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靠销售自有品牌水孩儿和授权经营暇步士童装、哈吉斯童装两个品牌,北京嘉曼服饰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嘉曼服饰”)被市场熟知。

作为2020年首单被否的IPO项目,上市速度明显掉队的嘉曼服饰不甘心止步于此。

最新动态显示,近期嘉曼服饰创业板IPO申请已获得受理。不过,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授权经营品牌的营业收入占比逐年增长、自有品牌收入占比逐年下降以及库存高企曾是嘉曼服饰IPO的“拦路虎”。

如今,嘉曼服饰前述老问题仍存在。此番IPO,嘉曼服饰是否有胜算?

授权品牌仍是收入主力

招股书显示,嘉曼服饰主要从事中高端童装的研发设计、品牌运营与推广、直营与加盟销售,产品包括自有品牌、授权品牌、国际零售代理品牌三类。经营状况来看,2017-2019年以及2020年1-6月,嘉曼服饰实现的营业收入分别为54345.71万元、72882.01万元、89651.8万元、32850.26万元。

从披露的招股书看,营业收入保持增长的嘉曼服饰,授权经营品牌收入成主力。据了解,嘉曼服饰持有暇步士童装和哈吉斯童装两个授权品牌。数据显示,嘉曼服饰授权经营品牌在2017-2019年以及2020年1-6月的收入分别为23069.35万元、37492.14万元、50673.51万元、19203.67万元,占各期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42.45%、51.44%、56.53%以及58.5%。

招股书显示,暇步士童装品牌授权期限为自2013年8月1日至2022年12月31日,哈吉斯童装品牌授权期限为自2015年6月1日至2025年12月31日,在上述授权期限内,嘉曼服饰在中国大陆地区(不包括港澳台)拥有独家授权。

除了授权经营品牌外,嘉曼服饰还有自有品牌水孩儿。数据显示,2017-2019年以及2020年1-6月,嘉曼服饰的自有品牌收入分别为15662.03万元、20519.92万元、25186.86万元以及8234.25万元,占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28.82%、28.15%、28.1%、25.09%。对比上述数据可以看出,嘉曼服饰自有品牌收入占比在逐步下滑。战略定位专家、九德定位咨询公司创始人徐雄俊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代理品牌毕竟不是自己的核心品牌,自有品牌销售收入占比越来越低,说明该品牌的核心竞争力在不断削弱。

而此前IPO被否时,嘉曼服饰授权经营品牌的营业收入占比逐年增长、自有品牌收入占比逐年下降的情形就曾被重点问询。如今,再度闯关的嘉曼服饰,这一问题仍存在。这会否成为嘉曼服饰IPO路上的障碍是要打一个问号的。

值得一提的是,嘉曼服饰并不拥有暇步士童装和哈吉斯童装两个品牌在中国境内的商标所有权,其中暇步士品牌由品牌持有方汪尔弗林户外用品有限公司授权给天达华业,再由天达华业将暇步士童装品牌授权给公司,而哈吉斯童装直接由品牌方LFCORP.授权给公司。

在投融资专家许小恒看来,嘉曼服饰这种品牌授权也存在一定的经营风险。著名经济学家宋清辉也表示,如果授权方与公司在授权期限到期后不能够续签或者品牌持有方撤销授权,都将对嘉曼服饰经营业绩造成不利影响。

存货占总资产比例超三成

徐雄俊认为,高企的存货一直是服装行业的痛点,嘉曼服饰也不例外。

招股书显示,2017-2019年以及2020年1-6月各期末,嘉曼服饰存货账面价值分别为22530.65万元、26606.59万元、27121.54万元和25781.98万元,占各期末总资产的比例分别为44.39%、39.32%、33.87%和36.07%。

嘉曼服饰的存货主要分为原材料、发出商品、低值易耗品和库存商品,其中库存商品占比最高。2017-2019年以及2020年1-6月,嘉曼服饰的库存商品账面价值分别为20758.3万元、25020.65万元、24714.23万元、29270.44万元。经北京商报记者计算,报告期内嘉曼服饰的库存商品账面价值占各期末存货账面价值的比例均在90%以上。

嘉曼服饰在招股书中表示,各期末存货余额逐年增加,主要受发行人业务规模不断扩大及经营模式的影响,带动库存商品余额增加。

招股书显示,2017-2019年以及2020年1-6月各期末,嘉曼服饰存货库龄主要以一年以内为主,库龄为一年以内的存货占比分别为63.88%、68.08%、67.78%及63.76%。

事实上,库存商品是嘉曼服饰闯关路上的一大“隐患”。此前嘉曼服饰IPO被否之时,证监会就曾对公司库存商品余额较大且增长较快的原因及合理性、是否存在产品滞销情形进行重点问询。

嘉曼服饰在招股书中坦言,如因市场环境发生变化或竞争加剧导致存货跌价增加或存货变现困难,将导致公司运营效率降低、存货跌价准备计提较多,从而对公司的经营业绩造成不利影响。

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嘉曼服饰在报告期内的存货跌价准备计提金额呈现增长态势。2017-2019年以及2020年1-6月,嘉曼服饰存货跌价准备计提金额分别为4214.75万元、4609.24万元、5034.74万元及5203.5万元,计提比例分别为15.76%、14.77%、15.66%及16.79%,而期间同行业可比上市公司的存货跌价准备计提比例平均值分别为7.33%、7.73%、9.87%及10.21%。

资本布局掉队

早在1992年就成立的嘉曼服饰,与同行业竞争对手相比,上市速度已经掉队了。

嘉曼服饰在招股书中,将安奈儿(Annil)、巴拉巴拉(Balabala)、金发拉比(LABIBABY)、起步股份(ABCKIDS)列为其在国内市场主要竞争品牌。

据悉,“Annil安奈儿”系安奈儿旗下童装品牌,该公司于2017年6月在深交所中小板上市。作为国内较早创立的服装服饰企业,森马服饰已于2011年3月实现A股上市,并在2002年创立了“巴拉巴拉”(Balabala)童装。

金发拉比则是国内较早专门从事中高端母婴消费品业务的企业之一,2015年6月金发拉比也登陆了A股市场。2017年8月,起步股份在上交所主板上市,是一家设计、研发、生产和销售童鞋、童装和儿童服饰配饰等为主的国内儿童用品行业知名的品牌运营商。

嘉曼服饰上市的推动力是什么?在徐雄俊看来,在服装行业竞争压力以及疫情冲击下,嘉曼服饰的销售、利润也遇到不小的挑战。上市以后可以通过二级市场实现更好的融资,提升公司的品牌和信心。

一位服装行业人士表示,随着童装业产业结构与竞争格局的快速变革,童装市场品牌化、规模化、集约化趋势愈加明显,童装行业的竞争将越来越激烈。

嘉曼服饰也在招股书中提到,由于近年来童装行业的迅速发展,众多成人服装品牌也开始将产品延伸到童装领域,进一步加剧了我国童装市场的竞争。因此,如果公司不能通过进一步提升品牌影响力等措施巩固和扩大现有市场份额,将面临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开拓受阻、盈利能力下降的风险。

针对公司IPO的相关问题,北京商报记者曾多次向嘉曼服饰发去采访函,但邮件均被退回。随后记者又拨打了嘉曼服饰总机电话,但最终未能联系到相关负责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