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CNN报道,当地时间1月7日,美国国会完成选举人团票认证,正式“官宣”拜登当选新一届美国总统。随后,特朗普首次公开表态,称尽管“不同意大选结果”,但承诺“在1月20日会有序过渡”。

而就在十多个小时前,特朗普支持者在首都华盛顿特区示威活动升级为骚乱,部分人群冲进了国会大厦引发骚乱,冲突中已有4人死亡,52人被捕。华盛顿特区的紧急状态将持续到拜登就职后的一天。

↑骚乱中,示威者使用路障冲开大门 图据《每日邮报》

这场让国际舆论哗然的骚乱为何会发生,将对未来美国政局产生什么影响?因骚乱遭到多方抵制的特朗普未来再参选的可能性是否受到影响?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研究员、美国问题专家刁大明向红星新闻记者解析了前因,预判了后情。

五分之一”的背后:骚乱的明因与暗线

骚乱发生之后,据市场调查公司YouGov的数据,注册选民中多达21%的人强力支持或某种程度上支持这些行为。而共和党人中,更是多达45%的人强力支持或某种程度上支持。而认为大选中存在的欺诈足以改变结果的人多达56%。

↑YouGov民调结果

对此,刁大明向红星新闻记者分析道,“占领国会”反映了美国长期存在的社会撕裂的现实。如果调查数据准确,也不是特别意外的结果。到今天仍有大量选民相信选举存在舞弊,这实际上是整个社会激化到了一定程度的结果,体现的也是在所谓的“后真相时代”,人们对于选举过程中到底发生了什么的不同理解,对于选举结果的不同理解。

刁大明指出,现场照片中可以看到,参与示威的大多数人都不戴口罩。有些人甚至认为新冠病毒都不存在。当公众对于一些和自己性命相关的常识的理解都不一样的时候,对选举的不同理解,乃至袭击国会这种事情会发生,那就太容易理解了。

美国政治中有所谓“芬诺悖论”,即美国选民对自己选出来议员满意度较高,但对于个体议员组成的国会的满意度却非常低。他们反感整个被认为是高高在上的不回应其民意的华盛顿政治圈。

刁大明认为,6日在华盛顿发生的事一定程度上也是美国这种反建制情绪延续的结果。这种反建制,甚至是反政府的民粹情绪可能是一条暗线。

面对抵制,特朗普2024还有戏吗?

华盛顿骚乱之后,共和党、民主党均有人呼吁弹劾特朗普。社交媒体推特和脸书均决定对特朗普账号实施禁言。美国商界考虑暂停捐款向共和党施压,而成员包括美孚、辉瑞等行业巨头的全美制造商协会甚至呼吁立刻免除特朗普职务。

c50c366488d86d66ba78d3be994eab0au1.png

↑共和党参议员米特·罗姆尼在谴责声明中将矛头直指特朗普

此前有美媒报道,特朗普曾向身边人透露将“再战2024”,而骚乱及其引发的抵制,对特朗普再次参选将造成何种影响?对此刁大明认为,这次骚乱事件后,共和党的一些建制派,甚至激进派,也会与其保持距离。未来的一段时间里,特朗普在党内的支持度、影响力一定会下降。

未来,共和党人即便在内政外交上接受特朗普的理念,接受特朗普的遗产,但也不一定再接受特朗普本人。如果说过去四年是共和党的“特朗普化”,未来就将是特朗普遗产的“共和党化”,或者共和党的内化。

刁大明指出,如果特朗普决心再战2024,要看他在几个重要的时间节点的表现。其中包括刚刚结束的佐治亚州联邦参议员选举,接下来的共和党全国委员会主席罗纳·麦克丹尼尔的连任。支持特朗普的麦克丹尼尔若能成功连任,对他将是一个利好。

此外,今年11月的新泽西州和弗吉尼亚州州长选举中,如果特朗普力挺的人能胜出,对他也是一大利好。此外,由于共和党在2022年中期选举中面临参议院改选的压力大,同时在众议院保留翻盘的可能性,特朗普如果在这几个节点做得好,帮助共和党实现一些目标,则他参选2024的希望尚存。

1000.jpg

↑特朗普与共和党全国委员会主席罗纳·麦克丹尼尔

刁大明同时指出,如果这几个节点特朗普都做得不好,但仍有参选的执念,问题就来了。如果他不能获得共和党党内提名,作为第三党派参选,就算分走共和党10%的票,对于该党候选人都是大麻烦。毕竟,特朗普今年获得的7400万普选票不是虚的。因此,未来如何平衡特朗普的力量,对共和党来说是比较重要的问题。

美国内政外溢效应或导致外部选择不确定性

在刁大明看来,过去四年,特朗普把美国内政外交的种种困境都最大化地呈现在世人面前。这次也可以说是把美国国内的困顿,最大化地、最极致化地在一天之内演给了美国看。高烈度的对抗战争或静态的政治人物引导的改革、改良是美国传统的两种方式,但现在这两种方式都没办法实现。

然而,作为在国际上扮演着重要角色的国家,美国的国内政治的外溢效应会导致外部选择的不确定性,也由此会给世界带来更多的负担。

红星新闻记者 林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