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中方积极考虑加入CPTPP,日本如何接招?

  【文/观察者网 熊超然】随着亚太地区的15个国家于11月15日共同签署RCEP协定,以及美国总统特朗普大概率将于明年1月20日后离任。过去四年间曾席卷全球的贸易保护主义似乎正在退潮,多边主义合作再现曙光。

  日本将于明年担任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CPTPP)委员会轮值主席国。11月20日,日本首相菅义伟在一次视频讲话中表示,期待未来CPTPP的覆盖范围能够扩大。

  同日晚间,在亚太经合组织(APEC)第二十七次领导人非正式会议上,中方表示将积极考虑加入CPTPP。

  中日两国的一系列表态立刻引来外界关注。日本一向被认为是CPTPP目前的“牵头人”。而与以往的“持积极开放的态度”相比,此次中方所表示的“将积极考虑加入”是又向前迈进了一步。

  已加入RCEP的中国,未来是否会加入CPTPP?美国“退群”后,日本会如何回应中方近期的表态?在RCEP刚刚签署后不久,人们又把目光聚焦在了另一项重要的区域贸易协定之上。

2018年3月8日,11国在智利共同签署CPTPP 图自新华社2018年3月8日,11国在智利共同签署CPTPP 图自新华社

  CPTPP与RCEP

  RCEP协定签署完成后,国内外媒体广泛报道,即便此前并不熟知,如今众人也对其有了基本的了解。这是一个涵盖东盟10国,以及中日韩澳新5国的区域自贸协定,也是目前全球最大、最具潜力的区域自贸协定,域内国家经济规模及贸易量均占全球近三成。

  而对于CPTPP,大家既耳熟又有些陌生。其实,它与奥巴马政府时期所力推的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2005年,文莱、智利、新西兰及新加坡四国协议发起跨太平洋战略经济伙伴关系协定(TPSEP)。后来,随着美国的加入,这一原先不大的贸易圈的重要性迅速提高,到奥巴马政府时期则已形成了TPP的概念。

  然而到了2017年,特朗普在他正式就任总统的第一天就签署了一项行政令“抛弃”TPP,美国也因此正式退出该协定。同年11月,TPP改组为CPTPP,除美国以外的TPP全体成员均在其中,主要由日本牵头主导。从某种程度上来说,TPP可以和CPTPP划等号。

  从成员国构成来看,RCEP与CPTPP有着相当程度的重合度。在CPTPP11个成员国中,除加拿大、智力、墨西哥和秘鲁外,其余7国均为RCEP成员国(日本、澳大利亚、新西兰、新加坡、越南、马来西亚、文莱)。

图自央视新闻图自央视新闻

  然而,由于美国的“退群”,CPTPP的体量并不大。据公开资料显示,于2018年12月30日正式生效的CPTPP覆盖4.98亿人口,协定签署国GDP之和占全球经济总量的13%,这些数据与RCEP相比有着较大的差距。

  中国与CPTPP

  在特朗普政府之前,美国在国际社会热衷于大力推广TPP,除了经济因素以外,背后还有着重要的政治因素。

  通过TPP协定的构建,美国试图对区域经济一体化施加影响力,并遏制中国的发展,这将在美国针对亚太地区的战略中发挥了关键性作用。

  若在以前的时空背景之下,中国难有加入TPP的可能性。但如今,CPTPP中所含有的“政治因素”已不再那么明显,中国加入其中并非不可能。

  香港《南华早报》今年6月曾发表一篇题为《中国与CPTPP:是时候重新考虑加入了吗?》的文章,其中援引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的研究数据称,中国加入CPTPP后将为自身及现有成员国带来巨大的经济利益:贸易量将增长50%,全球收入将增长76.7%,达6320亿美元。

  文章指出,加入CPTPP不仅能增强中国经济改革的信心,还将为中国创造强大的外部动力,以进一步融入区域经济和世界经济。同时,中国的加入对全球也极为有利。

  文章称,面对贸易保护主义盛行、中美发生贸易摩擦和世贸组织(WTO)遭遇危机等事件,中国加入CPTPP能够为这些问题提供解决之道。一方面,CPTPP这一贸易圈的体量将进一步扩大,使之成为全球主要贸易国的交流对话平台;另一方面,中国自身在国际上的“大国担当”将得以展现。

  中国表示愿积极加入,日本如何接招?

