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和家庭,你选择啥?

我曾面临过两次这样的抉择,而我的答案都是:工作。

我叫杨雪平,现在是纳雍县董地乡新华村扶贫特岗。我与董地结缘是在2016年5月,我通过纳雍扶贫特岗的招聘考试,离开了家乡大方县双山镇沙子村,到董地乡沙落村工作。谈起这份工作,有感动,也有辛酸。

刚到沙落村,我的第一感觉是:这怎么待下去呀!四面环山,公路弯曲陡峭,乡村边远、偏僻又落后。

既然来了,那就干吧。稳了稳心神,我就带着民情日记本,开始进村走访。为尽快熟悉农户情况,走访时,我记下每户的特殊情况,然而这种看似笨拙的记录方法,却提高了走访效率。但每天长达10多个小时的走访,让我的脚上冒出了一个个血泡,于是我便和同事凑钱买了一辆摩托车,减轻了我们走访的负担。一个多月后,我走遍了全村,民情日记写得密密麻麻,还根据贫困户的情况,制定了特定脱贫方案。

工作中的杨雪平

2017年7月,我请了几天假,结了婚,结束了10多年的爱情长跑。12月,我生下了女儿,面临工作和家庭的第一次选择。经过一个多星期的思想斗争,我带着孩子,回到了沙落村。

2018年6月,我乡玉龙村即将出列,急需人手,我被调到玉龙村。因为申请出列,各项工作都比沙落更加庞杂,压力剧增。我就给婆婆打电话,请她来村里帮忙带孩子。当婆婆匆匆忙忙地赶到村里时,我忍不住流下了眼泪。自此,我的宿舍从一个两口之家变成了三口之家。

由于孩子小,认人,离开我就哭。于是我走到哪儿,婆婆就背着孩子跟到哪儿,同事常开玩笑说:“你女儿是玉龙村最小的‘扶贫干部’。”

经过大家的努力,2018年底,玉龙成功出列。2019年6月底,我再次调回沙落村。7月中旬,我怀上了二胎,虽然怀孕,我还是每天坐在电脑旁忙碌。村里同事知道我的情况后,都很照顾我,挤出时间来给我分担工作,还经常买些补品,做些营养餐,补充我和胎儿的营养。

2020年1月底,工作时我晕倒了,送去医院被诊断为孕期糖尿病,医生建议早产。住院期间,我还是心系工作,每日里做些基本工作。2月中旬,我的小儿子诞生。面对第二次抉择,我毅然带着小儿子回到沙落工作。乡领导考虑到我的情况,把我调到了情况相对好些的新华村。

杨雪平走访贫困户,婆婆抱着孩子跟着

脱贫攻坚,对我来说有着非凡的意义,是一生难忘的经历。

记得2017年,我劝导沙落村石浪厂组贫困户张永搬迁到县城。我是跑断了腿,磨破了嘴,他年底终于答应搬迁。2020年4月,他给我打电话,说很感谢我当初的坚持,让他住上了新房子,过上了好日子。

沙落村张家寨组60余岁的杨洪林,家里只有儿子和他,儿子张习祥又是三级残疾。他家住房条件差,我给他家申请了35000元的农村一级危房改造资金修缮房屋。2019年,他住上了大平房,此外,还给他申请了32英寸的彩电。今年8月,我又给他送去了衣柜、橱柜、棉被、四件套等生活用品。他生病住院期间,我给他申请了3000元的临时救助。当把钱送到杨洪林手里时,他边抹眼泪边一个劲地对我说“谢谢”。

2016年以来,群众生活条件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干群关系鱼水情深,而作为见证者、参与者、建设者,我感到骄傲、自豪。

贵州日报天眼新闻记者 周恩宇 整理

编辑 徐涛

编审 尹长东 李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