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月16日,红星新闻记者从王书金代理律师朱爱民和周兆成处获悉,王书金故意杀人、强奸一案将于2020年11月20日在邯郸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

image.png

↑出庭通知书

据《央视新闻》11月9日消息,河北省邯郸市中级人民法院受最高人民法院委托,向被告人王书金送达了最高人民法院刑事裁定书。最高人民法院裁定认为,在复核期间,第一审判决、第二审裁定不予认定被告人王书金涉嫌实施强奸、杀害被害人张某乙的犯罪事实出现了新证据,需要对该起犯罪进行重新审理和判决。

经最高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刑事审判专业委员会讨论决定:不核准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维持第一审以故意杀人罪、强奸罪判处被告人王书金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的刑事裁定;撤销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第二审裁定和邯郸市中级人民法院第一审判决,发回邯郸市中级人民法院重新审判。

据此前媒体报道,张某芬被害案疑似上述出现新证据的张某乙被害案。张某芬家属和家属申诉案的代理律师也证实,这一起当年因技术条件未被认定死者的案件,于2020年5月鉴定结果证实尸骨是张某芬。

5d536a85d92b2.jpg

判决书提到,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王书金1993年11月29日强奸、杀害被害人张某芬,虽然提供了被告人王书金供述及辨认现场笔录、现场勘查资料、尸检报告、物证检验报告及证人王某某证言和辨认笔录等证据,但是当庭所举证据中,公安部物证检验未检测出所挖尸骨的DNA序列,缺乏认定尸骨身份的客观证据;尸体检验报告亦未能确定所挖尸骨的身长、性别、死亡及掩埋时间。故虽在王书金的指领下挖出了尸骨,但现有证据不足以证实该尸骨身份就是张某芬,公诉机关指控王书金强奸杀害张某芬的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不予认定。

张某芬丈夫王玉申告诉红星新闻记者,2019年年底,广平县公安局答应给他们做鉴定,采集了王玉申丈母娘和女儿的血,与当年挖掘出的尸体腿骨做亲子鉴定。2020年5月,他接到了公安局的电话。“鉴定出来了,尸骨是你妻子。”当时他觉得为妻子讨公道有希望了。

据红星新闻此前报道,2005年,王书金身背数起强奸杀人案被抓获。因为供述自己是石家庄西郊玉米地奸杀案(聂树斌案)的真凶,从此,他的命运和“聂树斌案”紧紧捆在一起。后来,“一案两凶”的事情被媒体披露,“聂树斌案”开始引发全国关注。

2007年3月,邯郸中院以王书金犯故意杀人罪和强奸罪一审判处其死刑。其中,王书金供述的石家庄西郊玉米地案,没有被认定。

image.png

↑王书金在河北高院受审

随后,王书金不服,上诉至河北高院。上诉理由是,其主动供述石家庄西郊强奸、故意杀人犯罪是其所为的行为,是对国家和社会的贡献,一审法院没有认定属于重大立功是错误的。

2013年9月,河北省高院二审宣判,认定发生在石家庄的奸杀案非王书金所为,驳回上诉,维持原判,报最高人民法院进行死刑复核。判决书显示,法院认为王书金的供述与石家庄西郊强奸、故意杀人案在一些关键情节上存在重大差异,故认定该案不是王书金所为。

2016年12月2日,最高人民法院第二巡回法庭宣布聂树斌无罪,聂树斌母亲张焕枝结束多年的伸冤之路。“要不是王书金的出现,我儿子的案子不会有今天。但是他当年不犯事,我儿子也不会死。”张焕枝此前告诉红星新闻,再次提起王书金,她的情感有些复杂。

聂树斌案结束,王书金原以为自己的死刑复核很快就下来,没想到一等又是2年多。2019年8月,最早披露“一案两凶”事件的前广平县公安局副局长郑成月写信向最高法呼吁,暂停王书金的死刑复核,他认为,王书金一旦被核准死刑,聂树斌案将永远难以查明。

红星新闻记者 潘俊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