情期间出生后,就一直滞留在美国,至今未能与他们的中国家人相聚。

2.在中国,代孕是非法的。付钱给美国人生孩子可以使他们规避法律风险,且无需发愁户口问题,他们在美国出生的孩子,将自动成为美国公民,并且可以在年满21岁时为其父母提供绿卡。

3.在国内的几家社交平台上,遍布着各种国际男女超模捐精捐卵者,以及公开的可以选择代孕妈妈学历与长相的广告。

4.出于法律、健康、人伦纠纷等风险上的考虑,全世界各个国家,甚至像美国各州,对辅助生殖的法律规定都不一样,许多允许提供此类服务的,其实也有诸多附加条款限定。

5.中国的委托人,如果通过中介来完成辅助生殖,将面临诸多风险。最主要的一个就是,所有合同都是违法的,不能得到任何法律上的任何保障。

疫情中诞生的40多名中国代孕婴儿滞留美国,

疫情阻断,难与父母团圆

有将近25名中国代孕婴儿在新冠疫情期间出生后,就一直滞留在美国,并且至今未能与他们的中国家人相聚,也无法将这些这些因疫情而阻断的婴儿接回。

10月13日,(美国时间12日)CBS电视台报道了这则疫情期间令人震惊的消息,自疫情大流行开始以来,已有25个以上的代孕婴儿出生。他们大多来自中国的父母。在中国,代孕被禁止。这些婴儿现在分布在亚利桑那州、加州等地。

CBS电视台报道了一名叫做希瑟·里根( Heather Regan)的代理孕母。今年6月通过比佛利一家名为“卵子捐赠者和代孕研究所”(The Egg Donor and Surrogacy Institute,EDSI),生下一名男婴。选择里根的家庭是中国公民。在中国,代孕是非法的。EDSI目前仍然有两名代孕中国婴儿即将出生。他们在中国的父母每天只能通过视频了解他们的孩子的情况。并且可能在出生后的较长时间内,也无法出现在他们的身边。

据该机构称,他们80%以上的客户来自中国。 也包括少量的英国,西班牙等国家的家庭。在疫情爆发前,他们的生意十分火爆。如果不是疫情爆发,这家机构还将按计划,接纳更多来自中国家庭的代孕计划。

新冠疫情的爆发,使这一切都停滞了,这些委托该机构进行代孕的中国父母亲,无法来美实施他们的代孕计划。这些急切的父母,甚至把计划推迟到了2021年。

EDSI总经理Parham Zar说:“我们有些要求代孕的父母已准备好一切,但他们无法登上飞机,有的人通过其他国家中转,结果却被海关阻挡入境,最后只能返回中国。”

在疫情期间出生的30名婴儿,目前被安置在一栋公寓大楼中。 “公寓到处都是监控镜头,方便他们的中国父母可全天候看到宝宝”Zar说。这些中国代孕婴儿在某些情况下,代孕者选择照顾他们,若代孕者拒绝,EDSI会聘雇保姆照顾孩子。

另据一名中国代孕机构的人士称,据他们了解,至少仍有将近40多名中国代孕婴儿,因疫情滞留在美国。而这样的代孕机构,在美国至少有将近30多家。这其中有近半为中国人创办。不过他们提供了一个信息表明,一些在美国接受捐精的中国妈妈,在生下自己的孩子后,似乎并不受限,她们可以带着自己的孩子回国。滞留的是由美国妈妈代孕的婴儿。

据称,这家EDSI代孕机构,费用约10万美元至15万美元,包括医疗费、律师费、代理费,和代理补偿金(通常为3万5000元至5万5000元)。而为中国夫妇提供代孕的里根,将会收到35,000至45,000的费用。

Zar说,EDSI通常每年有多达150名代孕婴儿,这其中近80%以上的婴儿,来自中国。但碍于疫情与国际父母亲难以团圆等因素下,这一数字急剧下降。他希望此议题能引起美国政府的关注,至少让这些父母亲拥有优先与孩子团圆的权利。

中国父母为何会选择雇佣美国人做“代孕妈妈”?

