屋内,人们抱着头,躲到了桌子下,一名身穿红色衣服的女议员躺在地上,单手放在胸前,眼神绝望

屋外,有人群不停地撞击着大门,高声叫喊着。

渐渐地,抗议者们没了耐心。有人用手里的工具,开始砸屋子的玻璃。

一下,两下……举着枪、旗帜和拳头的抗议者们,踩着碎片,冲进了屋子。

这不是什么电影和小说里的场景,这一幕真实地发生在1月6日下午2点多的美国国会大厦

抗议者们,正是当天在国会广场集会示威的特朗普的支持者。

一名警察被来势汹汹的人群逼入墙角,瑟瑟发抖

此时唯一敢与这些抗议者视线相对的,恐怕只有国会大厅里那些目光清冷的雕塑和肖像。

在国会圆顶上,华盛顿的目光注视着一切:

自1776年建国以来,这是美国国会的大门第一次被美国人自己打破。

用黎巴嫩外交官、常驻联合国大使的话说:

“如果美国看到美国正在对美国做的事,美国肯定会入侵美国,并从美国的暴政中解放美国”。

言下之意,美国已经变成了自己讨厌的样子。

美国,到底怎么了?

这个问题,没有人比身在其中的人更有发言权。

1月6日游行的队伍里,有一位叫山姆的小伙儿。在过去几个月,他参与过数场位于华盛顿特区的特朗普支持者游行。

抗议过程中,山姆发来了一些“进军”国会大厦的现场图片。

谭主也跟山姆聊了几个问题,最主要的一个,就是游行的心态。

山姆觉得:美国主流媒体不值得相信,2020年大选存在严重造假行为,特朗普的胜利被人窃取了。

其实,早在2020年12月14日,美国选举人团共538位选举人已经按照各州选举结果投下选举人票,正式选出了下一任美国总统,拜登。

共和党关于选举造假的诉讼请求,也已经被最高法院和地方法院,全部驳回。

但这些都不影响山姆的想法。特朗普在6日召集起来的,正是这样的“铁杆粉丝”。

为了组织和号召这场集会,特朗普已经准备了10天。

2020年12月28日,还在圣诞假期,特朗普就发布了第一条预告:“别错过1月6日,我们华盛顿特区见,等我的消息!”

到了31日跨年夜,他再次提醒:“华盛顿特区,1月6日见!”

新年第一天,特朗普正式宣布:“1月6日上午11时,华盛顿将目睹一场规模盛大的抗议集会。停止窃取选举!”

随后几天,类似的推特特朗普发了不少,有一条,发布时间是当地凌晨四点。上心程度,不一般。

白宫发布的特朗普6号日程里,也写明了,这场集会的名字,叫“拯救美国”。

特朗普设想的“拯救”,大约是要改变美国大选的结

按照惯例,这一天,国会参众两院将举行联席会议,认证选举人团的投票结果,并宣布总统选举的正式结果。

这次认证,一般只是比较形式化的常规流程,但特朗普号召的这场集会,直接把“拯救美国”变成了“掀翻国会”。

美国国会大厦上一次遭到攻击,还是十九世纪的英美战争。

巧合的是,就在几天前,美国在世的10名前国防部长因为担心权力不能平稳交接,联合发出警告:美国200多年选举史上,只有1860年林肯当选后,发生了内战。

现在,虽然没有真战争,但跟着国会大厦的玻璃碎一地的,还有美国的法律和制度。

看到局面失控,特朗普很快在社交媒体上发了一段1分钟左右的视频。

这条视频,仅有不到10秒的时间在呼吁抗议者回家,剩下的时间,还在重述选票造假的观点。

视频发出后不久,就被社交媒体平台删除,特朗普的推特账号也被冻结12小时。

原因之一很耐人寻味:煽动暴力。

而这样的场景,自大选以来,并不少见。

居住在北卡罗来纳州的青年小伙亚历克斯,原本也想参加6号当天的抗议,但最后,没来成。

他说,自己之所以没有参加,是因为在社交媒体上,没有找到同行的伙伴。

对周围拒绝与自己同行的人,亚历克斯很失望,他还呼吁美国人民尽早警醒。

这句话,给谭主一个提醒:

实际的游行人数可能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多。这让谭主想到了在美国网友中被广泛传播的一张图片:

很多人初看这张图片,都以为是本次游行的“盛况”,毕竟在抗议团体口中,参加本次抗议的人数将超过百万。

但其实,这张图是2018年在道格拉斯枪击案之后,人们支持管制枪支的“为我们的生命”游行。

到底多少人游行?现在还没有权威数据统计,但根据总台驻美记者王逢治观察,整个华盛顿特区的人数才70万人,抗议人数最多10万左右,不可能超过百万。

这样看来,美国的“选战”抗议,一部分是在靠“水军”煽动,心里有百万人同在的底气,群情激奋也就有了合理的解释。

从去年11月3日美国大选日,到现在,64天,华盛顿除了抗议就是抗议。

谭主回溯了之前的选举抗议,发现这些抗议背后不仅有同样的组织,还有同样的套路。

去年11月,大选结束后不久,就有人发起了一个名为 “Million MAGA March”(让美国再次伟大百万人大游行)的活动,目的是发起全国百万人的抗议游行,反对选举结果。

