澎湃新闻记者从肖徳万将军亲友处获悉,海军原舟山基地司令员肖徳万少将(正军职),因病医治无效,于2020年10月12日下午在上海市逝世,享年78岁。

公开资料显示,肖德万出生于1942年,曾任海军某基地副参谋长、海军某水警区司令员、海军舟山基地司令员,少将军衔。

肖徳万曾在1974年著名的“西沙之战”中,荣立一等功,他带领的389舰也荣立集体一等功。那年,他年仅31岁,当舰长才1年。

2014年1月19日,文汇报刊发整版文章《肖德万:将军西沙情》,纪念西沙海战40周年。当时的这篇报道写道:40年前,他是一名舰长。当南越海军入侵我西沙群岛时,他率领389舰,和兄弟舰艇396舰、271编队、281编队协同作战,一举击沉南越海军一艘护航舰、重创三艘驱逐舰,配合我陆军、民兵收复了甘泉、金银等岛屿,取得了西沙海战的胜利。22年前,他成为一名将军。他多次率领大型混合舰艇编队驰骋在西太平洋上,捍卫我国的海洋权益。

报道介绍:1974年1月15日深夜11点多,肖德万接到命令:立即率舰到榆林基地和396舰汇合,一起为西沙守岛民兵运送粮食、淡水、手榴弹等战备物资。当时389舰正在广州厂修,主机虽已试航,舰炮还没试炮,新兵训练还不系统,不少老兵正准备退役。17日,两舰编队起航。考虑到要放小艇上岛为民兵运送物资,航渡中的389舰临时组建了“登岛战斗小组”,装备了冲锋枪、手榴弹等轻武器,进行了跳船训练。当时,他们根本没想到南越海军竟然会挑起一场惊天海战,更没想到扫雷舰竟然成为和南越海军大吨位战舰对抗作战的主力。

当时的国际形势是美国深陷越战泥潭多年,于1973年开始从南越撤军。为拖住美军,南越蓄意挑起了中国和美国、中国和北越之间的矛盾,并于当年7月派兵侵占我南沙6个岛礁,宣布我南沙群岛南威岛、太平岛等11个岛屿划归南越福绥省管辖,又派舰艇北上,不断骚扰我国西沙群岛渔民的渔业生产,撞坏渔船、抓捕渔民,进一步扩大事端。1974年1月17日上午,南越军队侵占了我西沙群岛的金银岛,下午又侵占了甘泉岛。

面对挑衅,17日,我国海军派出两艘猎潜艇。18日,南越海军将军舰数量增加到4艘,妄图进一步侵占琛航岛等岛屿。这晚,389、396扫雷舰正好到达琛航岛海域,和271编队会合。“面对严峻的敌情,我们进行了紧急战备动员。”肖将军说,“这情形,根本来不及上岛为民兵补给。”19日,西沙海域形成了敌我双方各4艘舰艇对峙的战场形势。

4比4,二者绝非数量上的简单等同。敌人有3艘驱逐舰、1艘护航舰,最大的1700多吨,总吨位为6000多吨,舰上火力有127毫米等各种火炮50门。而我军4艘舰艇的总吨位为1760吨,还没有敌人一艘指挥舰大,4舰总共仅16门炮,最大口径为85毫米。双方实力悬殊太大,实属罕见。

“我军一直信守‘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不打第一枪的’的战场纪律。”肖德万说,“我们不打第一枪,但绝不能不战备。我们严密监视敌人动向,做好战斗准备,坚决还击来犯之敌。”

10点21分,敌舰拉开距离,炮口全部瞄向我舰。我军同时发出战斗警报,坚决迎敌。271、274舰迎战敌4号和5号舰,389、396舰迎战敌16号和10号舰。10点22分,敌舰首先开炮。在敌舰炮口闪出火光的那一瞬间,我军还击的炮火同时打响。顿时,火光冲天,震耳欲聋。“我下达开火的命令的声音也同时湮没在轰隆的炮声中。”肖将军说。

舰尾辅机舱开始进水,正在舱里弹药库运弹的战士郭玉东脱下呢制军装包裹着木塞堵漏,并用身体死死抵住涌入的海水,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他被誉为“海上黄继光”。“敌人的火炮口径大、射程远,只有近战才能发挥我们火力的优势。我命令向敌舰靠近了打。”肖将军说。

就这样,389舰一直从1000米外,边打边冲,一直逼近到敌舰几十米近。舰上装有的37炮、25炮、14.7高射机枪,都是高速自动火炮,连发射击,发挥了越来越大的火力优势,将敌人的10号舰打得千疮百孔,而他们的127大炮全部陷入射击死角。

