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叫黄顺飞,是兴义市七舍镇糯泥村第一书记。

2019年6月12日,我在村委办公室正忙着日常工作,其他村支两委人员也在忙碌着,来办事的村民络绎不绝,杂乱的声音中几句对话让我心头一紧。

“你家娃娃考阳光书院考起没有?”郭主任问。

有声音答道:“考起了嘛,就是没得钱去读,准备给她去七舍镇中学读了,已经报名了。”

黄顺飞(右)帮扶卢加英(左)

我当时心中十分诧异,我们全州最好的中学居然因为钱而不去读,多少家长挤破头都想让自己的孩子进去就读的学校。我马上停下手中的工作问道:“你们刚才说的这个事情是怎么回事?”一个年迈的老人缓慢的走过来把家里的情况跟我说起来了,我才了解到,这个老人名叫卢树元,是我们村的低保户,双脚患有风湿,没有劳动能力,妻子患有癫痫,每月都需要不少的治疗费用,膝下有两个孩子,老大是男孩,在兴义市第六中学读高一,为了能让卢加英就读阳光书院,年迈的父亲也想过去借钱,但是跑遍了亲戚朋友仍然一分钱也没有借到,最终只能选择放弃女儿就读阳光书院的机会,把钱省下来供即将高考的儿子。

了解到这些情况后,我的内心在流泪,我一直不相信现在这个年代了还会出现这种情况,城里孩子的零用钱,是一家人的全部生活费,所以我决定帮助这个可怜的孩子。随后卢树元把他孩子卢加英带到村委会还把录取通知书拿给我看了,这是我第一次见到这个乖巧的孩子,孩子虽然衣着简朴,十分的腼腆,但看起来却非常的懂事,我问她:“为什么去考阳光书院?”她回答道:“我想以后读好大学,不让我爸爸妈妈像现在这样辛苦!”此时我心中更是翻滚起了热浪,帮助她的决心更加坚定,既然孩子可以在这样贫困的环境里考上最好的学校,那我就更应该帮助她接受最好的教育。

我马上联系了阳光书院,把卢加英的情况进行了说明,阳光书院的工作人员了解了情况后同意我带孩子去,再决定是否允许她重新报名,我心想至少也还有机会。下午忙完之后,卢加英数学老师唐远富带我来到了卢家英家,两间小瓦房就是她们一家的栖身之所,裸露的空心砖墙壁上贴着奖状,破烂不堪的沙发上堆放着一些变色的旧衣服,靠墙堆着一包一包的包谷面,坐下之后我开始仔细了解她家具体情况,家里现在唯一的经济收入就是每月4个人领取的低保1300元,家里养了一头猪,但是她父亲说养这一头猪根本赚不到钱,能赚到的只是那一点点包谷面的钱,自己因为腿脚有毛病,村里面找小工都不愿意找他,怕他会在做工的时候出问题。

卢加英(左一)和哥哥扶着父亲走路

第二天一早,我带着卢加英来到阳光书院,联系上了教务处的龙启彬主任,他非常愿意带我们去找王文佳校长,在王校长办公室我把卢加英的具体情况进行了说明,王校长听了之后对我们的扶贫工作态度表示支持,并说这样的扶贫才是真正的扶贫,对于王校长的肯定我感到非常欣慰,但我更关心的是王校长是否会给孩子一个机会。

王校长语重心长的问卢加英:“小朋友,你想不想来阳光书院读书?”卢加英非常认真的回答道:“想!”于是王校长接着说:“好,那我就破例再给你一次报名的机会,但是你一定要懂得感恩,要懂得感谢你们的书记,他们才是你这辈子的福人”。我连忙在旁边说:“没有没有,这些都是我们应该做的”。在我心中高兴的同时也让我更加敬佩王校长。谈话期间王校长说了一句会让卢加英受益终身的话:“你可以物质上贫困,但是你不能思想上贫困”。在对于低保户优惠政策里,虽然目前只能减免625元,但是王校长表示会继续帮助她想办法,只要她能够努力学习,就一定能让她在阳光书院求学期间得到最好的教育。

离开阳光书院已经五点了,我匆忙赶着回单位在领导及中层干部会上将情况进行汇报,财务科的钟明镜科长在听闻卢加英的情况后已经积极为她联系到了一家愿意提供资助的公司:贵州习酒销售有限责任公司,为卢加英资助今年的学费。

6月18日卢加英成功的报上了名,第一时间把熬夜写的感谢信送到了提供资助的公司,还承诺一定会好好学习,将来报答恩人。我也代表村委会送上了锦旗。

卢加英在上网课

但是接受资助并不是长久之计,为了能让她家每年都有收入支付学费、生活费,最终可以自力更生,我建议她父亲每年养三头猪但是只能喂熟食,我负责联系销路,保证价格不低于15元每斤的毛重,比他现在卖的价格(约8-9元每斤)高出近一倍,她父亲也非常愿意,表示希望可以通过自己努力去改变家里现状。在我把养猪的计划向张主任杨主任汇报后,两位主任非常支持,并表示他们两人可以一起认购一头熟食猪,能够得到单位的大力支持,我为卢加英一家感到由衷的感谢。

这就是卢加英小朋友不平坦的阳光书院求学路。

黄顺飞

编辑 彭芝莉 刘义

编审 陈俎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