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昆明财兴盛大厦小区里,手拿房产证的业主个个喜气洋洋。这个小红本,让他们等了12年。

在云南昆明,曾有一座著名的烂尾楼,名叫“财兴盛大厦”,按照施工许可证竣工时间应为2010年3月25日,但因为开发商资金断裂,工程迟迟不能交付。

2014年开始,小区业主组成自救维权委员会,自筹1200多万元,完成多项遗留工程。就在前天,小区的业主们终于拿到了等了12年的房屋产权证。

△央视财经《经济信息联播》栏目视频

在昆明财兴盛大厦小区里,手拿房产证的业主个个喜气洋洋。这个小红本,让他们等了12年。

业主:激动!我买这个房子到现在12年了,如果一开始就发给我,这个证书的年纪应该比我儿子的岁数还大。

业主:拿了房产证以后,一晚上都没有睡好,非常激动。

在当地住建局资料上显示,财兴盛大厦2008年开工建设,约定2010年12月31日交房。可是到了交房时间,开发商由于资金链断裂,无力完成项目并按时交付。当时,水电气等配套设施尚未完工,在没有办理竣工验收的情况下,开发商就将B、C两座的部分房屋交给了购房人使用。使用期间发生的水电费用,由开发商承担。

可是从2013年12月起,开发商不再缴纳住户水电费,断水断电后,已经入住一两年的住户被迫搬往别处。商户、办公楼的用户也只能停止工作搬迁。

2014年小区业主自发成立自救维权委员会。按照每平方米200元左右的自救维权工程款,小区近500户住户,自筹资金约1200万元。2016年11月23日,小区完成所有项目竣工验收。

业主:我们有500户人家,这次为了打通各种疑难杂症,我们拿到了将近30套房产证,一个月之内全部拿完。

从烂尾楼到拿到房产证,整整12年,虽然过程艰辛,但业主们拼尽全力闯出的自救之路,为其他类似情况提供了可以借鉴的经验。

延伸阅读:

6年烂尾楼连门都没有 单亲妈妈每晚带刀入睡

从高空俯瞰豫森城,十几栋停工还没来得及粉刷外立面的楼体呈现出一大片暗沉的水泥色,就像是烙在郑州市农业路和沙口路东南角的一块伤疤,即使是在正午太阳的映照下也毫无生气。

烂尾的豫森城

10月29日,《河南青年时报》曾以《苦等6年 她们住进烂尾楼》为题,报道了郑州市豫森城不少购房者因为生活困顿,不得已住进烂尾楼里展开自救的故事,成为全网关注的焦点。

一位市民看到报道后,主动联系豫森城的业主张华(一位带着5岁女儿在烂尾楼居住的母亲),称愿意提供郑州市内的一套住房,让她们免费居住。如今,业主们在烂尾楼里的生活仍在继续,寒冬将至,他们只能抱团取暖。

“晚上睡觉我会在枕头边上放一把水果刀”

11月15日,郑州今冬集中供暖的第一天,也是单亲妈妈张华和5岁的女儿丽丽入住豫森城烂尾楼的第十五天。上午8点,太阳和地面呈40度角照在豫森城2号楼东边的空地上,张华趁着女儿丽丽还在熟睡,蹲在空地上清洗积攒了一周的脏衣服。

“妈妈,你在干什么?”丽丽醒后,趴在2楼的窗台上,伸着头往下面喊。张华见状心中一惊,赶紧丢下衣服跑上二楼。

对于只有5岁的丽丽来说,没有护栏的楼梯,用单薄木板围起的电梯井,以及裸露在外的钢筋都时刻威胁着她的生命安全。即便是把女儿带下了楼,张华也必须在干活时紧紧盯着她,因为周边的工地上遍布铁钉、木棍等尖锐的建筑垃圾。

