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初中印爆发边境对峙事态以来,美国的反应一直受到普遍关注。最初,美国总统特朗普试图介入其中,中印双方都没有给他这样的机会。随着边境事态出现长期化倾向后,印度逐渐开始采用“拉美制华”的策略,但印度这一做法仍旧是有限度的,并没有完全地让美国介入到边境事态中来。

美国欲插手,中印齐拒绝

5月初,正当世界各国疲于应对新冠疫情之际,中印边境局势生变。4月初,印度开始在加勒万河谷地区修建基础设施,阻扰中方边防人员巡逻,单方面改变中印边境实控现状。5月6日凌晨,双方边防部队第一次发生严重的肢体冲突。

正在寻求“甩锅”中国的美国自然不会坐失良机。5月20日,美国负责中亚和南亚事务的助理国务卿帮办艾丽丝·威尔斯第一次跳出来,指责中国,明确站队印度。很快,5月27日特朗普在推特上表示,“美国已经做好了准备,有意而且有能力调解或裁决中印之间‘激烈’的边界争端。”似乎他想要在中印之间充当一个中立的斡旋者。但旋即就遭到中印两国外交部的拒绝。5月28日,印度外交部发言人对此回应道:“我们已与中国接触,以和平方式解决问题。”而中国外交部发言人也在5月29日表示,中印之间有完善的涉边机制和沟通渠道,双方有能力通过对话协商妥善解决两国之间的问题,“不需要第三方介入”。

不过,美方似乎并不死心。5月28日特朗普在华盛顿对记者说,自己曾就印中边境问题与印度总理莫迪通话,美国愿意调停中印矛盾。特朗普这番话,一下子成了印度媒体的报道的热点。印度外交部迅疾做出回应,5月29日发表声明表示,此前一天特朗普公布的和莫迪关于印中边境对峙议题的对话没有发生,特朗普与莫迪上次通电日期是4月4日。间接的意思是,特朗普5月28日的讲话是在撒谎了。

显然,对于美国的“热心”印度并不领情。究其原因,主要在于边境事态初起时尚不严峻,莫迪政府自信能够应付,不需要美国插手。所以,当特朗普“无中生有”地说和莫迪总理就中印边境局势进行了沟通,显然是一个“拉印制华”的举动,印度当然不能听之任之,为此不得不“打脸”特朗普,以正视听。当然,也可能是特朗普的“不靠谱”让莫迪印象深刻。2020年年初,美国记者爆料,特朗普曾对莫迪表示,印度不和中国接壤,毋需担心中国,这着实让莫迪有点懵。

对峙僵局与印度“拉美壮胆”

不过,随着中印边防部队进行多次会谈而无果后,印度开始转而“拉美壮胆”。6月2日,莫迪与特朗普进行了25分钟的电话交谈。随后莫迪发推,称与朋友特朗普进行了一次温暖的对话,议题主要聚焦在邀请印度参加扩大的G7领导人峰会。而印度外交部在随后的声明中却特意强调说,两位领导人讨论了“印中边境局势”。同样,印度媒体似乎也“故意”透露,印度外长苏杰生与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在6月5日进行了长时间通话,但考虑到“战略原因”没有公布谈话信息。

这时,印度和美国的角色显然发生了微妙互换。如果说此前是美国乐于公开表示要“介入”,这时候则变成了印度在公开显示印美“共同立场”。印度的做法改变,多少是希望能借美国向中国施压,以便在6月6日的首次军长级会谈上化解对峙僵局。

6月6日的首次军长级会晤达成了双方撤军的共识。但是6月15日印军再次采取鲁莽举动,造成了45年来边境首次人员伤亡事件,局势迅速升级。美国此后明确站队指责中国。而特朗普再次于6月20日表态称希望“调停”,并宣称中印边境局势非常紧张。不过,中印都没有对此作出任何回应。

印度的“拉美壮胆”之举仍然是有限度的,不希望被看作是完全同美国站在一边,特别是不希望被看作是已经同美国结盟了。7月8日,蓬佩奥在新闻发布会上谈及中印边境事态时,吹嘘与印度外长苏杰生多次会谈中印局势。印度对蓬佩奥的这一“拉印反华”做法显然很不满,随即称这只是正常的外交对话。印度外长苏杰生也出来表态称,印度永远不会成为美国盟友体系的一部分。这说明印度担忧其转向美国的做法,会被中国视为同美国结盟。

8月31日,印军在班公湖南岸采取所谓“先发制人”举动后,边境局势再度紧张。随后,蓬佩奥9月2日在新闻发布会上污蔑中国“霸凌”印度。特朗普也迅速应和蓬佩奥的言论,大肆渲染中印边境事态“极其糟糕”。印度这一次又“不领情”了。9月3日,苏杰生一反先前的说法——边境问题不解决,中印关系回不到过去的说法——借着新书发布会表示,中印达成和解势在必行,过去十年中印边境争端都是通过外交方式解决的。印度外交部秘书什林拉也表示,甚至在最危急的时刻,印度也要保持与中国的接触。

可以看出,从中印边境事态发生以来,印度虽然在很多议题上积极配合美国,例如封禁中国APP,宣称经济“脱钩中国”,推进美日印澳的“印太战略”。但是,在边境问题上,印度尽管需要借美国来“壮胆”,但也时刻保持着让美国介入的限度,不希望在这一中印双边争议问题上形成中国vs美印的态势。追根究底,印度希望得到的仍旧是美国盟友的“实惠”,而不愿意被看作是美国的盟友。

(作者系复旦大学国际关系与公共事务学院研究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