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球时报记者 林日 胡馨予 甄翔】美国大选结果形势早已明朗,但双方都宣称自己是“获胜者”的“政治奇观”仍在演绎。16日,特朗普两条“我赢了大选”的推文再次成为舆论场上的热点。不肯认输的特朗普政府不仅在权力过渡期给拜登添堵,还试图给后者未来的执政之路“挖坑”,而对华关系正是特朗普政府“挖坑”的方向之一。美国媒体爆料称,特朗普政府计划在执政的最后两个多月采取对华强硬政策,发起一系列打压中国的举动,以在对华问题上巩固自己的“政治遗产”,令拜登上台后更难扭转中美关系的局面。美当局的反华“最后疯狂”到底会推进到什么程度?拜登又将如何应对陷入历史低点的中美关系?悬念有待时间给出答案,但肯定的是,塑造中美关系这个世界上最重要双边关系的能力并非单方面掌握在华盛顿手中。“中美合则两利,斗则俱伤,合作是双方唯一正确的选择。”16日在例行记者会上阐述这一原则的同时,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强调,中方将继续坚定维护自身主权、安全和发展利益。

最后时刻要加紧打压中国

美国Axios新闻网站15日率先披露了特朗普政府“计划在最后时刻发起对华打压”的消息。报道称,了解有关计划的美国政府高级官员透露,特朗普将在任期最后10个星期巩固自己的对华政策遗产,让继任的拜登政府修改对华政策变得政治上不可行。特朗普政府计划以在新疆、香港“侵犯人权”或威胁美国国家安全为由,制裁更多中国公司、政府实体和官员;不过在台湾问题上不会有什么新的大动作,也不会关闭更多中国驻美领事馆。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发言人约翰·尤利奥特说,除非中国做出重大的政策转变,“否则未来美国总统会发现,要改变特朗普所采取的历史性行动将相当于政治自杀”。

报道还称,特朗普政府高官正在幕后讨论扩大其认定同中国军方有关联的公司名单。上周美国政府发布行政命令,禁止美国资本投资31家中国公司。美国政府官员还计划以“使用强制劳工”为由,在竞争激烈的渔业领域瞄准中国。另一名高级官员表示,特朗普政府一直在寻求让更多鹰派对华专家担任政府各领域高级职务。美国国家情报总监拉特克利夫的高级顾问希姆斯说:“拉特克利夫将继续发挥牵头作用,协调其他国家安全负责人,推动冷战和‘9·11’事件后反恐时代以来的思维转型,将关注焦点转到同中国这个对手的大国竞争上来。”

随后,彭博社、CNN等媒体也报道了相关消息。“特朗普政府试图在对华政策上给拜登政府设限”,CNN16日称,一名官员表示,鉴于特朗普在大选中输给拜登,特朗普政府将加快计划行动的实施,因为现在不用再担心对华贸易协议瓦解。报道还称,新上台的代理防长米勒被告知,要在特朗普政府继续执政的剩余时间内重点关注网络和非常规冲突,特别是与中国有关的网络和非常规冲突。

尽管到了权力过渡期,但美当局继续推进反华议程已有苗头。上周,美国政府发布行政令,禁止美国投资者对所谓由中国军方拥有或控制的企业进行投资。一贯反华的美国务卿蓬佩奥甚至狂言“台湾不是中国的一部分”。复旦大学国际问题研究院院长吴心伯16日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特朗普竞选失利与处理疫情失败有很大关系,而在疫情问题上他一直把责任推给中国。败选后,特朗普政府对华采取强硬措施的可能性很大,我们要有思想和政策上的准备。至于具体会采取什么行动,他们可能会选择那些比较高调、能够吸引眼球的领域,来扩大政治效应,同时也给拜登留下一个“烂摊子”,以达到“一箭双雕”的效果。

针对美媒披露的内容,赵立坚16日表示,推动中美关系健康稳定发展,符合两国人民的根本利益,也是国际社会的共同期待。我们敦促美方同中方相向而行,在相互尊重的基础上管控分歧,在互惠互利的基础上拓展合作,推动中美关系健康稳定发展。

