饿了么骑手韩某伟猝死在送餐途中,平台出于人道主义表示愿支付2000元费用,保险公司则根据平台的投保金额1.06元理赔家属3万元。此事经红星新闻报道后,引发舆论关注。

针对此事,有网友指出,饿了么骑手每天会被平台系统强制扣除3元钱购买保险,但韩某伟的实际保费却只有1.06元,怀疑平台克扣了韩某伟的保险费用。

↑北京朝阳公安分局出具的关于韩某伟死亡的调查结论

对此,饿了么微博官方账号进行了回应,称目前骑士每天扣除的3元服务费由饿了么平台代为收取,饿了么平台会再支付一部分费用,共同交给骑手所服务的人力资源商,委托其为众包骑士提供劳务管理和安全保障等服务,其中约定由人力资源商为骑士投保意外保险。

1月8日傍晚,红星新闻记者从韩某伟的弟弟韩某某处了解到,目前,饿了么平台相关人员正在韩某伟的老家山西,与韩某伟妻子王某处理此事,“说之前的2000元是来北京的吃住费,也问了家里丧葬费花了多少,还表示会在本周内交付60万抚恤金,嫂子也已经同意了。”

每天3元买保险,最终保费只有1.06元

2019年,韩某伟和妻子王某从山西洪洞来到北京谋生,租住在北京市顺义区某村的出租屋内,“只有10来平方米,月租八九百元。”王某告诉红星新闻记者,她与韩某伟的两文化程度都不高,加上家中有务农的父母和两个上学的孩子要养活,经济压力比较大,为了多挣钱,均选择的一些比较累却又工资高的活计。

王某称,到北京后,她成了一名家政人员,平常都会住在客户家中,只有周末才回家。而韩某伟则先是在吉野家平台工作,后又在2020年3月通过手机注册,成为了饿了么的一名兼职外卖送餐员,“这个不需要学历,且努力点,每个月的收入也挺高的。”王某说,印象中韩某伟在挣得最多的时候,半个月拿到了6000元左右。

2020年12月21日一大早,韩某伟便起床准备接单开工。9时13分,韩某伟接到第一个配送订单,随即系统扣除了他3元的服务费,并生成了当日的保单。据韩某某事后提供的保单内容显示,该保单是一份由太平洋保险公司承保的旅行人身意外伤害保险,保险期间是2020年12月21日9时起至当日23时止。

红星新闻记者注意到,该份保险包括旅游人身意外伤害保险(13版单证通用)、意外伤害医疗保险(2016版)、个人旅行法律责任保险、猝死保险4个产品。保障内容涉及意外伤害、意外医疗、旅游法律责任和猝死身故。其中,猝死身故的保险赔偿金额为3万元。

微信图片_20210108200258.png

韩某伟猝死当日的保单

“这个3元钱是每天接单了就会扣的。”王某告诉红星新闻记者,每天只要韩某伟接单成功了都会扣除3元钱,用来购买保险,但是否是全额购买他们并不清楚,“我们一直以为这钱就是用来买保险的,且扣费的时候也显示了已生成保单。”

通过注册使用饿了么旗下的众包配送平台“蜂鸟众包”APP,红星新闻记者发现,在该系统里,只要成为骑手,想要接单,每天就必须被扣除3元钱用于买保险。根据系统客服给出的统一回复显示,平台会在骑手每天开工后,首次接单时扣除3元平台服务费,且生成保单号,即完成当日保险购买。新用户平台则会免费为其购买7天保险。此外,就算当天骑手接单后取消或转单,且当天仅有此一单,也会被平台扣除3元服务费。

韩某某告诉红星新闻记者,韩某伟在当日下午17时23分接到订单后不久,便猝死在了送餐途中,“因为意外事故,他之前接的4个单子都无法配送,最终被系统取消,还进行了扣罚。”韩某某说,等到他们发现时,系统已经扣了钱,加上申诉时间已过,他们也无法进行申诉。

此外,韩某某还发现,平台每日为韩某伟投保的保险实际金额只有1.06元。“出事那天的保险单上实际保费只有1.06元,那剩下的1.94元去了哪里?”韩某某说,他曾专门联系过保险公司,但对方回复他韩某伟在投保时,其平台所属公司就是只给了1.06元,其余的钱他们也不知道,“平台那边也问了,但还没有回复。”

强制扣费买保险,金额明细却并未告知

韩某伟出事的消息,在外卖骑手圈里议论纷纷,不少外卖送餐员重新点开自己的后台系统,仔细查看每条规定与保单信息。“经过查询,我发现平台给我投的保险费用也是1.06元,并不是扣除的3元钱全部用来买保险。”在浙江送餐的饿了么骑手汪先生告诉红星新闻记者,自从看到韩某伟猝死的新闻后,他也对自己的投保金额感到疑惑,便打开系统进行查询,“系统上的保单详情很简单,查看不到具体投保金额,只能自己根据保险单号打电话到保险公司去查询。”

