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网产经讯1月4日下午,财经网产经由北京法院审判信息网获悉,淘宝主播薇娅(黄薇)关联公司广州薇蜜可思服饰有限公司在申请注册“薇娅”商标时遇阻。北京知识产权法院认为,其商标与同一服装类别的其他在先商标“薇亚”、“薇薇娅”等构成近似,对其注册申请予以驳回。

图片来源:部分引证商标(截图自中国商标网)

根据这份由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在去年9月作出的(2020)京73行初8772号判决书披露,诉争商标为原告广州薇蜜可思服饰有限公司在2019年6月申请注册的38666556号“薇娅”商标。指定使用品类包括服装、婴儿全套衣等。

引证商标分别为连江县春妮贸易有限公司、汕头市映潮实业有限公司等7家公司或自然人自2009年起申请注册的“薇亚”、“娅薇”、“薇薇娅”、“薇娅特”等商标。指定使用品类均为第25类,包括服装、裤子、游泳衣、内衣、婴儿全套衣等。

图片来源:诉争商标“薇娅”(截图自中国商标网)

2020年5月,国家知识产权局作出商评字[2020]第124966号《关于第38666556号“薇娅”商标驳回复审决定书》,认定原告申请注册的“薇娅”商标,构成《商标法》)第三十条、第三十一条所指的商标近似,进而对其注册申请予以驳回。

但原告广州薇蜜可思服饰不服,向北京知识产权法院提起诉讼。其指出,“薇娅”系黄薇的网名,与原告具有唯一对应关系;其次,诉争商标具有极高的知名度和影响力,不会导致混淆误认;再次,诉争商标已具有应有的区分性,应当予以核准注册。此外,原告及关联企业、薇娅本人多年来热心公益事业,具有很高的美誉度和社会知名度。

另据天眼查显示,淘宝主播薇娅(本名黄薇)持有广州薇蜜可思服饰有限公司45%股权,剩余55%股权持有者为薇娅丈夫董海锋。

图片来源:天眼查截图

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在一审判决中谈到,本案中,诉争商标为中文文字商标“薇娅”,引证商标一为中文文字商标“薇亚”,引证商标二、五均由中文文字“娅薇”及汉语拼音“yawei”组合而成,引证商标三为中文文字商标“薇薇娅”,引证商标四为中文文字商标“薇娅特”,引证商标六为中文文字商标“娅薇”,引证商标七为中文文字商标“薇娅”。

诉争商标与各引证商标相比对,显著识别中文文字在文字构成方面相同或相近,相关公众在隔离比对状态下施以一般注意力不易区分,应认定为近似商标。诉争商标与各引证商标若共同使用在上述同一种或类似商品上,易造成相关公众混淆,从而对商品来源产生误认,已构成使用在同一种或类似商品上的近似商标。

原告主张引证商标一、二、四、五、六、七权利状态不稳定,请求法院延期审理,但截至本案开庭审理时引证商标一、二、四撤销程序、引证商标六无效宣告程序、引证商标七驳回复审程序均未终结,对于各引证商标稳定性尚无定论,不属于延期审理的当然依据,截至本案审理时,上述引证商标仍为有效商标,仍构成诉争商标获准注册的障碍。原告上述主张缺乏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

关于原告主张诉争商标经过原告持续使用和广泛宣传,已经具有极高的知名度和影响力,具备同各引证商标明显区分性,不会造成消费者的混淆误认。

本院认为,商标驳回复审案件为单方程序,因此引证商标持有人不可能作为诉讼主体参与到该程序中,有关引证商标知名度的证据因而在该程序中无法得以出示。在缺乏对诉争商标,特别是引证商标进行充分举证和辩论的情况下,商标知名度实际上无法予以考虑,否则将有违程序的正当性。

本案中,各引证商标持有人并未参与进来,原告提交的证据不足以证明诉争商标在复审商品上经使用已可与各引证商标相区分。原告的上述主张缺乏事实及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被诉决定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审查程序合法,本院予以支持。原告的诉讼主张缺乏相应的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

法院最终判决,驳回原告广州薇蜜可思服饰有限公司的诉讼请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