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叫张守书,是威宁自治县教科局的一名工作人员,2019年6月被选派到新发乡红丰村驻村后,因工作需要调整到新发乡曹家沟村。无论是红丰村还是在曹家沟村,我都在用心用情地和群众建立感情,当好村委会的好帮手,做好群众的暖心人。

曹家沟村支两委人员平均年龄较大,用电脑办公是他们最犯难的事。我来到村里后就主动承担了大大小小的电脑业务,并为村里争取资金建成了全村唯一一个党员活动室。有了活动室,全村17名党员总是活跃地在这里学习、讨论村里的发展。

张守书正在与村支两委干部开会商量工作

全村346户1618人,其中建档立卡户81户412人。这一年来,我不知道走访过多少次,大部分贫困户家我一天都要去几次。

走访已成为我的一种自觉行动,每到一户总是想着帮群众解决问题,哪家应纳入最低生活保障、哪家应补齐什么短板、哪家急需解决什么问题……我总是要事事过问、户户了解、牵挂在心,直到最终解决。

群众的收入是我最放心不下的事,今年收入怎么样、收入来源是什么,我总是问得仔仔细细,遇到收入少的或无收入来源的贫困户,就坐下来和他们慢慢拉家常,帮他们找“路子”,动员务工,讨论种些什么农作物等等。

张守书(右)正在走访贫困群众

因全村土地贫瘠,不适宜发展规模化产业,村里除了农户自己种植土豆外,几乎没有其它成规模的产业,村民的主要收入来源便是外出务工。因此,动员“懒汉”外出务工是我每天都要做的重要事情。

贫困户李世先是全村唯一的特困供养人员,今年61岁,孤身一人生活,经常思想情绪不稳定,每次我到他家总是和他拉家常到深夜,慢慢稳定他的情绪。如今,他已从之前的抑郁悲观转变为对生活开始充满希望,还存着每月的政府特困供养金,自己在门前修了围墙和花池。

王熙文家有10口人,父母均年迈体弱,夫妻俩抚养着6个孩子,大的已经上大学,小的还在读小学,父母年迈需要照顾,不能外出打工,收入来源已成这个家庭最大的问题。另外,去他家的路从村公所出发需要20多分钟,路很陡,遇到雨雪天气,出行非常困难。

我一次又一次到他家经常检查住房是否安全,并动员他们到扶贫搬迁安置点生活。经过多次努力,王熙文全家在县城安置点分了新房,孩子在新房附近上了学,还享受了各项扶贫政策,王熙文也在附近就近务工,一家人脸上挂满了笑容。

张守书(左)正在走访贫困群众

这些小故事,是我在曹家沟村帮扶的缩影。如今全村发展土豆种植2600多亩,养牛70多头、养羊200多只、养猪150多头,转移就业465人,全村人均收入已超5000元。

一年的时间太短,过得太快,需要干的事也很多。我作为驻村干部中的普通一员,做了全县所有驻村干部都应该做的事儿。我常常用一句诗来表达自己的心声:“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因为我对这土地爱得深沉。”

通讯员 宋邦辉 整理

编辑 胡耀元

编审 尹长东 李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