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一份政府文件在网络走红,内容是“广西钦州市灵山县成立《武则天她妈在钦州》历史文化研究工作组的通知”。

文件流出后,引发热议。网友们为之目瞪口呆之余,也纷纷出谋划策,为灵山县操碎了心。有网友建议,应改为:大周则天大圣武皇寿妣孝明高后杨氏肇祖岭南道钦州之溯考。

19日,当地紧急回应称,该工作组名称将更改为“武利历史文化研究工作组”。

研究历史无可厚非,以史为镜,可以知荣辱兴衰。地方以历史名人为契机,推动工作也无可厚非,名人是一个地方的文化符号,应当挖掘好保护好利用好。

但镜子好不好使?符号又有没有用?对此,长安君有三句话想说:

1、挖掘历史人物文化内涵,增加人们的文化归属感和文化自信,而非庸俗猎奇

中华民族历史悠久,中华文明源远流长,中华文化博大精深。所有的史诗,都与人有关,都由人写就。

无论是在孔庙追寻夫子“逝者如斯夫”的时光谓叹,还是在赤壁品味东坡“山高月小,水落石出”的磊落山川;无论是在幽州台直面陈子昂“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涕下”的孤独之感,还是在南陵回想李太白“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的不羁之心,都是穿越时间对文明的触摸。历史与现实的交汇,就在我们脚下这一片热土。

我们追寻前人的足迹,是为文而化之,继往开来。那些璀璨的华章和精彩的人物,是根植于我们民族血脉之中的文化传承,是烙印于我们民族基因中的文化自信。

如果认识不到这一点,一味追求新奇爆点,甚至对历史人物“生拉硬拽”,搞出诸如“孙悟空兄弟合葬之墓”“金瓶梅公园”之类荒诞创意,则无助于文化归属与认同。

2、保护好历史人物的精神内涵,为知古鉴今提供智慧支撑,而非掠夺式“开发”名人身上的经济资源

历史是一个民族、一个国家形成、发展及其盛衰兴亡的真实记录,是前人的“百科全书”。

陶渊明“悠然见南山”的淡泊,苏武“北海牧羊十九年”的气节,岳飞“踏破贺兰山缺”的壮志,文天祥“留取丹心照汗青”的坚贞,千百年后,依然为人们所传颂。从一代代人耳熟能详的故事里,孩子们学会了坚持、信任、勇气、爱国。从一段段史书的斑驳记载里,治国者看到了朝代兴亡的周期律,为政者看到了民心向背的历史观。

我们追寻前人的足迹,是为以史鉴今、启迪后人。那些早已远去的身影,是我们民族的精神瑰宝和智慧源泉。

如果认识不到这一点,只是把名人当噱头,只看中那层“名气”的表皮,而毫无知古鉴今的觉悟,那么即便打着文化搭台经济唱戏的旗号,也是荒腔走板。在当地历史名人被“吃干抹净”之后的一片狼藉里,剩下的绝不会是文化。

3、从历史中掌握发展的规律,获取前行力量,而非图一时一地之利

历史忠实记录来路,是教科书,是清醒剂,也是获取力量能量的来源。

在武昌红楼,追思辛亥革命;于卢沟桥头,再忆民族危亡。鸭绿江畔流水无言,橘子洲头波涛依旧,花岗岩雕成的人民英雄纪念碑,在川流不息的繁华中巍然屹立。中华民族的历史沉重壮阔、灿烂辉煌,捧读者为之悲伤赞叹、激动自豪之后,更应秉承先辈遗志,以风云之笔,去挥写出时代新的传奇。

我们追寻前人的足迹,是以史为鉴,更好前进。我们正处在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战略全局和世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的历史交汇期,更需要谨记历史的挫折和教训,传承先辈的光荣与梦想,激发民族的自豪与自信。了解昨天,才能把握今天,开创明天。历史不能改变,但未来可以创造。

如果不能认识到这一点,只用对待娱乐产品的思路来对待历史,“包装销售”,以图一时一地之利,则难以承担历史交汇期的重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