楼道里狭窄黑暗,每次上下楼,张华都要紧紧抓住女儿的胳膊

捧着建筑工地冰凉的自来水,张华和丽丽进行了简单的梳洗后回到了她们的“家”。在豫森城2号楼2楼的一个小三室的毛坯房里,她们将一条军绿色被子钉在门楣上充当大门,客厅的沙发、茶几、厨房的煤气罐和灶具让这里多了些烟火气。

昏暗的房间里,只有充电式的便携应急灯能发出微弱的光亮。因为这屋子之前是建筑工人的临时住地,几个房间都安装了玻璃窗。

军绿色的被子做大门,几块石头摞在一起当桌子,简陋的家里,5岁的丽丽依偎在妈妈怀里听着故事开心地笑了

三居室里朝南的房间是张华母女的小天地,窗台上摆放着丽丽的照片,记录她成长的轨迹。两天前,这个房间又多了一名新成员——一只刚刚满月的小狗,丽丽给它起名叫“佩奇”,因为“它太能吃了,像只小猪”。

5岁的丽丽正趴在塑料箱上写作业。她的家曾是建筑工人的临时住地,几个房间都安装了玻璃窗

烂尾楼里连续半个月的生活,让这对母女已经对眼前的一切习以为常,她们甚至很“满意”如今的处境。“原来我们住在这里,都是在泡沫板上支起帐篷睡,现在一对比感觉更像个家了。”

张华母女是这片烂尾楼最早的“拓荒者”。在经历了第一次入住烂尾楼的失败后,上个月月底,张华母女租住的房子到期,因为没钱续租,她们又搬进了这座烂尾楼里,成为常住这里的第一家住户。虽然有了暂时的栖身之所,但困苦的境遇并没有改变太多。

白天的日子相对好过,一旦夜幕降临,张华的神经就绷了起来,她在这里几乎没睡过一次安稳觉。“晚上睡觉我会在枕头边上放一把水果刀(长约15厘米),这边连个门都没有,万一有坏人闯进来那我就得拼命了,我得保证我女儿的安全。”

除了坏人,蚊子也是需要防范的。“这里晚上蚊子非常多,咬得我睡不着觉。已经立冬了,天气这么冷,这儿的蚊子能存活下来是真坚强,就像我们一样。”张华说。

“人气”越来越旺的豫森城

在张华母女之后,越来越多的豫森城业主开始尝试入住烂尾楼。

“没办法啊,现在经济压力太大,养两个孩子租不起房子了。”王磊来自山东菏泽,2015年,他拿着十年来在郑州打零工省吃俭用攒下的14万元,在豫森城交了一套65平方米的小两居的首付,可苦等6年等来的却是一个烂尾的房子。

“老家也回不去了,我们现在就跟逃荒一样,只能在这儿硬撑了。”王磊一边说,一边机械地将塑料薄膜钉在墙上预留的窗户四周,为自己的两居室做一个可以挡风御寒的“窗户”。

天气渐冷,几名业主将塑料薄膜钉在墙上预留的窗户四周,以挡风御寒

天气预报显示,受冷空气影响,19日郑州的最低气温只有7摄氏度,未来几天气温也将一路下跌。烂尾楼里,未雨绸缪加紧安装塑料薄膜窗户的业主还有不少,祝小勇也是其中的一个。

2015年,还在中原工学院上大学的祝小勇在家人的资助下全款购置了豫森城一套86平方米的三居室,准备当婚房。大学毕业后,祝小勇很快就向感情一直很稳定的女朋友提出结婚的想法。提亲时,那张全款购房的认购意向书起到了积极的促进作用。

“婚房就是我对她以后幸福生活的承诺,可是现在我的孩子都会跑了,媳妇孩子都还跟着我租房子住。”祝小勇说,每次提起豫森城的烂尾房,他的鼻子就是酸的。“我感觉对不起妻子和孩子。”

烂尾楼里如祝小勇这样的年轻人并不少。王浩拉来了一台柴油发电机,轰鸣声中,他尝试连接水管,将楼下的自来水引到楼上方便生活。“以前谁会接水管啊,这不都是被逼得没办法了。”王浩说。