经过多年的期待,琳达·张得知自己和丈夫无法受孕而伤心欲绝。她曾考虑利用国内的“地下代孕”网络,但他们对这中间的风险十分警惕。CNN在采访她为何会来美国时,她说“美国的代孕法律和医疗程序更加先进,所以我决定来这里找一位美国妈妈进行代孕。”

14个月后,张和丈夫带着由一位白人女士,代孕出生的儿子飞回上海。

琳达·张是越来越多的来美国寻找代孕妈妈的中国家庭的一部分,这些家庭正在雇用美国妇女作为代孕母亲,而这催生了横跨两大洲的一个“有利可图”的产业。

波士顿代孕中介公司Circle Surrogacy的约翰·威尔特曼说:“我从未见过这么多中国人,雇用美国妇女为他们的孩子做代孕。在中国,代孕是非法的。付钱给美国人生孩子可以使他们规避法律风险,同时他们还不用发愁户口问题,他们在美国出生的孩子,将自动成为美国公民,并且可以在年满21岁时为其父母提供绿卡。这些中国人认为花费15万美元,得到一个美国婴儿是一个很好的‘生意’。”

代孕中心几乎提供一切需要的服务。 他们可以帮助客户与医生见面,咨询律师并寻找代孕妈妈。波士顿的这家代孕机构的威尔特曼说,虽然有些夫妻能够使用自己的卵子和精子,但那些需要寻求捐助者的夫妇,往往会从中国或其他亚洲种族背景的妇女那里寻找卵子。但也有人会寻找白人青年的精子,她们喜欢自己的孩子是一个混血儿。

由于对男孩的文化偏爱,来自中国的客户经常要求生男孩。 尽管在中国,性别选择堕胎是非法的,但在美国,通过代孕进行性别选择,在技术上还是很简单。这使他们有一年生的十多个婴儿,几乎全部都是男孩。

整个代孕过程通常需要大约15个月或者更多的时间,一般会要求寻求代孕的夫妻往来美国至少四次。代孕机构的价格不等,但原则上在13万美元至15万美元左右。而在美国寻求这些代孕机构,一些受过高等教育的中国夫妇,大多会选择美国人创办的代孕机构,但大部分中国夫妻,则是看了一些中国人创办的代孕机构的广告,来到了美国。

神秘的中国代孕产业链,

社交平台上的国际超模捐卵者

与可选择的代孕妈妈?

CBS的报道揭示了一个神秘的中国代孕产业链。而在国内的几家社交平台上,则遍布着各种国际男女超模捐精捐卵者,以及公开的可以选择代孕妈妈学历与长相的广告。

在一家社交媒体平台上,有一个很火的账号,一个号称“洛杉矶某爸 ”(考量到可能成为它的广告嫌疑,而使用化名)的账号,就是一个公开的代孕广告平台。这个有着近百万粉丝的帐号,每天都会发一些世界各地的超模图片,比如今年2月4号他们就公布了一个巴西超模的图片,并注明此为:“巴西超模,档案编号6076,葡萄牙和德国混血,这是她第二次来洛杉矶给我们同一个客人做捐卵。重庆单身男客人打算代孕多生几个混血儿(有几个过检囊胚就生几个),所以买下了她两个取卵周期。”

这个帐号在当天发布的内容中,还将这位超模与公司工作人员的合影放在了一起,图片中甚至标注了这家公司的人,如何与这位所谓的巴西超模一起去银行支付费用的支票。而翻看这个帐号,几乎每天都会发布各种不同国家的帅哥靓女捐卵捐精者的图片。在11月2号于““试管婴儿某爸”中发布的是一位南美模特捐精人,刚刚拿到阿玛尼全球模特的冠军的几张照片,并注明:”南美模特捐精人,刚刚拿到阿玛尼全球模特的冠军,单身女性生混血宝宝的安全合法 选择

。还有超 多优秀高学历egg donor资料可以挑选”等内容。

更让人出乎意料的是,还有许多接受捐卵捐精者而生产的客人的图片也被发布出来。

经过调查,发现这其实是一家中介公司的营销号,该公司专门做招揽中国客户去美国加州等地接受第三方辅助生殖的业务,其中包括代孕服务。业务量还不小,洛杉矶比较大的专业医疗机构一年能从这家公司至少接50个客户,价值百万美元不等。

与这家中介公司从事相关类似业务的至少有十多家。大部分以俄罗斯、美国,巴西等国家的男模或者女模捐精或者捐卵来吸引国内需要生育的男女客人。当然,他们还会根据据收费的不同,推介一些学历长相均上乘的女人,提供代孕服务。

这些中介在社交平台上发布的各种信息,引发众多读者的质疑。认为其可能涉及到隐私与伦理方面的相关法律问题。在一个微博大V的留言中,他认为“如果发生一个超模捐赠精子超过一百个,然后有一百个人同步怀上这位捐精者的孩子,如何处理未来的伦理问题?

