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球时报记者 郑可 李司坤 辛斌】“福克斯新闻准备甩掉特朗普”“特朗普一旦卸任将打造自己的媒体帝国”。近日,有关美国总统特朗普不满福克斯屡屡发布不利于自己选举的内容、并传言要自立门户打造新媒体公司的报道接二连三。如果特朗普真打造出属于自己的媒体帝国,将其“粉丝”重新聚拢起来,会不会让本已割裂的美国舆论场再掀风浪,让美国媒体的报道氛围显得更为偏激?这样的担忧确实不少,有美媒直言届时“原本由福克斯控制的右翼媒体版图可能会变得‘巴尔干化’”,还有学者强调“美国政治两极化和固化的局面仍会加剧”。

特朗普要打造自己的媒体

“从2016年大选至2020年大选,变化最大的就是福克斯新闻。”11月12日,特朗普在推特上这样指责福克斯的“忘恩负义”。他还写道,“福克斯的很多收视率已彻底崩溃,虽然我对此感到伤心,但福克斯已忘记了是谁让它获得成功,忘记了《生金蛋的鹅》这一寓言故事”。据美国一些媒体报道,11月3日晚,福克斯有关“亚利桑那州的11张选举人票都投给拜登”的报道彻底激怒了特朗普。美国《野兽日报》刊文议论说:“福克斯开始与美国第45任总统分道扬镳,这一过程艰难、痛苦而又公开。”

实际上,今年8月,美媒就已开始热炒“总统特朗普是否与福克斯新闻分道扬镳”的话题。当时的背景是福克斯主持人桑德拉·史密斯在节目中采访民主党全国委员会高层,引发特朗普的不满,并在推特上抱怨说“福克斯已不再为我们工作”。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的报道称,福克斯掌门人默多克在特朗普上台前一直严厉批评其行为,但在特朗普入主白宫后与其“缓和了关系”。自那以来,“特朗普和默多克的互利婚姻已维持了多年”——双方相互吹捧并相互受益。特朗普政府从福克斯挖了一些人,同时将对总统的大部分全国电视采访权交给福克斯。不过,在这样亲密的关系中,特朗普在看到自己不喜欢的福克斯报道时会发送刻薄的推文,但个性十足的福克斯高管们通常对这些抱怨不予理睬。

在特朗普与福克斯的关系有些越闹越僵之际,CNN还爆料说,特朗普攻击福克斯是因为他想在离开白宫后建立一个与之竞争的保守派电视网。美国Axios新闻网站近日也报道说:“特朗普告诉朋友,他想成立一家数字媒体公司,以痛打福克斯。而且创办一家电视网络似乎是特朗普迅速赚大钱的最佳方式。他迫切需要这样做,因为还有一个额外好处:如果他考虑再次竞选,新的媒体还能让他在保守派中保持领头羊的地位。”

“特朗普媒体帝国”还未诞生,就已开始博人眼球。英国广播公司(BBC)的报道称,外界猜测,特朗普可能涉足电视和新闻媒体,创办自己的电视频道,或是和已建立的保守派电视网络合作。保守右翼媒体“一个美国新闻网”(One American News Network)或Newsmax很可能是特朗普合作的伙伴。这两家电视媒体因保守派立场而被视为亲特朗普阵营。此外,特朗普也可能和其他媒体或娱乐公司合作。

Newsmax的创始人、特朗普密友克里斯托弗·拉迪近日也表达了对“福克斯持续负面报道总统”的不满。拉迪在接受《野兽日报》采访时称,“即使特朗普选举输了,他也会成为媒体的一股力量,而这对福克斯来说不是什么好事。”他还表示,Newsmax可以利用特朗普及其助手对福克斯的愤怒。

《华尔街日报》16日的报道也集中在Newsmax电视台身上。报道称,据知情人士透露,已有与共和党高层有关联的私募股权投资公司就收购和投资事宜与Newsmax进行谈判,“这是特朗普盟友筹划的更大方案的一部分,该方案中还可能包括推出流媒体视频服务。而这些特朗普的投资者和盟友认为,Newsmax存在向福克斯发起真正挑战的空间”。报道还说,因赢得那些忠于特朗普的民众支持,Newsmax的收视率自大选日以来已急剧上升。这些观众对福克斯等媒体宣布拜登当选总统的做法感到失望,而Newsmax的主持人一再宣扬特朗普所声称的“选举被窃取”的说法。

误认了4年的“特家军”

“福克斯归根结底是倾向于共和党保守派的,但过去4年特朗普恐怕误将其认为是效忠自己的‘特家军’了。”谈到特朗普与福克斯的微妙关系,美国克里斯托弗纽波特大学政治学系助理教授孙太一这样告诉《环球时报》记者。他认为,福克斯帮过特朗普,特朗普也为福克斯提升了收视率,但这种共生关系一旦碰到特朗普选举失败便会立刻不复存在。孙太一说,福克斯仍要效忠于共和党保守派,而特朗普反倒成为共和党内一个潜在的不稳定因素。

中国社科院美国问题专家吕祥告诉《环球时报》记者,福克斯传统上是以共和党保守派为主要收视对象的,其在大的路线方针上是不会犯错的。大选前,因福克斯做的独立民调对特朗普不利,双方就已有了矛盾。他认为,福克斯作为一家企业,尽管在立场上偏向特朗普,但不可能跟客观数据“对着干”,因为一旦偏离数据,它在美国舆论界就完全没有资格说话了。

吕祥认为,福克斯向来的传统就是喜欢剑走偏锋,此前通过采用一边倒地支持特朗普的方式赢得一批顽固的美国受众,这也使得该媒体的商业利益获得最大化。作为一个新闻机构,福克斯眼下的战术就是不惜“与一切人为敌”,因为只有这样做,才能巩固或至少留住支持它的受众。

