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月18日,开屏新闻记者从王书金辩护律师周兆成律师处获悉,邯郸市中级人民法院将于11月20日开庭审理王书金故意杀人、强奸一案。由于该案在最高人民法院死刑复核阶段出现了新的影响定罪量刑的证据,2020年11月9日,最高人民法院裁定不予核准,并撤销原判,发回邯郸市中级人民法院重新审判。在会见王书金时,王书金告诉周律师,他“活着每天都是折磨”“要以死谢天下”,同时,他也再次声称自己就是聂树斌案的真凶。

WX20201118-150054@2x.png

邯郸市中级人民法院出庭通知书

周兆成律师告诉开屏新闻记者,目前,他已向邯郸市中级人民法院提交了代理手续; 11月16日,他的律师团队第一时间抵达河北邯郸;当天上午在邯郸市中级人民法院对被告人王书金故意杀人、强奸一案进行全面阅卷,同时也签收了邯郸市中级人民法院关于该案发回重审的《出庭通知书》。法院决定在11月20日上午9时在邯郸市中级人民法院审判庭开庭审理。

作为被告人王书金的辩护律师,周兆成说,由于该案开庭在即,作为辩护律师需要第一时间对被告人进行庭前辅导,以指导其在开庭时遵守法庭纪律、听从法庭指挥;而王书金自收到最高人民法院发回重审的《刑事裁定书》后,也通过法院转告,需要第一时间会见辩护律师。

WX20201118-150114@2x.png

周兆成律师在磁县看守所会见王书金

11月16日、17日,周兆成在磁县看守所第一时间会见了被告人王书金。在会见中,王书金对最高人民法院对其死刑复核裁定不予核准,撤销原判,发回邯郸市中级人民法院重新审判不太理解。他说自己20多年前犯下了弥天大罪,造成四名无辜的生命离去,也造成年轻的聂树斌因自己而死,自己的罪孽深重,让五个家庭,几代人饱受精神痛苦,现在活着每天都是折磨,根本没有多活下去的想法。自己这样多活一天,都是对受害人全家的无情折磨。“他说他还是希望自己可以早点接受法律的严惩,这样大家都解脱了! ”周律师说。

随后,王书金隔着铁栏杆向周律师展开了被害人张某芬家属向其提起的《刑事附带民事诉讼起诉状》,“他说被害人张某芬以及其他被害人现在都已经是一堆堆白骨,这么多年他们家人太痛苦了,可是我现在名下什么财产都没有,我真的非常想赔偿他们,可是又能拿什么来赔了?我真是罪无可赦,我唯有一死以谢天下。”

会见时,王书金也向周律师表示,他很感谢多年来一直关注他案件的郑成月局长,感谢他秉公办理。听说他身体不好,请周律师转告他一定要保重身体,早日康复。他还感谢之前的辩护律师彭思源律师,之前帮他把“孩子的照片找来了”,他无以回报。

2005年,王书金涉嫌数起强奸杀人案被抓获;2007年,邯郸市中院以故意杀人罪和强奸罪一审判处其死刑;随后,认为自己主动供述有重大立功情节可免一死的王书金不服,上诉至河北高院,2014年,河北省高院二审驳回其上诉维持原判,认为聂树斌案不是王书金所为。

在谈到聂树斌时,王书金说,希望邯郸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公诉机关指控自己94年犯下的另外一起石家庄西郊强奸、故意杀人案(康某花被强奸、被害案),“他说这个案件真的是他做的,他的口供一直都很稳定,如果不是他做的,不可能知道当时扔在自行车下面被害人的钥匙,这个案件真的不能算到聂树斌头上。”周律师说,王书金知道聂树斌已经无罪了,但还是“疑罪”,司法机关应该还聂树斌一个彻底的清白。“他说聂树斌无罪,他才是真凶!如果司法机关不认定被害人康某花不是他杀的,也不是聂树斌杀的,那到底是谁杀的?他要给康家一个交代,如果最后都没有认定,即使对他执行了死刑,对康家也是不公平的。”

就聂案,周律师认为,此案件系王书金作案。首先王书金被羁押后,在外界没有任何干扰,也不清楚聂树斌案已经处决的情况下,主动交代出这起案件。并且其同时交代的多起案件均已经查证属实,加之王书金口供一直都非常稳定,更为重要的是对于案件隐蔽性细节王书金也作了交代,因此,均可证实该案应该为王书金所为。

开屏新闻记者 邓建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