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到同学老方的电话,他焦急的语气让李科长心里很不是滋味儿。

在李科长的印象中,老方就像一个温和敦厚的老大哥,从来都是慢条斯理不慌不忙的人。待人接物方面老方一直都以真诚良善而为一帮同学而尊重。

老方在一所九年一贯制学校当老师。一开始他是在本乡本土的小学里当校长的,后来为了陪读,调动到了县城边缘的一所中学当了一名普通老师。孩子不负所望,考上了一所211高校,毕业后也顺利地入职了市直公务员。所以,老方在一干同学面前是一个育儿成功的模范。

为了孩子,他主动放弃了小学校长的职位,如果继续在位的话,他的高级职称应该早就落实了。

可是,到了新学校之后,他一切归零,都要从头开始了。但是孩子培养上路了,对他来说比什么都值!

孩子考上大学那年,有人私下里劝过老方,让他找找关系还调回小学去,以前的领导还在,回去干两年,还有机会当回校长。但老方早熄了当校长的心,只想认认真真当一回老师了。

老方虽然从小学到了中学,但他学历是本科,也考了中学教师资格证,教学的资格完全符合,而本人也肯钻研,很快就适应了中学的教学,并且成为了学校的一把好手。在此后的教学生涯中,他带的班成绩出色,他辅导的学生屡屡获奖,他自己的论文写作、教师技能比武都可圈可点。所以,一连数年,他在全校的考核中都是名列前茅的。

考核成绩优秀,他就符合了学校高级职称的申报条件。但老方此人对于职称本身是不怎么在乎的,又因为是半途调到现在学校的,所以,有机会出线的时候他都没有提交材料,而是把机会让给了学校的“老人”。

只不过,好心并不一定会得到好报。老方主动退出,非但没有得到那两位“老人”的感谢,反而在他们评上高级教师之后成了贬低老方的理由!他们私底下跟其他同事谈到这事,竟然说老方是有自知之明,明知道评不上,才退出申报的。否则,这种好事,傻子才会让呢!

傻子?可不是么,评上高级之后,一个月要多一千多块,这样的好事他居然拱手让给了别人,还不是一次,而是两次,这不是傻子是什么呢?老方家条件固然不错,妻子开了个小店,孩子从小到大也没怎么花钱,成绩很好,不补课啥的,一毕业就公考成功。但谁会嫌钱多呢?

所以,这两位同事的说法果然让更多人相信了,认为老方肯定有啥问题才不参加评审的。这话最后自然是传到了老方的耳朵里,老方心里真是说不出的难受。人言可畏啊!看来,条件到了,不评也会引起非议啊。

老方不愿评职称其实还是在小学的时候有过一次糟糕的经历,这当中的不堪让他在评上中级之后就发恨今后再也不评职称了!他宁可不要这个职称也不想再求爷爷告奶奶了。那种卑微和焦虑,真是让人少活好几年啊。

但是,老方不想评高级,却陷入了不得不评的窘境当中。而当老方动了念头,想证明自己业务水平的时候,命运却跟他开起了玩笑。

教育布局调整,资源整合,老方所在的学校又与县城的一所学校进行了合并,这一并不要紧,老方虽然还是连续三年考核第一,每年都是当之无愧的出线人选,但学校整体上却没有高级教师的空岗了。也就是说,县教育局不再分配指标到学校来,老方成绩再出色又管什么用呢?

人是奇怪的动物。老方不在乎职称的时候,风轻云淡,被人言裹胁动了念之后,整个人就有点魔怔了!一头扎了进来,走不出去了。

事情就是这么怪异。你不在意的时候,机会总在你眼前晃荡,你真在乎起来,机会反而变得遥不可及了。老方连续两年因为没有指标而不得不憋着一口气,总感觉胸口闷得慌。

今年是第三年了,做了很多工作,校长答应了要替老方去县局争取一个指标。但是在节骨眼儿上还是出了意外!一周前,学校换校长了!新校长从外边调来的,老方一点也不熟。

老方通过一些内部消息得知,新校长并未向县局极力争取高级名额,这意味着今年老方仍然没有参评的机会。他实在无法可想,这才想到了同学李科长的头上,没法子,场面上的熟人只有李科长了,他虽然不在教育系统,但如果肯帮忙,说不定还能柳暗花明呢?

李科长了解了老方的情况之后,一声叹息,老方这样豁达的人也为了职称开始异化了吗?

李科长挺愧疚,老方从来没找自己办过事,这么多年第一次开口,自己还无能为力,指标的事,各个学校都盯得很紧,人微言轻,实在没有操作的可能。只好劝慰老方,今年没有指标,再等明年吧,只要还能干出成绩来,早晚都有评上的时候。

听得出来,老方在李科长这么一说之后,电话里的声音从期待变成了沮丧:万一明年又把我交流到其他学校去了呢?我都五十岁的人了,还有几年折腾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