《华盛顿邮报》的文章说,福克斯仍然掌控着美国右翼媒体的实权,在未来几年,几乎可以肯定的是,它仍将是共和党总统候选人在广泛的保守派观众面前“试镜”的地方,尽管脸书正在迅速成为接近右翼选民的另一个平台。事实上,福克斯可能已物色到“下一个特朗普”。今年夏天,共和党的战略家们已开始猜测福克斯主持人塔克·卡尔森将在2024年竞选总统,“该想法点燃了部分民族主义者的热情”。

熟悉美国舆论场的学者通常泛泛地将美国媒体分为倾向民主党的自由派和倾向共和党的保守派。而在实际运作当中,媒体运营机构因报道宗旨、人员构成及媒介形式等差异,在观点输出方面并不能单纯定义为自由派或保守派,同时也存在偏保守的自由派和偏自由的保守派。然而,自特朗普入主白宫以来,自由派和保守派的美媒对立日益严重,对同一事件的报道也时常展现出截然不同的新闻场景。近日,特朗普支持者在首都华盛顿特区集会,《环球时报》记者特意对比了两派媒体围绕同一事件所做的报道:保守派的福克斯重点曝光民主党支持的“黑人的命也是命”活动以及极左的“安提法”组织成员如何攻击特朗普支持者,用了前者如何焚毁后者手中的旗帜,并导致双方出现肢体冲突的画面;而支持民主党的CNN则在报道中只字未提极左组织的攻击行为,相反强调了特朗普支持者中白人至上主义组织的存在。

“加剧美国政治固化”

带有偏见的报道在美国媒体中存在已久。媒介研究组织“各方”(All Sides)今年的评估称,仅有《今日美国报》《国会山报》《基督教科学箴言报》3家报纸“可以说是完全中立”,其他美媒或多或少带有意识形态的偏见,而特朗普执政这几年让两大阵营更加割裂,媒体偏见又让民众陷入“要么支持、要么反对特朗普”的怪圈中。有意思的是,据记者观察,当福克斯调转风向承认拜登胜选后,美国媒体似乎进入到接近团结一致的状态。不过,福克斯仍积极报道共和党阵营的动态,甚至传闻中它的竞争对手Newsmax也在报道中引用了很多福克斯的内容。

对于“传说中的特朗普媒体帝国”的前景和其可能给美国舆论场带来的影响,媒体和学者也是各持己见。CNN的报道给特朗普泼冷水说,福克斯的领导层或许会保持沉默,但他们相信“自己的媒体帝国比特朗普的更大”。原因是福克斯有数十亿美元的收入和数百万忠实的观众,福克斯的员工相信拜登执政将会是又一个电视台的繁荣时期,他们不会因为出现“特朗普电视网”而失眠,说不定等福克斯著名主持人汉尼提退休后,已经卸任的特朗普还会来接替他的位置。《华盛顿邮报》刊文分析说:“特朗普缺乏资金或贷款来资助一家新电视网,因为他的一些大额账单很快就要到期。此外,他缺乏职业道德、纪律和主持福克斯新闻那种夜间节目所必需的采访技巧。”不过,文章认为,特朗普也有一些选择,首先就是“品牌”,他可以将自己的名字授权给一个希望吸引特朗普“粉丝”的羽翼未丰的电视网络。

澳大利亚《新日报》15日刊文称:“特朗普会创办媒体帝国对抗默多克吗?美国选举分析人士、澳国立大学教授韦斯利·威德迈尔给出的答案是——特朗普一直计划要建立一个媒体帝国。即使输掉选举,特朗普也获得了超过7000万选民的支持。如果谁能每天吸引1000万至1500万观众——在当今的媒体环境中这就已经是很大的数目了。”在威德迈尔看来,特朗普只需要一小部分支持者观看他的频道,他就会大获成功。

德国《商报》文章称,即使特朗普明年1月离开白宫,“特朗普主义”仍将暂时存在。CNN的报道也分析说,如果特朗普成立自己的媒体公司,很可能会损害福克斯的品牌,让失望的观众离福克斯而去,原本由福克斯控制的右翼媒体版图可能会变得“巴尔干化”。

“福克斯更需要特朗普,还是特朗普更需要福克斯?”对一些美国媒体抛出的这个问题,吕祥的看法是:两者之间的关系过去是各有所需,“如果特朗普2024年再度竞选总统,福克斯还是会跟其绑在一起”。但在生活在美国的孙太一看来,在外界认为“拜登已胜出”后,双方或许就不再认为对方还有什么利用价值。特朗普有自己稳固的“信众”,只要他搭起一个新的媒体平台,就能实现话语权的有效传播。孙太一告诉记者,从目前的态势看,如果特朗普卸任,他很可能想拥有自己的媒体平台,无论是通过收购还是直接打造一个新的媒体,他的支持者显然都会追随。这意味着美国政治两极化和固化的局面仍会加剧。民主党及不少独立中间派可能依然会看他们信赖的主流媒体,传统保守派会通过福克斯看那些让他们“感觉舒服”的叙述,而“特朗普主义者”则可能开始观看新的媒体。他认为,这部分人很多本来就沉浸在偏激、不客观、不公正的信息环境中,所以,这种媒体割据的局面顶多会在共和党内部造成一定程度的信息分裂,但对美国媒体大环境来说,改变或许不会太大。

吕祥还表示:“在美国办媒体其实是非常贵的,即便在网络时代,想白手起家就拥有一个数量介于1000万至2000万相对稳定的受众群体,这种可能性是很小的。如果达不到这样的受众规模,就不可能产生什么收益。”在他看来,即使特朗普打造自己的媒体也无法对美国现有的媒体生态之海掀起巨大风浪,因为美国媒体的格局早就形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