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隔9个月,日本再次发布“紧急事态宣言”,范围限于首都圈内的东京都及神奈川县、埼玉县、千叶县。处于日本第三波疫情中心的一都三县,1月8日起将进入紧急状态,直至2月7日结束。

事实上,首都圈一都三县的知事们早已等不及中央政府下达指令,1月4日晚间就开会决定,自行采取紧急状态措施,要求民众自1月8日至月末,晚8时后避免非必要出行,餐饮店的打烊时间也一律提前至晚8时。

菅义伟自去年9月出任日本首相后,面对新冠疫情恶化,一直表示暂无必要发布紧急事态宣言。 随着新年的到来,日本单日新增确诊病例连续7天超过3000例,7日新增确诊病例超过7000例,首都圈一都三县的病例约占全国的五成。

火烧眉毛之际,以东京都知事小池百合子为首的四地知事1月2日与日本经济再生担当大臣西村康稔会晤,敦促中央政府再次发布“紧急事态宣言”,尽早决策。

对于发布紧急事态宣言一事,菅义伟表现的极为谨慎,迟迟不拍板,舆论批评声四起。据日本时事通信社4日报道,日本在野党称,12月中旬就曾建议政府发布紧急事态宣言,拖到现在为时过晚。自民党内的部分年轻议员也认为,应该更早行动。

“犹豫不决的最大原因是为经济发展考虑。“日本民间智库日本综合研究所调查部首席研究员藻谷浩介对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表示,首相一旦宣布紧急事态宣言,不可避免地造成经济活动的大规模暂停。今年日本还将面临东京奥运会的考验,如果奥运会再度延期或者取消,本就需求不足的日本经济将雪上加霜。

现阶段,大多数国家领导人都面临着防控疫情和经济复苏的两难局面,而这对菅义伟而言尤为重要,因为本届国会众议院将于今年10月任期届满,在剩余不多的时间内,如果内政外交难有起色,日本首相恐再次易主。

紧急状态下的担忧和无奈

相比欧洲国家的“封城”措施,日本的“紧急状态”相对宽松,措施不具强制性。根据日本的《新冠对策特别措施法》,“紧急事态宣言”并不限制居民外出,超市、银行、医院等基本生活设施也将正常运营。但地方政府有权根据当地形势对居民出行和休闲娱乐场所营业采取限制措施。

2021年1月5日,日本东京,市民佩戴口罩出行。 视觉中国 图

2021年1月5日,日本东京,市民佩戴口罩出行。 视觉中国 图

据日本广播协会(NHK)报道,此次首都圈一都三县进入紧急状态后,日本政府希望民众晚8时后停止不必要和非紧急外出,企业尽量推行远程办公或错峰通勤,目标是减少七成的通勤者。不过,中小学并不停课放假,1月16日的大学入学统一考试也将如期举行。日本文部科学大臣萩生田光一表示,儿童的新冠感染和重症比例极低,从学生的学习和身心健康出发,应该避免全部关闭学校。

然而,东京都一所高中1月4日刚发生了聚集性感染事件,41名学生和4名老师确诊。这一事件令首都圈的一些家长陷入矛盾心理,他们既希望孩子正常上学,又担心感染风险过高。千叶县一小学5年级学生的妈妈须藤对澎湃新闻说:“担心孩子在学校感染,但是如果其他孩子都去上学,自家孩子也没有理由请假,每天提心吊胆。”她建议学校考虑线上线下课程结合的方式,避免学生长时间聚集。

菅义伟强调,此次紧急事态宣言须“限定且集中地”实施。而此次受影响最大的莫过于餐饮店,打烊时间被迫提早至晚8点,如果店内售卖酒类,售酒时间不得超过晚7时。

据日本《读卖新闻》报道,JR(日本铁路)东京御徒町站附近的一家居酒屋老板福本和宪说,在进入紧急状态前,按照东京都政府的要求缩短了营业时间,晚10时关门,导致营业额减少至往常的一半。如果晚8时打烊,可能会入不敷出。另一家烤串店老板麓雄介直言:“晚上7点之后停售酒类,这和打烊几乎没差别,这是要把人慢慢逼死。”

