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债券市场频频违约,国务院金融委出手了!

  来源:国是直通车

  在过去近一个月里,中国债券市场颇为动荡。

  从10月底青海国投宣布不行使“15青国投MTN002”赎回权,到11月永煤控股集团的超短期融资券实质性违约和华晨汽车集团爆出构成债务违约金额合计65亿元,因违约主体多为国企,市场风险厌恶情绪进一步蔓延,引发信用债大跌。

  今天官方发布消息: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下称“金融委”)第四十三次会议11月21日召开,研究规范债券市场发展、维护债券市场稳定工作。会议对债市现状作出“诊断”,并拿出了最新“药方”。

  多因素叠加致违约增加

  信用评级为AAA级的国企永煤集团和华晨汽车接连出事,随后云南城投等多只“网红”信用债大跌,大批债券基金净值也出现下跌。

  连锁反应不止于此。据Wind数据显示,从“2020永煤SCP003”违约发生的11月10日开始,直至16日,市场已有超过28只公开发行的债券取消或者推迟发行,规模达226亿元,“近期债券市场波动较大”成了发债主体“躲避”市场的主因之一。

  债市怎么了?金融委会议称,近期违约个案有所增加,是周期性、体制性、行为性因素相互叠加的结果。

  中国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新闻发言人孟玮近期也表示,总体看,企业债券的风险防范情况较好,累计违约率处于公司信用类债券的最低水平,违约处置率处于公司信用类债券的最高水平。针对个别苗头性风险隐患,密切关注相关债券的付息兑付工作,督促制定化解方案,保护投资者合法权益。

  金融委认为,要坚持稳中求进工作总基调,按照市场化、法治化、国际化原则,处理好促发展与防风险的关系,推动债券市场持续健康发展。

  在南开大学金融发展研究院院长田利辉看来,债券市场稳定的关键在于市场化和法治化。他指出,近期债市违约事件是供给侧改革中的阵痛,市场化进程中的磨炼。违约事件短期是对债市的打击和扰动,但也是一种砥砺,不会带来债市的全面崩盘,反而能够警醒风险,促进债市长足发展。

  “我国经济已经逐步进入恢复上行周期,市场对企业盈利预期明显增强,故而近期债务违约仅是阵痛,而非‘癌变’。”田利辉说。

  压实责任,秉持“零容忍”

  债市怎么治?压实各方责任势在必行。

  金融委提出,金融监管部门和地方政府要从大局出发,按照全面依法治国要求,坚决维护法制权威,落实监管责任和属地责任,督促各类市场主体严格履行主体责任,建立良好的地方金融生态和信用环境。

  同时,金融委强调秉持“零容忍”态度,维护市场公平和秩序。要依法严肃查处欺诈发行、虚假信息披露、恶意转移资产、挪用发行资金等各类违法违规行为,严厉处罚各种“逃废债”行为,保护投资人合法权益。

  天风证券银行业首席分析师廖志明指出,惩戒恶意逃废债制度需健全。个别企业转移资产,有能力偿还却故意不偿还,这种行为应严厉打击。需厘清正常违约与恶意逃废债的界线,完善好信用制度,惩戒恶意逃废债。

  “金融产品本质上是一纸契约,契约精神格外重要,契约的执行需要司法保障。”廖志明称,地方国企若恶意逃废债,则需约束好地方政府的手。既不助长僵尸企业继续积累风险,促进存量风险的出清,但也需严厉惩戒恶意逃废债,维护好欠债还钱的信用生态环境。

  田利辉表示,在债券市场基础制度建设上,债市要致力于增强信息披露、提升违法违规成本、实现债券违约的市场化处置、改善提升投资者理念。债券市场监管关键在于信息公开,让投资者能够明晰个债的风险。

  金融委还对市场行业自律和部门协调合作提出要求。会议称,发债企业及其股东、金融机构、中介机构等各类市场主体必须严守法律法规和市场规则,坚持职业操守,勤勉尽责,诚实守信,切实防范道德风险;健全风险预防、发现、预警、处置机制,加强风险隐患摸底排查,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牢牢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风险的底线。

  中国人民大学国际货币研究所副所长涂永红指出,政府部门要加强政策协调,健全应急管理机制,采取措施稳定金融市场信心。11月份以来,央行实施了多轮逆回购,向市场注入流动性,发出了明确的政策信号,确保流动性充裕,防止债券市场利率过快上升,并切断流动性紧缩向其他金融市场蔓延的链条。

  涂永红直言:“地方政府要处理好与市场的边界,要切实保护投资者利益,不能任意抽调发债企业优质资产,削弱企业的偿债基础,损害投资者权益。”

  国企民企一视同仁

  中国债券市场打破刚兑已不是新鲜事,但此前发生违约的主要是民营企业,而近期的信用违约事件多与国企相关,彻底打破了市场的“国企刚兑”信仰。

  “从违约变化的情况看,当前惊吓市场的并不是规模的上升,而是违约结构的变化,违约正向国有企业蔓延。但是市场却有选择性地忽视了民企违约减少的变化。” 华东师范大学中国金融研究院学术专家、研究员胡月晓说。

  他称,实际上,与2018年、2019年相比,2020年的整体信用违约状况并没有明显恶化。只是由于中国市场上普遍存在着靠“信仰”投资的状况,国企违约因其规模大,某些持仓较为集中的机构受伤较为严重。

  此次金融委会议特别提到,要深化债券市场改革,建立健全市场制度,完善市场结构,丰富产品服务。要深化国有企业改革,提升运行的质量和效率。

  田利辉对此表示,债券市场的稳定和健康发展必须要强调处置公平,不宜区分国企民企和大型小型,要做到一视同仁。

  廖志明指出,少部分国企依靠其隐含的政府信用,重资产规模而忽视经营效益,过度融资,经营却每况愈下,成为僵尸企业。个别国企违约为市场敲响警钟,并非国企就是低风险,要更加重视第一还款来源,重视企业经营质效。个别国企违约也将打破市场的国企信仰,利于国企与民企的公平竞争,利于金融资源更加有效地配置,提升经济发展水平。

  “要避免地方产业国企债务违约现象的过快蔓延,甚至演变为一场信用风暴。”中国社会科学院金融研究所副所长张明称,让信用债市场的刚性兑付格局被打破,让潜在信用风险更加充分地暴露出来,让未来的信用评级更加准确地反映违约风险,这本身是正确的方向。然而,当前中国监管部门应该把握好度,既要让风险逐渐释放出来,又要避免风险的集体爆发与相互叠加,避免防范风险的行为本身加剧风险。

   

责任编辑:张建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