在上海送外卖的骑手田某也向红星新闻记者印证了汪先生的说法,他说自己每天也会被平台强制扣除3元费用“没办法,不扣就接不了单”,且每次系统都会提示生成了保单,“去后台能看到单号、承保公司和生效时间,但没有完整的保单内容,所以也没法查看实际的投保金额。”田某说,一直以来大家都默认这3元钱就是买保险的费用,虽然看不到实际投保费,但能看到保单号和生效时间也就没再关注,“毕竟买了就算是有保障了。”

根据汪先生提供的身份证号和保险单号,红星新闻记者联系上太平洋保险公司。该公司接线人员通过查询表示,汪先生名下有多个旅行人身意外伤害保险记录,1月8日的该类保险项目保费为1.06元。当记者询问其保费的高低是否影响对应项目的赔偿金额高低时,该工作人员表示,保费的金额高低受保险内容条款的影响,并不能简单的根据保费金额来决定赔偿金额,“这需要与业务部门具体了解。”

微信图片_20210108201000.jpg

据其他饿了么骑手给记者出示保单情况,上面只能看到部分信息,并不能查看具体的投保金额

另据一美团外卖送餐员称,自己每天也会被平台强制扣除3元的费用用于购买保险。“但保险说明里面写了,这个版本的保险每天的保费是2.9元一个人,其中骑手死亡(第三责任)赔付是45万或65万(骑手死/伤亡责任)。”该送餐员表示,虽然少了0.1元钱,单个人来算并不多,但要是累计到所有的骑手,以及更多的时间上来看,将是一笔较大的金额数目,“希望平台方能公布出这些费用的明细和去向。”

通过检索相关信息,红星新闻记者发现,2019年4月曾有网友在网上爆料称,自己是饿了么的外卖骑手,以每天4元的频率连续向平台交了一个月的保险,但当其出了意外事故后才得知自己每天交的保险费用实际只有1.1元左右。

据其贴出的截图显示,该网友所投保的内容为国泰财产保险有限公司的个人意外险,有效期为1个月(2019年4月19日10:26至2019年5月18日23:59)。保险范围涵盖意外身故、伤残;意外医疗;个人责任;自费药报销。保单详细显示,该保险责任主要涵盖第三者责任险、骑手误工费、骑手营养费+误工费。其中,骑手误工费和骑手营养费+误工费保额分别为150元/天、50元/天,第三者责任险分为20万保额和40万保额,两个版本保费分别为33元/月(2.2元/天)、65元/月。

饿了么:3元服务费由平台代收,将向家属提供60万抚恤金

韩某某告诉红星新闻记者,事情发生后,他们家属就联系了饿了么平台,但第一次电话沟通时,平台告诉他们会帮助走意外保险。“走了保险之后,平台就说我哥和他们没有直接的劳动关系,他们只能做出人道主义赔偿2000元,我们能接受的话就走协议,不能接受就走司法程序。”韩某某说,因为不懂这方面的法律规定,他才向律师和媒体进行求助。

此外,韩某某说,他一直对韩某伟所扣除的3元服务费和3万元猝死赔偿费用感到疑惑,“我们跟保险公司联系,保险公司称他们为我哥上的保险确实只有1.06元。目前按照意外保险走的话,保险公司只能赔付我们3万元。”

1月8日,红星新闻记者就保险费用问题联系上韩某伟出事当天所承保的太平洋保险公司。对方表示,韩某伟的保单显示,其保费只有1.06元,其余的金额因自己是负责理赔方面无法进行解答,将对接相关人员进行回复。该工作人员还称,关于韩某伟的理赔案件目前已经正常结案了,相关信息将在8日送达给韩某伟的家属。

微信图片_20210108201236.jpg

饿了么官方回应

8日18时,饿了么微博官方账号对韩某伟一事进行了回应,称当下众包骑士的保险结构不尽合理,承保金额有所不足,饿了么已与各方紧急商谈,推动改进保障提升和结构优化事宜,将保额将提至60万元。在新的保险规则实施前,平台将提供抚恤金。

此外,饿了么还进一步解释了“3元保险费用”问题。据饿了么官方微博称,在目前的众包服务合约中,众包骑士每天跑单前会缴纳3元服务费,由饿了么平台代为收取,饿了么平台会再支付一部分费用,共同交给骑手所服务的人力资源商,委托其为众包骑士提供劳务管理和安全保障等服务,其中约定由人力资源商为骑士投保意外保险。

“感谢大家的关注,饿了么平台的相关人员已经去了山西老家。”8日傍晚,韩某某通过微信告诉红星新闻记者,饿了么平台相关人员正在韩某伟的老家山西,与嫂子王某商谈此事,“平台说2000元是来北京的吃住费,还问了家里丧葬费花了多少,还表示会在本周内交付60万抚恤金,嫂子也已经同意了。”

红星新闻记者 罗梦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