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球时报记者青木 辛斌 曾茂】东盟10国及中国、日本、韩国、澳大利亚、新西兰15日正式组建全球最大自贸区的消息持续带给国际舆论震动。在16日的例行记者会上,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将《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的签署形容为“区域经济一体化的重要里程碑”。新加坡《联合早报》评论认为,15个国家签署RCEP彰显本区域齐心缓解新冠肺炎疫情对经济冲击的承诺,并有助于抵抗反全球化浪潮。相关国家希望能在未来的经贸活动中获得“安全感”。欧美媒体的态度则五味杂陈得多,一边承认这是“一项重大成就”,一边渲染该协定“由中国主导”,担忧自身影响力受挫,变成“亚洲的局外人”。

美国《华尔街日报》16日说,RCEP覆盖亚太地区许多“最大、最有活力”的经济体,它们在新冠肺炎疫情期间放下地缘政治分歧,共同促进贸易和经济增长,打造了一个占全球经济总量约30%的区域集团,然而,世界上最大的经济体美国不在其中,这“给候任总统拜登带来挑战”。华盛顿战略与国际问题研究中心贸易专家赖因施表示,RCEP的签署是“一项重大成就”,美国新一届政府“需要更多地思考自己希望在亚太地区实施什么样的政策”。

“这预示着亚洲世纪的开始。”德国《时代周报》16日刊文称,RCEP在本地区受到热烈欢迎,它将美国最重要的盟友——韩国、日本、澳大利亚纳入其中。德国《南德意志报》形容,这就像是一场国际象棋比赛,美国只考虑下一步棋,但中国已经想好了4到6步棋。

RCEP并非为了挑战美国,而是旨在促进亚洲自己的发展。然而英国《金融时报》等西方媒体解读称,从时空上看,该协定的签署与中美角力的大背景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德国新闻电视台认为,此事标志着全球权力中心的进一步“转移”——亚洲正在“夺取”美国的影响力,而特朗普正在打高尔夫,这是非常具有象征性的一幕。

《联合早报》16日报道说,美国“确实”不希望看到RCEP签署成功,因为它不愿让中国在东亚区域合作中扮演主要角色,上周,美国国务院两名官员还就RCEP对日韩发出警告。但是该协定还是来了,原因很简单:与缺乏证据的安全隐患、较为空泛的人权概念相比,通过自由贸易和经济一体化搭上中国经济增长的快车、恢复和促进受到疫情冲击的经济增长,是签署国家的基本共识和利益所在。至于中美之争孰对孰错,则属于另一个层面的问题,没必要与经济合作混为一谈。美国CNBC网站16日引述花旗银行分析师的报告称,这项巨大的协定实现了几件事:表明亚洲对商业持非常开放的立场;减轻中国经济正在“向内看”的印象;表明在经济政策方面,亚太国家不希望在美中之间做出选择,即使对日韩等与美国有着紧密安全合作的国家来说亦是如此。

欧洲媒体也有与美国类似的担忧。德国《商报》15日渲染称,RCEP的签署应该成为“西方的警钟”,欧盟如今该集中精力与印度合作,“绝不能成为亚洲的局外人”。《南德意志报》也担心,该协定可能使欧盟作为经济共同体“被边缘化”。总部位于布鲁塞尔的欧盟中国商会则强调,RCEP的签署“为正遭遇保护主义和单边主义逆流的国际经贸合作提供了令人振奋的最新范例”。商会会长周立红15日表示:“当前,中欧双方正在进行最后冲刺,争取年内完成中欧投资协定谈判。”

对于RCEP将带来怎样的影响,签署国之一澳大利亚也有着复杂的解读。《澳大利亚人报》16日报道说,当地出口商希望此举为澳中关系“解冻”铺平道路,因为RCEP将提供一套适用于签署国之间贸易的统一原则,并将成为争端解决的一个场所。澳大利亚贸易部长伯明翰16日说,RCEP有助于澳大利亚抓住亚洲的增长机遇,但他同时表示,协定签署后,尚未收到来自中国同行的消息。也有分析人士对香港《南华早报》说,RCEP或许能为中澳之间的贸易争端起到“断路器”的作用,但不太可能直接达成解决方案。

RCEP新增中日、日韩两对重要国家间的自贸关系,这也是国际媒体关注的一大焦点。《日本经济新闻》说,对中韩出口更加容易,日本有望获得更多的实际利益。RCEP的签署或许是全球自由贸易迎来转型期的证明。“我们认为,这是形成基于自由、公平规则的经济秩序的重要一步。”日本内阁官房长官加藤胜信在16日的记者会上这样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