还有一些业主看到建筑工地周围有不少荒地,有把这些荒地开垦成菜园的打算。烂尾楼中,业主们从邻居成为患难与共的亲人,他们甚至培养出了难得的集体意识。

白天,年轻人离开这里去上班,年龄稍长、退了休的业主就负责白天巡视,防止有人破坏他们的“家”。年轻人则从事更多的体力劳动,比如帮助其他业主安装塑料薄膜“窗户”。

越来越多的业主开始搬进烂尾楼

一名业主告诉记者,现在烂尾楼里已经住了30多户了,“如果后期能把水电接上,会有更多的业主住进来”。

“今天的照片能不能选一张给我?”

入住烂尾楼并不是一个明智的选择,但是它的确解决了一部分业主眼前的困境。

在丽丽的眼中,这个连墙壁都没有粉刷的家是漂亮的,待在这里也是快乐的。床上的布偶“彩虹豹”和“小粉兔”是陪伴她的忠实伙伴,更何况现在还有了“佩奇”的加入。

丽丽与自己的新玩伴“佩奇”在一起

丽丽每天最开心的时间几乎都是在这个房间里度过的,看到女儿已经接纳了新家,张华的自责和愧疚就少了一些。

在《河南青年时报》报道了张华母女住进烂尾楼的事件后,她们受到了更多的关注。

“昨天一家外省的媒体看到报道也联系我了,还有香港的一家媒体正在跟我约采访时间。”也有很多爱心人士通过新闻报道关注到了张华母女俩的困境,他们来到烂尾楼里给房间里装上了太阳能灯,丽丽可以开着灯在房间里学习;也有人为母女俩送来了日常生活用品。

还有一名热心人士愿意提供一套位于惠济区的闲置住房,让她们免费居住,但张华说,她想再坚持一下……

看到张华的艰辛,一位热心市民送来了一袋水果

“今天你们给丽丽拍的照片能不能选一张给我?我女儿每年生日都会拍一张照片留念,但是唯独5岁生日的照片没有拍。”张华向本报摄影记者提出了个小请求。

2020年1月15日,丽丽5岁生日的前一天,张华的丈夫因心梗去世,丽丽在极度的悲伤中度过了5岁生日,每年生日拍写真留念的传统在那一天中断了。

“现在丽丽快6岁了,明年生日我还会继续给她拍一张照片,记录孩子的成长。”如今的张华比记者第一次见到时更坚忍了。

官方:如果对接顺利,年前会有些消息

11月17日,郑州迎来了入冬以来的第一场雨,气温也随之骤降。在千家万户暖气入户逐渐升温的同时,居住在豫森城烂尾楼里的人们正面临着严寒的考验。

“咱们的房子什么时候能够动工啊?”业主中有人发出了“老生常谈”的一问,可是没有人能够回答。

豫森城项目接下来走向如何?如今又有何进展?带着业主和网友的各种疑问,记者来到了郑州市南阳路街道办,见到了金水区大孟砦城中村改造项目指挥部的宋主任。

“现在金水区政府牵头正在积极和企业对接,企业目前正在对成本进行核算。”宋主任告诉记者,从2018年豫森城全面停工开始,金水区政府就已经介入,并和河南一家本土知名房企进行了积极的对接。但是因为豫森城项目地块体量较大,又是城改项目,牵扯拆迁安置和豫森集团巨额欠款等问题,所以三方对接过程有些慢。

除此之外,宋主任透露,企业以何种方式进驻豫森城目前也正在商榷。“对于业主最好的结果就是企业全面接盘豫森城。还有就是企业作为代建方,帮助豫森集团把豫森城剩下的工程完成并交付。最后一种方式就是这家企业作为豫森集团的担保方,从银行贷出大量资金,注入豫森集团,将资金链断裂的企业救活。”

对于项目何时会有新的进展,宋主任并没有给出明确的时间,只是提了一句“如果对接顺利,年前会有些消息”。(应受访者要求,文中人名均为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