但这样的风险,却真实地发生了。尽管在最后一刻被医疗机构拒绝。

代孕风险:在美国个别州可能会被判处五年监禁

南加州尔湾的一家大型辅助生殖医疗机构,曾断然拒绝过来自中国中介机构的一笔大单子:某一中国男性客户,通过中介找到50个卵子源,中介要求在这家技术最好的医院同时培养50个胚胎,然后代孕生产。

在加州市场,一套完整辅助生殖服务,费用在至少15万美元,同时做50套,对医院来说,无疑是一大笔钱,而且不存在技术障碍,但是,医院认为,这不是辅助生殖医疗,而是批量生产孩子,涉嫌买卖人体器官的犯罪活动。

其中一家在国内新媒体上进行大量营销的代孕机构,地标显示美国洛杉矶,实际上已经被尔湾这家南加州最大的大型辅助生殖医疗机构取消代理资格。据业内人士介绍,原因有两个,一是这家中介总是在院方提供的价目表外,额外向委托人收取费用,比如医院规定首次远程问诊免费,而他们却要求委托人付费,二是涉嫌洗钱。

一般而言,从事辅助生殖的中介机构,注意是中介机构而非医疗机构,他们会向客户介绍,哪些国家允许或者没有明确法律规定禁止此项服务。但是,相关问题远比地理名词复杂的多,出于法律、人伦纠纷等风险上的考虑,全世界各个国家,甚至像美国各州,对辅助生殖的法律规定都不一样,许多允许提供此类服务的,其实也有诸多附加条款限定。

目前,全世界大部分国家并不禁止试管婴儿,但仍然禁止任何形式的代孕,特别是商业代孕。比如法国、意大利、芬兰、冰岛、德国、西班牙、葡萄牙、巴基斯坦和保加利亚,完全禁止代孕。只有少数的国家和地区,比如美国的某些州、俄罗斯,印度,法律承认代孕合同,委托人可以成为代孕母亲产下孩子的法律意义的父母。

美国的代孕法律因州而异。就像每个国家的代孕法规对于实施代孕的年龄,性取向,婚姻状况,以及是否商业代孕的规定都不同,同样,美国的每个州的法律规范也不相同。有些在自己的所在州没法实施代孕的美国人,可以去允许代孕的州实施代孕。有些州是完全禁止代孕。

根据印第安纳州法律,尽管法庭可以在孩子出生前宣判孩子的抚养权,但代孕合同是不具有法律效力且不可执行的。在纽约州,代孕并不违法,但任何涉及商业代孕合同的相关方都属违法,罚款10000美元,中介机构或者律师若提供相关合同,第一次处以罚款,第二次重罪。同样,在密歇根州任何代孕合同里涉及的个人将被处以50000美元的罚款并收监5年。美国的一些州,如华盛顿州允许无偿代孕但是商业代孕是不具有法律效力的。

加利福尼亚州有着最利于代孕的法律环境,对代孕事件中亲子关系确定有明确态度,即如果法庭文件准备充分,准父母在孩子出生前就可以合法地被视为婴儿的亲生父母。

但是加州有《捐卵法》,对如何募集卵子、如何实施代孕,如何遵循伦理原则保护当事人隐私等具体事务都有着细致规定。换句话说,在加州接受辅助生殖医疗服务虽然合法,但不是怎样做都合法,每一步还要受其它法律条文的管辖。

需求催生产业,由于绝大多数国家对辅助生殖管理严格,美国加州,特别是气候宜人生活条件便利的南加州洛杉矶地区,便成了这项产业的核心地带,当然这也与南加州生物科技发达有密切关联。

如果依据法律规定,供求双方自愿合作,这项服务无疑对解决人类社会个体特殊需求有积极意义。问题是,市场远比理想复杂得多。泰国一度曾经允许代孕,后来被迫修改规定,因为泰国曾经发生一次在国际社会引起轩然大波的事件:曾有一对澳大利亚夫妇在泰国找到代孕母亲,他们的一对龙凤胎出生以后,女婴健康,男婴却患有唐氏综合症,最终这对夫妇只带走了健康的女婴,将有病的男婴遗弃。

在中国,更复杂的情况在于,存在大量相关中介服务,等于是在本已复杂的委托人、捐献人和医疗机构之间加入了第四方,其身份、权利和义务本身就在法律中难以界定,更何况从实际情况看,有些中介根本不遵守相关法律、道德乃至商业规矩的约束。

