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孩子的各种用品都买好了,结果发现已经胎死腹中。”谈起这两个月的遭遇,浏阳40岁的华女士泣不成声。她说,去年11月初的一天晚上她去旅店捉奸丈夫,遭到旅店老板殴打昏迷。当时没有做胎检,12月底身体不适再去医院,发现孩子已经胎死腹中。

“捉奸”事发2天后,华女士和丈夫离婚。她认为胎儿的死亡与自己被打有直接关系,要求旅店老板给她一个说法。而旅店老板称,自己没有打过华女士。双方调解一直未果。

华女士被打后即报警。当地警方表示,目前此事正在调查中。

深夜“捉奸”

浏阳40岁的华女士和丈夫是二婚,结婚6年,在浏阳市区经商。事发时华女士已怀孕4个月,这是两人婚后的第一个孩子。华女士称,2020年11月7日凌晨0点,丈夫深夜外出还没回家,她打电话过去,丈夫称自己住在家门口附近的旅馆。

“他以前出过轨,我怀疑他是和别的女人在开房。”华女士没有继续追问丈夫,回复“知道了”便挂断电话,随后一个人直奔旅馆。旅馆前台告诉她老公所在楼层后,她上到该楼层,在各个房间门口逐一打老公电话听声音,想抓现场,可试了好几间,都没有听到声音。

正当华女士一筹莫展时,老公的房间门主动开了。她立即冲进去,发现里面是老公一个人。“但我还是怀疑他。”华女士称,她发现房间洗手盆有好多女人头发,凌乱放置的浴巾、两双用过的拖鞋等可疑现象。她判断老公就是出轨了,打了他两耳光。

“我当时好气愤,问他到底和谁开了房。”华女士开始和丈夫争吵,旅店老板娘和老板闻声先后赶来劝止。华女士称,老板、老板娘劝她不要在这里吵,她回了一句带情绪的语言,老板和老板娘很气愤,和华女士对骂起来。“我回骂一句后,老板打了我。”华女士称。

“他挥拳头用力打过来,打我脸上第一下时,我就告诉他,不要打了,我已经怀孕4个多月了。但他没有听,噼里啪啦打过来。打到我无意识,躺在地下。”华女士称,其间她丈夫制止该老板继续打她,但没有成功,“连他也被打了。”

华女士随后被送往附近医院并报警。华女士醒来后,发现自己躺在医院:“脸部打得很严重,嘴巴张不开,头痛,肚子痛,呕吐好久。”

华女士出示的医院初步诊断显示,身体多处软组织挫伤,牙外伤,建议她进行详细检查,包括在妇产科进行专科诊治。但她当时没有钱,就没有做这些检查。在派出所做完笔录后,派出所让她回家等消息。

胎死腹中

记者联系到华女士前夫,他称,当晚他外出打牌,华女士关门不让他进去。他就去了旅店住,“一直只有我一个人。”他称,华女士打电话问他,他都是如实回复的。“她跑上来就打我,我也没还手。”前夫称,后来冲突中,旅店老板打了华女士脸部,导致她失去意识。他进行阻止但没有成功,自己也被打了一下。

事发两天后的11月9日,华女士和丈夫办理了离婚手续,开始独自居住。尽管离婚了,华女士还是准备生下孩子。

由于嘴部和牙齿受伤,她吃饭很困难,只能喝豆浆、稀饭。肚子里的胎儿也有一些异样,“狂动不止,每天有分泌物。后面有一次我晕倒在超市。”即便如此,华女士当时并没有去做胎检,以为孩子会正常出生,还给准备了帽子、浴巾、沐浴露等用品。

在期待孩子出生的同时,华女士也在追究打人者的责任。被打当天她去派出所做了口供和拍照。之后又做了伤情鉴定,鉴定意见为轻微伤。她想要旅店老板给一个说法,可等了一个多月没有回复。

一个多月后的12月28日,她再次到派出所和旅店老板调解。调解不成,她身体突然出现不适,于是赶紧来到医院,结果显示,孩子已经胎死腹中。得知这个消息,华女士当场崩溃:“给孩子的所有用品都买好了,但没想到已经不在了。”

今年1月3日,华女士做了手术,取出腹中的死胎。华女士认为,胎儿死亡与她被旅店老板殴打有直接关系,她心情悲愤:“如果他不打我,胎儿也不会胎死腹中啊。”

等待说法

发现胎死腹中后,华女士当即报警,此事依然由之前处理她被打的淮川派出所民警处理。她要求旅店老板给她一个说法。“我不能白挨打,孩子也不能无缘无故就没了。”截止到4日上午,华女士仍没有收到旅店老板的回复。

4日下午,记者联系到旅店老板张某。张某说,华女士丈夫当晚11点半左右到旅馆开了房间,随后房间就没有其他人进来了。之后深夜12点,华女士来找人,情绪很激动。老板娘先陪她上了楼。之后他去看,发现夫妻二人正在争吵,扭打在一起。他和老板娘进行劝止,但没有效果。

“然后我就出了房间。”张某称,自己没有打过华女士:“我没有打过她,也不知道她为什么会受伤。那就不存在道歉这些事情。”

记者了解到,事发楼道有监控,但华女士并未看到这段监控。当地淮川派出所负责处理此案的民警告诉记者,目前此事正在调查中。

潇湘晨报记者於广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