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海宏教授说:

教育成败的观测点不在高考,而在入职10年后所在的位置。也就是看他在大约35岁左右时,是处于上升态势,还是已经开始走人生的下坡路。

疫情后第一次朋友聚会,一位在中组部的朋友讲了一件事:在他们单位的公务员招聘中,一位某高考升学率很高的著名中学的毕业生,在所有笔试中都名列前茅,但是在面试中,因他在团体讨论时表现出来的咄咄逼人、强烈地想征服他人、要控制结果的姿态,而没有被录取。招聘领导说:“在他的眼睛里看不到善!”

研究表明,在社会生活中能够保持长久上升态势的人,往往具有以下品性,我把它概括为“有三力”:

有能力、有魄力、有魅力。

有能力:

在工作中表现为:发现问题+解决问题的能力,

在学校中表现为:学习的能力+考试的能力;

有魄力:

在工作中表现为:敢于决策、勇于抓机会、有组织驾控力,

在学校中:没有评价要求;

有魅力:

在社会生活中表现为:社会交魅力(良好的社群关系,遵守社会规则,顾及他人感受、体查他人需要……等),审美魅力(穿着有品味,言谈举止文雅,有生活情趣……)

在学校中:没有评价要求。

对标未来生活所需的素质,显然后两“力”是学校教育缺少的。这时就需要家庭教育、课外教育来补充,当然我们更呼吁在国民基础教育中能够提供专业、高效的对后两“力”的培养体系,实现“全素质教育”。

考试是教育成效的评价环节,任何教育都需要考试。“素质教育”也需要考试。

被人们诟病的 “应试教育”的核心问题,不是考试,而是只学考试内容,而是把教育的目标设立为通过考试——这一点与学琴只练考级曲目是一样。花一年时间就练几首考级曲目,而不涉猎更多作品,不学习更广博的音乐文化,就是学琴教育中的“应试教育”。

呼吁素质教育的初衷,不是取消考试,更不是不学习学科知识,而是希望我们的教育内容,能够培养素质结构完整的孩子,让孩子在未来的人生道路上,能够生活更幸福(比如热爱艺术、热爱美),事业更成功(比如在工作岗位上可以胜愉快地驾驭工作,取得更大的成就,同事关系和谐)。

而要获得这些良好的教育结果,还要在教育的过程中,遵循人性的法则、学习的规律,利用行为动机的反馈机制,培养良好的学习动力状态——不仅要成绩好,而且要爱学习,而且要培养人终身热爱学习的品质。

对标社会生活的这些素质需要,当前教育中存在的问题就很清楚了,教育改革的出路也就清楚了——那就是要进行“素质教育”改革。“素质教育”改革的实质是:改革教育的内容结构,培养学生完善的素质结构;改革教育的手段,培养孩子爱学习的品质。

期待那些在“应试教育”指标下特别成功的学校、教师能够在他们教育结构中包含这样的理念:生活的道路上需要美,成功的道路上需要善;能够在培养考试能力的同时,培养孩子未来生活所需的“魅力”,提升孩子未来工作所需的“魄力”!能否实现这些微调,关键不在教育硬件的条件,而在于教育者意识的引导与身体力行的榜样作用。

个别批判“素质教育”的人,并不了解素质教育的本质,误把打着“素质教育”旗号的“只快乐,不学习”的做法当作“素质教育”; 用探索教育改革进程中出现的问题与失败的案例,污名化素质教育。

这种做法,本身是在阻碍素质教育改革的探索,拖延教育改革的进程,客观上维护野蛮教育的势力,而最终受害的正是自己的孩子。

教育是一个非常复杂的问题,也是一个门槛很高的专业。在这个领域中提出有价值的看法与见解,指出问题的实质,提出解决问题的方案,还是需要花不少时间深入学习教育学科中的理论,调研教育现状中的问题的。

那些在教育领域辛苦耕耘,在教育改革道路中奋力拼博的人,他们发现的教育问题之多,对教育恶果的痛恨之深,对教育现状的批判之重,以及对教育事业的情怀,还有他们的智商水平都并不比这位视频中的小伙子差。他们与这位视频中的小伙子的区别是,看到问题后去想尽办法解决问题。

来源:全国校园足球暨体卫艺官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