与此同时,美国医生普遍认为,这些中介在微博等新媒体这种公众信息平台上,图文并茂展示带着编号的男女捐精捐卵者和代孕母亲的详细信息,包括照片、身高体重,血统,职业、大致健康状况,年龄和性格,这是一种违法行为, 因为加州《捐卵法》严令禁止披露上述信息,即便当事人同意也不行,这很可能导致事后产生大量伦理道德上的纠纷。

这同时也是一种极其没有医疗道德的行为,不管那些信息是否是真的(如果是真的就违法了),不管那些所谓捐精、捐卵的人是不是来自不同国家的模特,不管他们是不是年轻漂亮、身材诱人。在第三方辅助生殖伦理中,美国法律精神很重要的一条,相关服务不允许将人身作为商业标的。

所以,很多美国医生抱怨,中国的辅助生殖中介只认识一个字:钱。

中国委托人通过中介寻找

“超级妈妈”捐卵者所签合同涉违法

事实上,中国的委托人,如果通过这些中介来完成辅助生殖,将面临诸多风险。最主要的一个就是,所有合同都是违法的,不能得到任何法律上的任何保障。

在中国,现行法律有卫生部颁布的 《人类辅助生殖技术管理办法》、《人类辅助生殖技术规范》、《人类辅助生殖技术和人类精子库伦理原则》、《人类精子库基本标准和技术规范》,规定基于辅助生殖的需要,可以赠卵,但禁止任何组织和个人以任何形式募集供卵者进行商业化的供卵和赠卵行为;即使无偿赠卵,也必须符合三个条件:

1.赠卵主体,即赠卵人,必须是需要做试管婴儿的妇女,在相关手术后有多余卵子,才能捐赠,其他人不能成为捐卵主体;

2.必须在经过批准并登记的医疗机构中实施,对赠卵这必须进行相关的健康筛查和检查;

3.每位赠卵者最多只能使5名妇女妊娠。

与此对照,不难看出,在新浪微博等新媒体上兜售的海外辅助生殖服务涉嫌违反中国法律,而新浪微博等新媒体公共平台不加审核地允许这些信息公开发布,也涉嫌违反了国内互联网信息管理的相关法规。

对于代孕服务,《人类辅助生殖技术管理办法》第十四条和十五条,要求所有医疗行为符合医学指征,遵循知情同意的原则,如涉及到伦理问题,医疗机构必须提交给医学伦理委员会进行讨论;医疗机构和医务人员不得实施任何形式的代孕技术;此后,卫生部又在有关辅助生殖和精子库管理的规范性文件中反复重申,禁止代孕,也就是禁止借腹生子。

现实中,为了能达到代孕目的,供需双方往往会订立合同,内容大体包括孩子归属、孕期待遇和报酬等等,但由于这种行为本身违法,合同其实是没有法律效力的。另一方面看,不论在中国还是美国,只要合同转让了母子之间的亲子关系,就违背了身份权不能随个人意志任意转让的法理前提,所有任意处分人身权的合同都属无效,不受法律保护。

|图/江苏省宜兴市的一对年轻夫妇意外死亡4年后,他们的婴儿通过代孕出生,成为他们父母惟一的寄托。

通俗的说,在国内从中介那里购买相关服务的委托人,其权益不受任何国家法律的保护,不仅如此,在美国,一旦代孕母亲发生较大的人生安全意外或者器官损失,购买代孕服务的人还必须根据美国法律赔偿。

其实,如果真的需要此类服务,委托人完全可以正常赴美,在专业医疗机构中,依据当地法规,完成相应过程,事实上加州的医疗机构基本都配有中文翻译服务,基本不存在语言障碍问题,也都有标准的合同,透明的收费标准,不必担心被中介欺诈。

在加州,正规生殖辅助医疗机构购买精子很便宜,购买卵子的价格约在3万5千美元左右,包括供卵者一系列医疗手术,而购买一套完整的代孕服务,费用在15万美元左右,包括选择匹配合适的代孕母亲,法律文件的建立和背景调查、怀孕和生产所有的医疗费用、保险以及中介的服务费等。

至于中介们最喜欢散播的捐精捐卵者照片,真假不论,以前发生的真实案例中,捐精者存在隐形遗传的精神问题,还有同一个人精子配型成功几十个孩子,伦理和健康问题实实在在摆在面前。

别上中介的圈套,这既是对自己负责也是对下一代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