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9月初,来宾市象州县水晶乡发生了一起蹊跷的命案,一名男子在家中按摩时突发意外死亡。家属认为是按摩者按摩时过于用力把男子按死了,按摩者却认为死者是因自身疾病造成的突发意外事件。双方一直争执不下,担责和赔偿问题也一直协商不了,最终选择对簿公堂。

男子家中按摩猝死,到底应该谁担责?近日,象州县人民法院就这起案件进行了网络直播开庭。

好友来家中拜访,主动提出帮按摩

结果没多久被害人死亡

2019年9月2日11点左右,来宾市象州县水晶乡派出所的民警接到一个报警电话。

来宾市象州县公安局水晶乡派出所教导员覃占恒:“死者的儿子将死者背到一楼,就发现死者休克。120赶到现场,经确认已经死亡。”

报警人也就是死者的儿子李某说,他的父亲是前一天下午去世的,而导致他父亲不幸身亡的元凶,是他父亲多年的一位朋友韦九师。

派出所教导员 覃占恒: “其父亲瘫痪在家,韦九师到家里看望,并帮他父亲按摩,之后死者死亡。”

接警后民警立即赶往现场展开调查。据李某回忆,当天下午他外出买东西,回到家时发现家里来了两位客人。

家属 李某:“应该是下午4点多吧,我回来就看到两个人过来。我问我妈,她说他们是过来看望我爸的,其中有一个人我也不认识,是他们自己过来的。”

李某的父亲已有50多岁,虽然年纪不算大,但近年来身体一直不是很好,案发前还因为胃出血在医院治疗了大半年,不久前才刚出院回家,处于静养状态。

李某说,这两位客人都是父亲隔壁村的好友,其中一位就是韦九师。来到李某家后, 韦九师在看到李某父亲腿脚不便,就主动提出要为李某的父亲按摩。

派出所教导员 覃占恒: “韦九师提议帮死者按摩,病情可能会得到缓解,还有可能下床走路。死者同意后,韦九师就开始帮死者按摩。”

家属 李某: “按摩没多久,我看到我爸不对劲。 我就跟他说我父亲全身冒冷汗了,然后他也不说什么,他说没事的。”

虽然韦九师表示李某父亲的表现是正常反应,可李某觉得父亲似乎有些异常,赶紧让韦九师停止按摩行为。

家属 李某:“我老爸按摩完,就开始喘气,呼吸困难,呼吸的时候很大声。我看到情况不对,拿点热水给他擦一下身,哪知道他情况越来越不对劲,我就打120。然后没多久他就开始翻白眼了。等到救护车来的时候,医生说人已经走了。”

父亲的突然离世让李某全家陷入悲痛中。李某说, 他想起在按摩过程中,韦九师似乎用了十分粗暴的按摩手法,父亲很有可能是因此死亡的。 李某立即找到韦九师讨说法。

家属 李某:“出事当天,韦九师人还在家里,我问他怎么办,他说要钱没有,大不了去坐牢,他是这样说的。”

公诉机关:被害人死亡原因系心肌梗猝死

随后李某选择报警,警方经过立案侦查,将案件移送象州县人民检察院。2020年9月1日, 象州县人民检察院以韦九师涉嫌过失致人死亡罪,向象州县人民法院提起公诉。 11月5日,象州县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了这个案件。

法庭上,公诉机关出示了相关鉴定意见,结果表明被害人死亡原因系心肌梗猝死。

公诉机关:“被告人韦九师明知李某生身患重病,按摩会使其产生剧烈疼痛感的情况下,依然持续对其实施按摩行为,最终引起其猝死,后经柳州市金鼎司法鉴定所鉴定, 意见为李某生因心肌梗死而发生猝死, 李某生的多处皮肤挫擦伤及右阴囊肿胀、出血,是造成李某生死亡的诱因。”

公诉机关认为,被害人是因为 被告人的按摩行为导致其身体发生了应激反应,从而促使其猝死 ,应当以过失致人死亡罪追究被告人的刑事责任。

此外,被害人的家属和诉讼代理人认为, 被告人韦九师在按摩时收取了200元费用,是一场有偿的诊疗活动 ,因此其行为还构成了 非法行医罪 ,要求依法追究其刑事责任,并要求被告人进行民事赔偿, 赔偿金额为750162元。

被告人:死亡应该属于意外事件

面对指控,被告人韦九师及其辩护人辩称, 按摩并不是导致李某生死亡的直接原因,且事发时家属在现场帮忙按摩, 还有背抬李某生下楼等行为, 所以李某生死亡应该是多方因素造成的, 韦九师的按摩行为和李某生死亡之间没有刑法上的因果关系,李某生死亡应该属于意外事件。

法庭上,控辩及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三方展开激烈辩论,各执一词,并出示相关证据材料,充分发表了各自的意见。鉴于各方争论激烈,原告方甚至当庭表示不接受和解,因此合议庭经过讨论后宣布择期进行宣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