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显示原供职于上海疾病预防中心的陶黎纳先生发了一篇批评国药疫苗说明书不严谨,恐引起中国疫苗“全球最不安全”误解的网帖,立刻让一些境外媒体和试图排斥中国疫苗的势力如获至宝,他们极力要把中国疫苗往“就是全球最不安全的”方向说。

老胡了解了情况,“73种不良反应”确实写在国药疫苗的说明书里,但那是对所有潜在、可能副作用的罗列,是国家药监局对疫苗说明书的规定内容。它们不是国药疫苗在三期临床试验中已经出现过的不良反应,而是对各种相近疫苗历史上有过副作用的总结性提示。药监局要求必须这样写,让接种者了解包括最坏情况的全部信息。尽管有的副作用可能永远不会发生,但只要没有证据能够确定它们发生的可能性是零,就得写上。

老胡认为,陶黎纳先生发的那个网帖本身就不严谨,有自我炒作之嫌。我注意到他删除了那个网帖,并且做了道歉。

灭活疫苗比辉瑞的mRNA疫苗更加安全,副作用率低得多,这已在各国的三期试验中得到证实,而且已经成为常识。中国政府为强化疫苗的安全使用,一直不鼓励高调宣传中国产疫苗的优点,迄今对中国产疫苗的大部分赞扬都来自批准使用那些疫苗的外国政府和当地医学界,中国政府迄今只批准了国药疫苗“附条件上市”,而完全批准使用中国产疫苗的国家已经超过10个。

西方媒体对中国产疫苗非常不友好,一直拿着放大镜找中国疫苗可以轰动炒作的弱点,但他们至今没有找到。辉瑞mRNA疫苗倒是出了多起严重不良反应,但西方媒体都一笔带过,大家从哪里看到过西方媒体对某个严重不良反应的追踪了呢?

中国产疫苗和辉瑞疫苗处在截然不同的舆论环境下,前者面对的是疾风暴雨,后者面对的是阳光雨露。老胡可以肯定地说,如果中国产的某支疫苗出了一个恶性不良反应,大家一定会看到西方媒体铺天盖地的报道,而且那些报道一定会转到中文的互联网世界。所以大家千万别信那些模模糊糊的东西,如果中国产疫苗出了严重事故,就请说出它发生的时间地点,以及发生在具体哪个人身上。没有这些精确信息的说法,大家都不要理睬。

无论辉瑞疫苗安全和有效比是什么样的,但首先有一条,绝大部分发展中国家决无可能在第一时间大量得到它,美国和它的主要盟友还分配不过来呢。辉瑞公司将疫苗少许卖给发展中国家,也是为了拴住它们。中国产疫苗是真正意义的全球公共产品,它们是这个危急关头公平正义的旗帜,因为有它们,很多发展中国家的普通百姓能够像这个世界的富人一样以最快的速度得到安全且便宜的疫苗接种。

这个时候成心黑中国疫苗的人都是黑了心的。请大家与老胡一起鄙视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