中国商务部新闻发言人当天就美方禁止美国投资者对部分中国企业进行投资答记者问表示,美方罔顾事实,认定中国有关企业为军方控制企业,既缺乏依据,也不符合法理,中方对此坚决反对。美方一再泛化国家安全概念,滥用国家力量,打压特定中国企业,严重违背美方一贯标榜的市场竞争原则和国际经贸规则。

拜登“最艰难的外交挑战”

美媒披露特朗普政府的算计后,拜登的对华政策再次受到关注。CNN16日称,对华关系可能成为拜登上台后面临的最艰难的外交挑战。作为当选总统,拜登面临丑陋而且潜存挑战的过渡期。在此情况下,他或许顾不上什么外交政策。不过各国领导人都希望他能恢复特朗普任上受冲击的关系,在特朗普任期内陷入历史低点的美中关系转圜的机遇尤其大。过去4年来,美中双方大打贸易战,对对方的科技公司、记者和外交官实施限制,甚至关闭对方领事机构。报道还称,拜登在奥巴马政府担任副总统时,美国对华外交的主导思路不是搞对抗,双方重大分歧能得到管控。但有证据显示,拜登对中国的看法已随着美国整体对华情绪的变化而发生变化。现在中国在美方眼中日益被视为一个主要对手,而非合作伙伴。

美联社称,政治分析师预计,拜登会在气候变化、朝鲜、伊朗和疫情等问题上努力恢复对华合作。他们认为拜登会寻求一种更加传统、可预见性更强的对华政策。不过,由于在贸易和人权等问题上的不满,拜登的对华政策不会发生巨大调整。《纽约时报》16日称,美国战略政策很难发生大的转变。拜登可能放低对华贸易战的调门,但美中在5G网络和南海主权等问题上的巨大分歧仍突出存在。“当今世界与2016年不同,也回不到过去的状况了”。

“需要管控中美摩擦的机制”,日本《每日新闻》的评论呼吁美国重回多边主义制衡中国的同时,也道出另一种心声——世界两个最大经济体之间应保持稳定关系。文章称,许多国家都跟中国保持广泛的经济合作,这些国家不希望被拖进中美对抗中。希望看到包括中美两大国能恢复国际合作并重建多边主义。

特朗普仍称“我赢了大选”

相比对外关系,眼下的权力过渡僵局如何化解才是美国面临的更紧迫问题。16日,特朗普继续拒绝认输,并在推特上指责这场大选是“历史上最具欺诈性的选举”。他还一天内两次发推特称“我赢了大选”,并抨击佐治亚州重新计票“虚假且毫无意义”。据彭博社报道,拜登竞选团队称,佐治亚州的手工点票推进很快,目前基本未改变第一轮点票结果。

路透社称,法律专家表示,特朗普的诉讼基本没有改变选举结果的机会。15日,特朗普的诉讼战略再次遭受打击,他的竞选团队当天撤销针对宾夕法尼亚州选举诉讼的一项关键指控,该诉讼旨在阻止该州对选举结果进行认证。

“特朗普当选一周后就收到了白宫情报简报,拜登到现在还没有。”据美国《新闻周刊》报道,4年前的11月15日,是特朗普获得大选胜利一周后的日子,当时他作为当选总统第一次收到来自白宫的绝密情报简报。然而4年后的这一天,拜登却没有收到有关简报。

加拿大广播公司称,特朗普指控选举存在舞弊、拒绝承认失败可能产生长远影响,其支持者的怒火被点燃,而党派合作的可能进一步被侵蚀。美国前总统奥巴马接受哥伦比亚广播公司节目采访时表示,选举结果表明美国是一个“非常分裂”的国家,在美国人们有一种感觉:“真相无关紧要。”在被主持人问到中俄怎么看“美国权力过渡无进展”时,奥巴马称,“我们的对手已经看到了我们在衰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