这时,连敌舰甲板上敌人的面孔都能看清,肖德万命令扔手榴弹,有的战士还抄起冲锋枪向敌人扫射。“近战夜战、海上拼刺刀,是那个年代我人民海军在和国民党海军海战中总结的战法,是那个年代我军将装备劣势转变为优势的最好战术。在这次海战中,我们就运用了这样的战术。”肖将军说。

389舰在近战攻击中,对敌10号舰给予沉重打击。85炮直接命中指挥台,10号舰舰长当场毙命,打得敌舰指挥台坍塌下来。

由于敌人误将389舰当作指挥舰,集中火力攻击,经过半个多小时的激烈战斗,389舰中甲板、后甲板被击中起火,伤亡严重。这时,舰尾辅机舱开始进水,正在舱里弹药库运弹的战士郭玉东脱下呢制军装包裹着木塞堵漏,并用身体死死抵住涌入的海水,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战后他荣立一等功,被誉为“海上黄继光”。

此时,389舰到了十分危急的时刻,战舰开始下沉。肖德万立即命令全速向离岸最近的琛航岛浅滩驶去——战舰靠着人力舵和两部仍在运转的主机,拖着浓烟冲上海滩,使战舰免于沉没。肖德万指挥舰员抢救伤员,弃舰登岛。看着坐摊在琛航岛上仍冒着浓烟的英雄战舰,肖德万心如刀绞无比沉痛。

就在389舰和敌10号舰激烈战斗的时候,兄弟舰396舰同时对敌人16号舰进行了反击,把16号舰打得丢下受重伤的10号舰独自逃跑。而271、274猎潜艇编队顽强抗击比自己大得多的敌4号、5号舰,274艇在政委和副艇长不幸牺牲的情况下,重创了敌4号舰,还打伤了敌指挥舰5号舰的上校指挥官。

上午11点20分,我海军281、282猎潜艇编队的两艘快艇赶到战区。看到增援舰抵达,敌军丧失了斗志,各自逃跑,把奄奄一息的10号舰远远地丢在后面。281、282两艇将愤怒的炮弹射向敌舰,两轮攻击,就把敌人10号舰打得葬身海底。“敌10号舰沉没在羚羊礁南,偏东2.5公里。”肖将军说。

第二天,在毛主席和中央军委的指挥下,我军乘胜追击,收复了西沙群岛被南越军队占领的珊瑚、甘泉、金银三岛。

敌军5号舰上校指挥官何文锷晚年在回忆录中写道:当自己所在的舰艇被击中后,指挥中心全体人员都躲到桌子下面,看到舱内起了火,他就拿起灭火器去灭火,结果被海图桌绊倒了,把腿扭伤了。他写道:“身边全是一帮贪生怕死之徒!”这次海战,南越海军阵亡一共75人,其中10号舰有63人。

西沙海战胜利的最大收获,是我国收复了西沙群岛全部岛礁,为我国进一步收复南沙群岛创造有利条件,其战略意义无与伦比。如今看着作战海图上西沙群岛每个岛礁都标明了五星红旗,肖将军甚感欣慰。

1974年的西沙海战胜利后,肖德万作为当时熟悉南海斗争、参加过海战的一线指挥员的优秀代表选调到了海军司令部,担任作战部副部长、部长。在这期间,他不但认真总结了西沙海战的战斗经验,还参加国防大学的学习,学习了战役学、战略学,研学了中外海军历史和当代海战的经典战役等。从此,他把目光从西沙投向南沙、东海,投向祖国的万里海疆。

1988年初,受联合国委托,我国在南沙群岛永暑礁建设国际海洋观测站。而统一后的越南宣布南沙群岛为越南领土,公然破坏海洋观测站的建设。为保护海洋观测站建设,我海军编队进驻南沙。3月14日,赤瓜礁海战打响,我国海军编队一举击沉越舰两艘,重创一艘,并趁势一举收复南沙永暑礁、华阳礁、东门礁、南薰礁、渚碧礁、赤瓜礁共6个岛礁,填补了中国大陆对南沙群岛实际控制的空白点。不久后,永暑礁海洋观测站顺利建成,为我国1992年提出的“主权归我、搁置争议、共同开发”的南沙领土争端解决方针提供了现实依据。

在两次海战后,肖德万多次率领现代化舰艇编队到南沙、西沙巡航,看望驻守在南沙、西沙岛礁的官兵。

去年4月21日,经中央军委批准,庆祝人民海军成立70周年大会在京举行。大会回顾了70年来人民海军从无到有、从小到大、从弱到强的奋斗历程,总结了在战斗、建设、改革、转型和军事斗争准备实践中形成的历史经验,展望了在新时代征程上全面建成世界一流海军的光明前景,并对70年间为海军建设发展作出突出贡献的单位和个人进行表彰。肖德万正是26名被表彰的突出贡献个人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