这个活动官方网站显示,大选结束以来,一共举办了三场游行。

第一场游行是在11月14日,大选结束后不久,白宫新闻秘书当时就称,超过百万人参加了抗议游行。但根据事实核查机构的调查,抗议所在自由广场加上周围的街道,最多只能容纳135000人。

所谓百万,只是谎言。

但这样的谎言,说者有心,听者有意,越来越多的人因为煽动性的谎言走上街头。

按照亚历克斯的观察,美国正处于内战的边缘,武装冲突随时可能爆发。

这出闹剧,最大的赢家可能没有定论,但最大的输家必然是美国民众。

通过不少现场的图片,能清楚看到,很多抗议者不带口罩,甚至有抗议活动的组织者宣扬,“拥抱陌生人,以创造一个超级传播事件。”

当美国民众被煽动为自己支持的政客和党派而战,那些政客们却早为自己谋划好了后路。

早在12月,特朗普2天之内就动用自己最后的特权,特赦了41人。

其中既有自己的亲戚,还有自己的铁杆粉丝,比如首位对自己2016年当选总统表示支持的纽约州共和党人克里斯•柯林斯。

当然,也有一些特朗普的内阁成员看见了另一种风向,不少人早已倒戈,甚至装作不再关心政治。

最典型的是主持这次联席会议、并最终宣布大选结果的美国副总统彭斯。原来一直是最“忠诚的下属”,这一次,他明确反对了特朗普的请求,不会推翻大选结果。

国务卿蓬佩奥最后一次提及“总统特朗普”的推文,已经停留在了2020年12月12日。

1月6日的“盛大”的抗议活动,蓬佩奥没有鼓与呼,而是直接表达了不满——冲击美国国会大厦不可接受。

他们,似乎都在翘首等待新总统加冕的时刻,但美国的疯狂可能才刚刚开始。

在经历了一个下午的混乱之后,当地时间6日晚,美国国会再次启动了联席会议,确认拜登当选美国下一任总统。如果按照正常程序,距离1月20日拜登就任仪式,只剩下13天。

这13天能不能安生,13天后,又是怎样的结局,我们可能都预想不到。

因为,美国已经用实际行动证明:只有你们想不到,没有美国做不到。

医疗技术最强大却成了全球抗疫最失败的国家,种族歧视的恶性案件一起接着一起,大选已经过了两个多月依然是一地鸡毛……

更不会有人想到,原本只是一场“走形式”的选举程序,现在都能成为已经导致4人死亡的“屠杀现场”。

等到正式权力交接,还真说不好结局。我们可以先看看已经筹划好的行动计划:

早在12月21日,特朗普的铁杆支持者们就开始了线上的狂欢,酝酿着给拜登再“找点麻烦”。

他们在社交媒体上宣称,将在1月20日拜登就职典礼当天,举行“特朗普二次总统就职典礼”的线上活动。

▲脸书活动截图“特朗普第二次总统就职典礼”,2021年1月20日举行。

这一活动的发起人自称该组织拥有32.5万粉丝,声称与任何正式组织没有任何联系。脸书的该活动页面显示目前已有6.5万人打算参加、26.5万人对此活动感兴趣。

虽然有些自娱自乐的味道,但现在的美国一次一次刷新大家的想象力,会不会同时出现两位总统,一位现实总统,一位网络总统,也未可知。

有人可能会说,未来不好预判,我们可以看看历史。

美国历史上,确实也出现过四次有争议的总统选举结果,但无一例外,最终都实现了权力的和平过渡。

但以史为鉴,可能也解释不了今天的美国。

我们可以对比一下最近一次的选举争议案例,是在20年前。

在2000年的总统大选中,小布什和戈尔对具有决定性的“摇摆州”佛罗里达州的计票结果产生争议,官司从州法院打到最高法院。最终最高法院判决小布什胜。

当时,戈尔的支持者也鼓励他拒绝接受最高法院的判决,继续抗争。但戈尔说了这么一句话:

“为了民族的团结和民主的力量”,虽然完全不同意高院的裁决,但决定接受,承认败选。

今天的美国,似乎再难看到“团结”和“民主”这些字眼。相反,美国的“民主”盟友们一时之间竟有些看不清方向:“美国在全世界主张民主,因此和平有序地移交权力是至关重要的。”

有西方领导人直接用“可怕”甚至“可耻”形容美国国会的一幕。

美国的前政要们,也已经顾不上面子,纷纷惊呼:

这是“巨大的耻辱和蒙羞时刻”,“令人作呕”,“让人心碎”。

一场疯狂的抗议,让灯塔之国,露出了底色。而这样的疯狂,可能才刚刚开始。

正像已经在华盛顿特区生活了五年,切身感受了选举年影响的杨希所说:当越来越多的人民不再信任这个体制和系统,再精细成熟的法律也将变成一纸空文

你怎么看待今天的美国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