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盛顿发生特朗普支持者攻击国会试图阻止拜登被确认正式胜选的惊人事件,还死了4个人,尽管事态很快得到控制,美国政治人物和舆论对这次袭击给予了同声谴责,而且国会随后正式确认了拜登的当选,但这一事件的深远影响未必是可控的。

胡锡进:特朗普“勤王军”攻破美国国会,这当然不叫“华盛顿之春”

这起事件显然不能简单看成败选总统利用个人影响力任性煽动的一场闹剧,也不能轻易下这样一个结论:美国选拜登上台,已然做了一次成功的纠错,大选导致的混乱已经进入只剩下两周时间的倒计时。

▲特朗普支持者们攀越国会大厦围墙。

▲特朗普支持者们攀越国会大厦围墙。

这次“史无前例的冲击”,我认为是今日美国社会严重撕裂、那个国家的法治已经无法有效管控这种撕裂的结果。特朗普在败选之后一直拒绝认输,在他的大量支持者中引起共鸣,这使得很多共和党议员迟迟不敢与他的态度公开切割,共和党实际在支持宪法还是维护本党败选总统之间左顾右盼。如果特朗普是匹马单枪,他怎么敢?

这次攻击虽然被否定了,但这一段时间特朗普对选举结果的反复否定和攻击却会长期留下烙印,它将构成对拜登政府权威的挑战,削弱它的号召力。

▲国会安保人员拔枪与特朗普支持者隔着门对峙。

▲国会安保人员拔枪与特朗普支持者隔着门对峙。

美国一些政治人物谴责说,这次事件是对美国民主的攻击,让人觉得美国民主似乎仍很完整,攻击来自于外部。其实问题的严重性恰恰在于,这是美国政治制度的一次内在塌陷,美国政治制度无疑出现了退化。

美国不仅出现政治退化,而且更严重的问题是,它的精英群体太傲慢了,自认为美国的制度优势“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再烂的美国民主也比其他国家强一大截。

▲硝烟弥漫的美国国会大厦。

▲硝烟弥漫的美国国会大厦。

更让人惊叹的是,当美国内部的制度性混乱一再浮上水面时,美国的精英们不仅无意集体反思,反而继续对攻击他国充满兴趣。过去几年里,美国针对中国的意识形态攻击可谓登峰造极,而且是两党统一行动。他们竟会认为蓬勃发展的中国会是政治上“一无是处”的,对中国的为否定而否定进一步搞乱了他们对政治是非的辨别力。

尤其让中国人生气的是,香港发生骚乱,被美国众院议长称为“一道亮丽的风景线”,美国发生同样事情,美国的政客们立刻同声谴责,四大报纸头版头条像商量好的一样,同时使用“暴徒”这个字眼,英文是mob。

▲从左至右《华盛顿邮报》、《洛杉矶时报》、《纽约时报》、《华尔街日报》。

▲从左至右《华盛顿邮报》、《洛杉矶时报》、《纽约时报》、《华尔街日报》。

老胡今天发了个推特,我说,这事如果发生在某个发展中国家的首都,美国的媒体一定会做另一个定义,给它起另一个名,叫“华盛顿之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