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新冠疫苗怎么打,去哪打?一文读懂→ 来源:央视新闻客户端

  眼下,各地正在有序推进重点人群新冠疫苗的接种,并将逐步扩展到普通人群。那么疫苗怎么打?哪些人能打?有不良反应怎么办?病毒变异对疫苗效果影响有多大?大家对新冠疫苗有着各种各样的疑问,来看看专家怎么说。

  新冠疫苗全解答 有序推进接种

  世界卫生组织疫苗研发委员会顾问 中国疾控中心研究员 邵一鸣:应该说所有的人类对于新冠病毒都是易感的,所以说从保护我们人类的角度来讲都应该打,但是有一个轻重缓急。就是说我们国家由于在我们党中央领导下,全国人民一起抗疫,在群防群控实施非常成功。我们很快把病毒控制在极低的水平,所以说我们现在主要是防御外来输入的病毒,然后可能会有小的局部的散发。这种情况下,我们现在打疫苗紧迫性不是那么高,但是我们最重要的就是接种的人群,比如我们在一线防控的医护人员还有在海关、边防的守卫国门的人员,还有我们由于各种各样的任务要出国、留学、工作还有援助其他国家的这些人员,这些人员马上就会离开我们的国门就会进入这个高风险地区,那么也就是说这些人群是最需要接种疫苗的。 

  那么普通老百姓如果有新冠病毒疫苗接种意愿,是否可以报名接种呢?我国目前接种的策略是按照“两步走”方案,第一步是重点人群的接种第二步,随着疫苗产量的逐步提高,将会有更多的疫苗投入使用。通过有序开展接种,符合条件的公众都能实现“应接尽接”,逐步在人群当中构筑起人群的免疫屏障,控制新冠肺炎在国内的流行。 

  新冠疫苗哪些人现在不能打?

  现阶段新冠疫苗接种有哪些禁忌?哪些人不能打疫苗?孕妇能不能打?慢性病患者能不能打?还有接种了其他疫苗的人能不能打?对此中国疾控中心有明确的说明。

  新冠病毒疫苗接种方案、接种指南未作具体规定之前,目前新冠病毒疫苗的接种禁忌按疫苗说明书执行。通常接种疫苗的禁忌包括:

  1。对疫苗或疫苗成分过敏者;2。患急性疾病者;3。处于慢性疾病的急性发作期者;4。正在发热者;5。妊娠期妇女。因为大多数禁忌都是暂时的,所以当导致禁忌的情况不再存在时,可以在晚些时候接种疫苗。 

  中国疾控中心副主任 冯子健:打了第一针以后对这个疫苗出现过敏反应的第二针就不需要接种了,另外对孕妇目前也没有推荐接种,因为现在还没有获得安全性的数据,所以现在暂时没有做出推荐。日常慢性病的患者由医生给他做出建议,一般的这个慢性病没有出现严重的慢性病的这个疾病状况,这时候是可以接种的。 

  各地在接种时,接种医生应仔细询问受种者的健康状况及既往过敏史。受种者要如实向接种医生报告身体健康状况及疾病史、过敏史等。要把疫苗禁忌列入知情同意书中。

  新冠疫苗怎么打?去哪打?

  现阶段新冠疫苗到底安不安全?疫苗该怎么打?去哪打?中国疾控中心近日发布了明确的说明。针对普通公众的详细接种方案和技术指南也正在加紧制定中。

  新冠疫苗的接种都是在当地卫生健康行政部门批准的接种单位进行。通常情况下,接种单位设在辖区的卫生服务中心、乡镇卫生院或者综合医院。如果接种涉及到一些重点对象比较集中的部门或企业,当地也会根据情况设立一些临时接种单位。 

  辖区卫生健康行政部门或者疾病预防控制机构也会按要求公布可以进行新冠病毒疫苗接种的接种单位,包括地点、服务时间,请大家关注相关信息发布平台。 

  大多数重点人群的接种,由重点人群所在的单位组织摸底、预约,并协助开展接种工作。对于前往中高风险国家或者地区工作、学习的个人,可关注当地新冠病毒疫苗接种的相关服务信息。 

  中国疾控中心提醒公众,接种的时候,一定要按照当地通知的安排和提醒,比如要携带身份证,要按照去医疗机构的要求,做好个人防护,要按照接种医生护士的要求,主动提供身体情况。 

  接种疫苗为什么年龄限制在18到59岁?

  目前我国新冠疫苗接种年龄限制在18至59岁,很多人表示疑问,比如流感儿童和老人是重点的人群优先接种疫苗,为什么新冠疫苗不能接种?对此专家做出了解释。 

  世界卫生组织疫苗研发委员会顾问 中国疾控中心研究员 邵一鸣:因为这个疾病来得非常突然所以说疫苗的研制它是需要一、二、三期临床实验,那么实验之后得到保护性数据和安全性数据之后才能进入我们普通人群的接种和预防疾病的应用。在这个实验的过程当中,我们就选择青壮年的人群18到59岁,那么这个人群做疫苗实验是最安全的。出于这个考虑,但是我们在这个一、二期临床我们实际上也是把这个3到18岁的儿童和青少年以及60岁以上老人都包括在里边了,只不过我们是做三期临床的时候我没有包括这个人群。 

  专家表示,由于我国的疫情控制在极低的水平,所以三期临床试验在国外进行,没有获得18岁以下和59岁以上人群的数据,而且年龄太小和年龄过大的人群本身也免疫力较差,不确定因素较多。目前这两个年龄人群的临床研究正在逐步开展,根据对感染风险和受益风险的评估将适时发布接种建议。 

责任编辑:刘光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