藻谷浩介指出,“如果政府给予商家的‘休业补偿’不到位,许多餐饮店难以为继,或会冒险违反防疫规定继续营业,对疫情和经济来说都不是一件好事。”目前,日本政府计划向餐饮店发放补偿,每日每户约6万日元(约合人民币3765元)。

“政府应对太迟了”

在1月4日的新年记者会上,菅义伟表示:“(首都圈)一都三县的感染者3天内未见减少,占全国总数的一半。陷入这种严重的状况,(政府)必须发布更强力的信息。”当天,日本政府基本敲定发布紧急事态宣言的计划。而在去年圣诞节当天的记者会上,菅义伟对发布紧急事态宣言仍然持否定态度。《东京新闻》评论指出,仅10天后就“改口”,表明首相从事实上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

“政府应对太迟了。”日本在野党多名议员批评紧急事态宣言的“迟到”,立宪民主党党首枝野幸男4日对日媒表示,菅义伟政府对疫情的应对存在问题,“在野党和地方知事的决断先行,而首相的决策却落后。”神奈川县医师会会长菊冈正和也认为:“判断迟了,应该更早决断。”

2021年1月5日,日本东京,市民佩戴口罩出行。 视觉中国 图

2021年1月5日,日本东京,市民佩戴口罩出行。视觉中国 图

根据NHK统计,日本1月7日新增确诊病例7490例,其中东京都的新增确诊病例超过2000例,两项数据均创新高。

“日本的新冠疫情正在向大暴发的方向发展,菅义伟是有一定责任的。”外交学院国际关系研究所教授周永生对澎湃新闻表示,此前日本政府坚持推行旅行补贴计划“Go To Travel”(去旅行),菅义伟政府将东京都也纳入计划之内。东京作为疫情热点地区,当地人去往全国各地旅行,一定程度上造成疫情扩散。

去年7月,安倍政府宣布在全国除东京的范围内开展“Go To Travel”活动,以提供补贴的方式鼓励民众去往国内各地旅游。菅义伟去年9月16日上台后,东京都下调疫情警戒级别,日本政府随即宣布从10月1日起将东京纳入“Go To Travel”。

旅行补贴计划促使日本全国人口流动加速,去年11月下旬开始疫情恶化,东京都连续多日新增确诊病例超500例,一些传染病专家建议政府叫停出行补贴政策,但菅义伟当时表态称“暂不打算叫停”。面对越来越多的民众不满,日本政府到12月14日才做出决定,要求全国从2020年12月28日至2021年1月11日暂停“Go To Travel”活动。

《朝日新闻》去年12月就“Go To Travel”活动展开民调,79%的受访者表示“叫停的时机太晚”。日本立宪民主党干事长福山哲郎表示,菅义伟不顾专家的建议,执着于推行旅行补贴计划,全国疫情扩大可以说是“人祸”,“首相的责任极大”。

对于外界批评,菅义伟在去年年末的记者会上强调,需要克服新冠疫情,“尽全力恢复经济”。周永生指出,日本经济下跌的幅度过大,菅义伟希望通过旅行来促进经济,但是没想到疫情毫不留情面,借机钻了空子,领导人的确也很难。

小池百合子和菅义伟的幕后角力

在紧急事态宣言发布之前,日本首都圈一都三县的知事和中央政府之间展开了一番交涉。东京都知事小池百合子打头阵,埼玉县知事大野元、千叶县知事森田健作、神奈川县知事黑岩祐治跟随其后,向政府施压,要求采取强力措施。

据《产经新闻》5日报道,最初,森田和黑岩并不赞同小池的想法,认为紧急事态宣言对地方经济的打击过大,而首相也未对小池的呼吁做出回应。随着首都圈疫情的恶化,小池和大野率先出招,1月2日与经济再生担当大臣西村康稔会面,提出发布紧急事态宣言的要求。当时,首相官邸内部人士认为,千叶和神奈川不会跟随,但大势所趋,一都三县最终形成联动。

2020年11月16日,国际奥委会主席巴赫(左)与东京都知事小池百合子在会谈中。 新华网 资料图

2020年11月16日,国际奥委会主席巴赫(左)与东京都知事小池百合子在会谈中。 新华网 资料图

在1月4日的记者会上,菅义伟就新冠疫情表态称,东京都的“对策不足”,中央政府即使发布紧急事态宣言,也需要得到地方的配合。对此,小池百合子回应:“希望政府迅速响应一都三县的要求,关键在于速度和有效性,提到责任,这是政府应该做的事情。”