  自美国退出谈判后,日本在推进CPTPP的问题上有着很大话语权。而最近几天,中日两国出现了一系列密集表态。

  11月19日,中国商务部发言人高峰重申,中国对CPTPP持积极开放态度。

  11月20日早些时候,日本首相菅义伟释放信号,表示希望CPTPP扩容。路透社注意到日本首相菅义伟当天在给APEC工商领导人对话会预先录制的视频讲话中表示,日本期待借由RCEP早日生效和稳步执行以及扩大CPTPP,促进“亚太自贸区”的实现。

视频截图视频截图
路透社报道截图路透社报道截图

  菅义伟的表态并没有具体指向,但路透社认为其中有回应中国和英国的意味。今年早些时候,脱欧的英国也曾表示有意加入CPTPP。

  20日晚些时候,路透社又将此事与王毅下周的访日行程联系起来,向中国外交部提问:王毅此行“会不会同日方讨论有关中国加入CPTPP的问题?”

  对于中国愿积极加入CPTPP这一问题,日本广播协会(NHK)21日报道时引述了一位不具名外务省官员的看法,这也是目前日方唯一来自官方的表态。该官员表示:“我们说过,对于能满足关税、贸易规则等这些CPTPP高标准的国家和地区而言,CPTPP是开放的。但是中国是否能满足所有标准?现在存在各种各样的看法。”

  虽然不能指望日本官僚在第一时间能做出什么积极表态,但不得不说,这番表态非常含蓄且暧昧。

  其实,对于日本这种暧昧的态度,中国早已注意到。

  10月31日,中国商务部原部长陈德铭在第十五届清华大学公共管理高层论坛上发言时表示,虽然目前外界都认为日本在CPTPP中起着牵头领导作用,但实际上日本并不认为自己是“老大”,它只是美国在CPTPP中的“看守人”,未来必要时,美国仍可能重返CPTPP。

陈德铭在第十五届清华大学公共管理高层论坛上发言 图自清华大学新闻网陈德铭在第十五届清华大学公共管理高层论坛上发言 图自清华大学新闻网

  陈德铭认为,对于中国是否能够加入,日本目前对此的态度是“暧昧的”,讨论这一问题,需要研究清楚日本与美国之间的“默契”以及新首相菅义伟的态度。

  日本在回应中方这一表态前,势必要权衡美国因素。拜登是否会如以往一样,迅速推翻特朗普政府的决策,决定重返CPTPP?目前来看,并不明朗。

  《外交学者》杂志(The Diplomat)11月16日报道,美国国际战略研究中心(CSIS)的智库学者迈克尔·格林(Michael Jonathan Green)认为,在今年的总统大选中,拜登之所以能在密歇根州、宾夕法尼亚州等老工业地区击败特朗普,就是取得了不少蓝领工人的支持。美国国内的产业工人多数对多边自贸协定持反对态度,因此拜登至少在短时间之内不会冒险重返CPTPP。

  日本发行量最大的《读卖新闻》表示,特朗普政府当年一手推动美国脱离TPP谈判,而目前拜登团队也还没有明确表示是否会回归。对于目前主导CPTPP的日本而言,今后恐怕将在中美夹缝之间,被迫艰难应对。

  CPTPP,中国能成功“入群”吗?

  对于中国和CPTPP的问题,在日前由全球化智库(CCG)主办的第六届中国与全球化论坛上,观察者网·大橘财经采访了CCG主任王辉耀。

  王辉耀表示,相比于RCEP仍然是侧重于传统的货物贸易关税,CPTPP则包括了服务贸易,数据流动等各领域,标准更高。

  此前,中国如果要加入TPP,实际上面临着几个障碍:一个是知识产权问题,二是环境保护问题,三是数据流动问题。而如今,这些方面都发生了变化。

  王辉耀指出,在知识产权问题上,这段时间中方作出了不少改变,出台了《外商投资法》,目前中国企业本身也非常注重保护知识产权,知识产权保护的标准得以被提高。在环境保护上,中国对环境保护非常积极,绿水青山的理念已经大为普及,可能现在比美国还要积极。

  而在数据流动方面,王辉耀认为,原先中方主张数据不流动,其实是自缚手脚,在这方面中国若不开放,会影响未来的发展。中国政府近期表示愿意发起全球数据安全倡议,也有很多新的创新和突破。

  实际上,王辉耀面对观察者网的这些回答,已经从一些方面回应了此前那名日本外务省官员的疑虑:中国是否满足加入CPTPP的标准?目前正越来越接近。

  不过,王辉耀在采访中也坦言,中国加入CPTPP不是那么简单的一个过程,签署RCEP都谈判了8年,这件事情也需要一定的时间。

CCG主任王辉耀CCG主任王辉耀

责任编辑:张建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