航空公司的做法虽然合理,但其实还可以做得更为人性化。在处理类似患有精神类疾病的乘客问题时,工作人员更应该保障其隐私并及时关注精神状态。

文 |陈城

据新京报报道,10月14日凌晨,有网友发微博称,10月13日其带患抑郁症的女友乘坐某航空公司的飞机复诊遭拒。该网友称,工作人员在询问过程中,多次对其女友使用“怎么证明自己抑郁”“为什么会抑郁等话语”,因迫近登机时间,其女友说话开始急躁并哭泣。

10月14日晚,涉事航空公司回应称“鉴于工作人员多次安抚旅客,旅客情绪仍无法平复,基于安全因素,航空公司劝退旅客,办理了机票全退手续。在旅客情绪比较激动、病情不明,没有专业医疗意见的情况下,出于对旅客本人健康和其他所有旅客飞行安全的考虑,谨慎地做出这一遗憾的决定。”

综合现有信息来看,涉事航空公司的做法于法有据。《中国民用航空旅客、行李国内运输规则》规定,传染病患者、精神病患者或健康情况可能危及自身或影响其他旅客安全的旅客,承运人不予承运。

▲航班的登机牌信息。图片来自新京报报道。

具体到此事,涉事航空公司机场工作人员与旅客之间的信息不对等,加之抑郁症等精神类疾病的判定需要专业知识支撑,在无法确认涉事旅客乘机不会危及其自身安全,以及无法确认涉事旅客是否可能影响航空器安全运行的前提下,机组拒绝涉事旅客登机是正常处置程序,符合民航相关法律规定。

有专家表示,发病期的抑郁症患者乘坐航班,“在密闭空间内可能会出现沮丧、呼吸困难等症状。”也就是说,从医学角度考虑,在这一事件中,我们不去判定涉事旅客当时是否处于医学判定下的适宜乘机状态,但出于对未知风险以及对旅客健康负责的角度考虑,涉事航空公司拒绝其登机也是有其考量的。

虽然飞机客舱配备有医疗急救用品,且机组成员都接受过一定的医疗急救技能训练,但对于抑郁症等精神疾病的帮助和缓解,机组成员显然并不具备相应能力。在万米高空上,乘客倘若发病而无法及时得到应有的处置,这样的结果定然不是大家所愿意看到的。

此次事件所涉及的航线是威海-南京航线,这是一条航程约800公里的国内支线航班,实际飞行时间在1小时左右。通常而言,在这样的短程航班上发生突发医疗情况等需要备降的情形,机长一般会选择返航或最快速度飞抵目的地后处置。

这是因为飞机的备降,并非航路上有机场就能降,飞机的降落程序也并非简单地对准跑道就能落,中间的复杂程序实际需要耗费大量时间,可能并没有返航或按计划飞抵目的地来得快。想必这也是机长出于安全考虑拒绝涉事旅客登机的重要原因之一。

当然,航空公司的做法虽然合理,但其实还可以做得更为人性化。乘客自身是否患有疾病,是属于乘客的个人隐私,理应得到尊重。就此次事件而言,工作人员的现场问询,显然忽略了这一点。

▲患者于近日在医院开的处方笺。图片来自新京报报道。

在人多的公共场所问询旅客的疾病情况,确实容易造成当事人的心理不适,并且精神类疾病更容易因此而被诱发。工作人员问询可以,但妥当的做法应是礼貌地将涉事乘客就近带往独立、能够保障隐私的空间进行问询。这样的处置,对于精神类疾病患者而言,更为重要。

目前,涉事航空公司拒载抑郁症乘客一事在互联网上已经发酵,网友们意见相左、讨论激烈。因此,不妨借由此事所引发的社会关注,来呼吁相关民航法规的完善和细致。

毕竟,当下所参照的民航条例已颁布实施24年,当时的立法环境和当下社会已大不相同。如何更人性化地处置类似案例,首先需要在立法上及时更新和明确,航空公司在解决此类问题时能够更加让公众信服。

□陈城(媒体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