雷厉风行的小池百合子未等政府做决定,1月4日就同三县知事一齐发布紧急状态措施,要求餐饮店从8日起缩短营业时间,晚8时打烊。“小池百合子的民粹主义风格强劲。”日本知名政治记者在朝日电视台4日播出的一档节目中评论,“小池在防控疫情上的所作所为和民众的立场一致,在这点上,菅首相表现不佳。”与此同时,东京都通过敦促首相发布紧急事态宣言,将本该地方担负的防疫责任,卸下一半交给了中央政府。

实际上,菅义伟出任首相之前就和小池百合子在防控疫情方面出现分歧。据《朝日新闻》报道,去年7月,东京疫情升温,时任官房长官的菅义伟在北海道发表讲话时表示,疫情的再度扩大是“东京问题”,暗示对东京都的防疫工作不满。小池回应称,东京已要求身体不适的民众不要离开当地,但有些人是无症状感染者,如何区分人群是国家的责任。

尽管日本政府通过西村康稔与小池百合子保持沟通,但在具体事宜上,仍然难掩中央政府与东京都步调不一致。

支持率跌不停,菅内阁压力大

今年,日本将迎来众议院选举、自民党总裁选举和东京都议会选举,势必在政坛掀起波澜。菅义伟能否连任?这是一个从他上任开始就广为热议的话题,因为菅义伟接替前任首相安倍晋三,完成剩余的自民党总裁任期至今年9月,必须在10月21日众议院任期届满之前举行换届选举。

1月4日,日本首相菅义伟在东京召开新闻发布会。日本首相菅义伟4日在东京举行记者招待会,就新冠疫情防控、经济发展、外交等内容发表讲话,强调应对疫情是当务之急。 新华网 图

1月4日,日本首相菅义伟在东京召开新闻发布会。

日本首相菅义伟4日在东京举行记者招待会,就新冠疫情防控、经济发展、外交等内容发表讲话,强调应对疫情是当务之急。 新华网 图菅义伟自上台以来就被频繁问及“何时解散众议院”,新年伊始也没躲过这个问题。在1月4日的记者会上,菅义伟再次强调,目前把防控新冠疫情放在首要位置,在此基础上“秋天的某个时候解散众议院”。

据《朝日新闻》4日报道,记者会结束后,首相官邸报道办公室特地通知各家媒体做出修正,将解散众议院的时间改为“秋天前的某个时候”,暗示更早解散的可能性。

时事通信社1日报道称,自民党内部意见是在东京奥运会结束后解散众议院,一方面奥运会成功举办将助推内阁支持率,同时新冠疫苗的大规模接种预计将有效控制疫情。但形势正在不断变化,新冠病毒的变异是否会影响疫苗的效力尚不确定,奥运会能否正常举办也尚且未知。

日本官房长官加藤胜信6日表示,首都圈一都三县进入紧急状态,对东京奥运会的举办没有影响,但是对经济的打击无疑是巨大的。日本咨询机构野村综合研究所的报告显示,一都三县进入紧急状态1个月,个人消费将减少4.89万亿日元,相当于日本年度GDP的0.88%,经济复苏的任务愈加沉重。

在执政的百余天内,菅义伟一边通过旅行补贴计划力促经济,一边着手创设“数字厅”、下调手机通信费、加大不孕医疗补贴……燃起新官上任的三把火。不过,日本学术会议任命风波和安倍“赏樱会”丑闻,对菅义伟的公信力造成了不小的影响。《读卖新闻》去年12月末的民调显示,菅义伟内阁当月支持率跌至45%,而在去年9月时内阁的支持率一度超过70%。

据共同社4日报道,菅义伟当前直面防控疫情过于被动的批评,他的身边人士称,如果不能实现内阁支持率的V型反弹,菅义伟恐怕“连参选都无望”。而上次总裁选举中落败的自民党前政务调查会长岸田文雄和前干事长石破茂等人虎视眈眈,等待着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