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黑龙江哈尔滨一老年公寓内,一名78岁的老汉性侵72岁老太太一事引发关注。事情发生在9月7日晚上,老汉是半自理状态,而被性侵的老太太是没有自理能力的植物人。事发后老太太的女儿张女士报了警,目前双方已经在走法律程序。

另外,张女士质疑养老公寓存在管理不到位的情况。在该事件中,养老公寓是否需要承担责任?该养老公寓负责人王女士称,对于老年公寓来说,这是没有办法承担的风险。“养老公寓到底承担什么样的责任,由法律裁判。”

老太太被性侵

据了解,2019年7月张女士将母亲送到该养老公寓,每月费用2400元。今年9月7日晚上,不幸的事情发生了。张女士的母亲遭到一名老汉的性侵,这名老汉同在该养老公寓养老。

那天晚上张女士也在养老公寓陪护,她睡在母亲房间对面的房间。按照该养老公寓的管理时间,晚上十点开始睡觉。

事发当晚,张女士先是听到了动静,她起床想去看看发生了什么。之后,她发现了母亲的床在响。张女士赶紧跑了过去,她看见,一名老汉趴在母亲的身上,裤子都被脱到了膝盖下面,这名老汉在性侵其母亲。张女士大声喊叫之后才把公寓里的人叫出来。事发后,张女士报了警。警方调取了监控。张女士说,事情发生在凌晨一点四十分到两点十分之间。

养老公寓72岁植物人老太遭78岁老头性侵 公寓负责人:签过免责合同

张女士说,这件事给老人造成了很大的精神伤害,没有想到母亲都到了这个年纪,却还遭受这样的伤害。不仅如此,张女士每次一想起这件事就会觉得恶心难受。

养老公寓72岁植物人老太遭78岁老头性侵 公寓负责人:签过免责合同

张女士认为发生这样的事情也和养老公寓的管理混乱有关。根据张女士拍摄的养老公寓护理员岗位职责,其中第九条规定,实行全天24小时护理,每十分钟巡视一次。“如果养老公寓做到了24小时监护,每十分钟巡视一次,我妈这件事也不会发生。”

养老公寓72岁植物人老太遭78岁老头性侵 公寓负责人:签过免责合同

老汉大小便不能自理

对此,该养老公寓负责人王女士说,他们是一点半起床巡逻的,未发现异常,事发时间为一点四十分,“虽然公示牌写的是24小时护理,10分钟巡视一次,但是后半夜不巡视,她家人一直都知道,她家来了一年多了。”

王女士透露,老太太是2019年7月8号入住养老公寓的。这其中养老公寓承担什么样的责任,负责人认为应该由法律来裁判。

王女士说,“我们之间签了合同,免责合同,在把老人送过来之前就把话说好了。”

事发后一个月左右的时间,老太太被家人接走。“老太太住了一年零两个月,她女儿几乎都在这里陪护。”王女士说,“离开前住的近一个月的时间,我们没有收取她们的费用,也把押金退还给了她们。”

事发后一个星期左右的时间,老汉被家人接走。老汉的监护人是其孙子,老汉入住养老公寓时也是他的孙子办理的入住手续,每个月他的孙子把钱打过来。

“老汉是半自理状态,大小便不能自理,走的很慢,每个月1800元的费用。”

“小地方”的养老公寓

该养老公寓位于黑龙江哈尔滨双城区,虽处在省会城市哈尔滨,但是距离市区较远,王女士说,“我们这就是一个小县城,一个小地方,从市区过来开车要一个多小时。”

该养老公寓已经开了8年,王女士称,“我们和家属最不想看到的就是这样的事情。”

记者了解到,该养老公寓实行不同的价位管理。一对七的瘫痪管理是2400元一个月,一个护工照顾七个瘫痪老人,但这不是24小时护理。如若需要24小时贴身护理,价格为8000元一个月,这样的服务下,养老公寓会另外单雇护工,一对一看护。

而在时间管理上,王女士说,晚上从十点开始睡觉,入睡以后每两小时巡视一次,白天几乎是不断人的。相比于市区的养老机构,他们这里的价格要低很多,市区的最少也得五千多起。

王女士介绍,他们的护工每天起的很早,早上4点就起床,给老人擦洗身体,6点半喝豆浆,7点半吃早餐。中午吃完饭12点左右护工开始休息,到两点半起来给老人换纸尿裤。

另外,瘫痪的老人最少是两个人住一个房间,另外也有三人间四人间,半自理的和半自理的住在一起,不能自理的老人住在一起,男女房间分开。

双方进入法律程序

事情发生后,关于养老公寓的责任也引发探讨,此事件中养老公寓是否存在管理缺失的问题,对此,王女士说,他们无力承担这样的风险。

“本身老人就是植物人状态,属于高危人群,在老年公寓一个月两千四百块钱,不除去其他任何费用一年才两万多元,这个状态的老年人随时有生命危险,是否考虑过我们是否有能力承担这种风险。”王女士称,“一旦出事我们是承担不起的,因为我们也没有办法。不像食物中毒,这是老年公寓承担,那老年人的病,比如心梗心衰脑出血,这些病都很急,包括有人有犯罪想法和犯罪行为,这也不是我能左右的,不论我提供什么样的照顾,不可能跟着每个人,他走一步我走一步。”

王女士说,事发后张女士没有直接和其沟通过此事,也没有提出希望怎么解决。“我希望对方走法律程序解决问题,如果对方认为我们有承担责任,我希望对方拿起的是法律武器。”

据王女士介绍,事发当晚就报了警,她联系到老汉的家人,双方本想私了此事,但是老太太家提出十万元赔偿,老汉家中认为金额太高,没有给予赔偿。

目前张女士家和老汉家双方就此事已经进入法律程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