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首都华盛顿发生冲击国会的骚乱后,美国和西方的精英以及主流媒体迅速发声,推动“统一认识”。除了用攻击者没有达到目的、国会最终确认了拜登当选来论证“美国民主的强大”,他们还把中国等拽出来当靶子,宣称“民主的敌人”对华盛顿骚乱“幸灾乐祸”,试图以此刺激美国公众,调动人们团结的意愿。

这不能不说是美国政治虚弱的写照。美国作为唯一超级大国,理应胸怀宽阔,豁达包容,它的发展、以及自我平衡的管控应当从容有序,主要借助内在资源打造杠杆。现在一有点事,就到中俄这边来寻找借力的线索,美国自我优越的霸气叙事以及它遭到不友好力量破坏的抱怨搞出了一锅非常奇葩的意识形态乱炖。

特朗普政府一口咬定是中国向美国输出了新冠病毒,并导致美国抗疫的严重失败。特朗普已经被美国主流精英抛弃,但他把美国的问题归咎于中国的政治逻辑却在华盛顿的精英界中落地生根,成为了美式民主越来越被滥用的把戏。

如何对付中国,成了美国政治中的基础性必答题,特朗普正在被很多人鼓动罢免,但正是他教会了那些人这样思考问题。

美国的政治体制出了问题,这还用说吗?它明明就摆在那里。中国人不是在幸灾乐祸,大家只是对美国支持攻击香港立法会的那些暴徒深感不满。在中国人看来,在香港和华盛顿发生的攻击差不多,都是反民主反法治的。我们希望美国的精英们这一次由己及人,结束他们肮脏的“双标”游戏。

的确,美国这个偶像在中国人的心中垮了。请问,难道它在美国自己的很多老百姓心里没有垮吗?它在欧洲国家没有垮吗?世卫组织成员和巴黎协定签约国对它的信任没有被打击吗?

美国不光是发生了冲击国会事件,它的抗疫失败表现,它在这种情况下继续对外颐指气使的骄横做法让中国人了解了大量那个国家的新信息。然而美国偶像垮了,不意味着我们认为美国垮了。美国仍保持着实质的强大,一些长处犹存,比如它的社会结构对各种危机有很强的承受力,这些中国人会继续看到。而美国精英们在否定中共领导的一切,连中国实现的对疫情控制和经济恢复对他们来说都是“不干净的”。就凭这两种思维截然不同的客观和包容性,美国那边就输了。

美国只有放弃歇斯底里的优越感,才会看清自己的悲剧。它的两个政治阵营固化了,带动了整个社会的撕裂。它们彼此攻讦,把对方说得一无是处,让社会无所适从,与此同时它们又无法就美国的真正问题进行超越党派的共同反思。因此美国政治上长期在原地激烈地打转,它的前进动力主要来自于科技创新,人性的一些弱点得以充分释放、聚合,社会统筹的平衡点容易被冲击。这几年它恰是滑出了关键的平衡点。

对中国发动新冷战无益于恢复美国的平衡。美国的民主体制面对经济乏力、新冠病毒冲击颇显无措,这些都是它的真实缺陷。把世界硬是划成民主和非民主的,用“民主的骄傲”来掩盖它的严重问题,这是自欺欺人。

这是个民主的大时代,没有民主、自由、人权的国家不可能有市场经济的繁荣。经济的真实活力是民主实在与否、管用与否的一杆秤,抗疫搞得好不好,感染和死亡多少人也是检验谁在践行人道主义的重要指标。不敢正视这一切,凭着嗓门大喊自己的民主如何如何好,但华盛顿的国会山遭攻击了,在过去24小时美国一个国家就有4000多人死于新冠肺炎,美国的精英们能把这一切也都掩盖住吗?

华盛顿能否走出偏执,在政治问题上恢复科学理性精神,是它能否扭转长期低落形势的关键。它过去构建了一个意识形态陷阱,但很不幸,最后深陷其中的是它自己。拜登上任后会有一个为美国做调整的窗口期,但拜登能不能有所建树,我们拭目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