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鲁晚报齐鲁壹点 记者 侯海燕 江焕冉

1月10日,山东省2021年普通高校招生艺术类统一考试正式开始,届时,美术类、文学编导类、书法类、舞蹈类的考试将打响艺考“第一枪”。一直以来,不少人认为选择艺考这条路,是因为文化分低,可以走“捷径”,但齐鲁晚报·齐鲁壹点记者探访艺考生的备考生活后才发现,如今在艺考生之间的“高手对决”和文化课考生一样火药味十足。眼下,距离考试越来越近,这群可爱的追梦人正在进行最后的冲刺。

女孩的瘦身餐让人心疼

再馋也不敢去多吃一口

“一个苹果,一个鸡蛋,一根玉米,几根水煮菜是我一整天的‘伙食’。因为疫情原因,现在需要拍摄作品上传学校,需要上镜好看,所以每天吃的很少,大部分都是低脂的东西,平时还要注意健身,从去年九月份到现在,我已经瘦了十多斤,我要更加努力,考不上,对不起家长和老师,更对不起自己。”1月8日下午2点,艺考生李艺庆在结束了当天的高考英语听力考试后,又早早地来到培训学校开始进行形体训练。

这个本身就已经很瘦的高三女孩因为太想考到心仪的高校,为了保持身材,她几乎是天天可以连饭都不吃,一门心思想考上。“妈妈总劝我多吃点,虽然很馋,但是真的不敢多吃一口。”李艺庆说,她报了三个专业,空乘、影视表演、播音与主持,因为兼顾的专业课多,所以她比其他人更努力,不仅要严格控制饮食体重,还要每天练习肢体动作,晚上因为练舞脚底板痛得不行,一个人缩在床上,也咬牙坚持。

“‘艺考不易考’,为了提高身体的柔韧性还在不断挑战身体的极限。有些学生们在集训时一听说要开胸就立刻大哭,却仍旧没有放弃,一次次咬牙坚持。一边练一边哭是常有的事,在这些舞蹈生的宿舍里,最多的东西不是衣服和化妆品,是各种各样的药。”从事多年表演专业的老师于典说,看到孩子们的努力,他有时也会心疼,但却不得不逼自己“心狠”一点,因为他知道,这是孩子们一辈子的大事,身为他们的老师,从孩子们踏入这里大门法人一刻起,他就要对每个人负责到底。

艺考生韩采薇将在同学中率先迎来1月11日的山艺的线上考试,“前天有个小品作业,我反反复复练了七遍,总觉得演得不够好,想更完美。”

锐艺教育的的负责人白晓明告诉记者,没有哪一种成功是可以轻松触及的,没有哪一种梦想是缺乏汗水和泪水的。熬过了那些痛苦,考生们才会离自己的梦想近一步再近一步,对于今年的艺考生来说,更面临很多挑战。例如书法类、舞蹈类首次将校级联考改为省级统考,省统考涵盖的专业,招生高校原则上直接使用统考成绩作为考生的专业考试成绩等,但不管如何改变,他都相信学生能做好准备,他也会陪伴每一个学生直到考试结束。

想在同类考生中“拔”出来

手僵硬没有知觉忍着疼去画

冬天的山村格外静谧,近两天泰安迎来“霸王级”寒潮天气,走在乡间的路上更是寒冷。1月8日傍晚,在泰安桃花峪一所封闭式管理的美术类艺考培训学校里,记者走上四楼,110多名美术艺考生正在为即将到来的艺考做最后的准备。“两耳不闻窗外事”的他们正在进行最后的集训,这群孩子与颜料和理想做伴,一笔一画,朝着理想的院校前进。

“大多数学生的作息时间是早上7点起床、晚上11点回宿舍,除了吃饭、休息,他们剩余的时间都是在画室里学习、画画,部分考生回到宿舍后还会熬夜加练。”泰安金典画室的李登云老师告诉记者。从去年6月中旬开始,有些同学就来到这里参加集训,因为疫情原因,集训开始的时间比往年晚了一些。

“学生们每天都会复习素描、色彩、速写三门考试内容,对于美术练习来说,‘量’的积累会带来‘质’的变化。”李老师说,近半个月以来,考生们的压力特别大,神经也一直紧绷着,冲刺阶段的训练还是以放缓节奏、适应考试为主。“与其他参加普通高考的学生来说,他们只不过是选择了另一条难走的路,这条路为他们考入理想院校提供了机会。”李登云说。

“将来的你一定会感谢现在拼命的自己。”在画室里,记者看到了这样一句话。每年都会有许多名怀揣着梦想的美术艺考生来到这里参加集训,默默努力,为了能让自己从茫茫的同类考生中“拔”出来,渴望与在学校奋战高考的同学能在顶峰相遇。

美术生张维尚从小接触画画,对美术的学习从未间断。“虽然最近半年每天都是三点一线的生活,但我还挺享受画画的过程的,而且为了梦想我也会坚持到底。”张维尚说,他的目标是联考270分到280分,希望努力坚持最后两天后能‘一战成名’。

同画室的张雨昕对即将到来的考试也充满信心。“虽然画画并没有我想象得那么好学,但我庆幸自己咬牙坚持下来了,最近一个月的状态特别好,找到了老师说的感觉。”张雨昕说,同学们身上常常粘满各种颜料和铅笔灰,画画时间久了手僵硬的没有知觉,但从来没有人埋怨过一句,也没有觉得受委屈,依然拿起笔,忍着疼去画。

“当同学们在温暖的教室里学习文化课时,我们在大雪里背着画袋,提着工具箱,看起来很像个‘乞丐’一样。”来自东平的考生孟祥宇学习画画已经两年多了,他告诉记者,有时看到自己的素描造型有问题,色彩不知道怎么去调,冷暖关系分不清,怎么练都没有进步,也会伤心掉泪,每天闭上眼睛,耳朵里似乎还有画笔敲打笔筒的声音。“最让我难忘的是在画室度过了18岁的生日,老师和同学准备的惊喜让我非常感动。”孟祥宇说,他真希望能成为考场的大神,秒杀全场。

每一个走在艺考路上的学子身后都有同样辛苦的父母,很多人都觉得艺考生家庭条件相对优渥,其实记者走访发现,很多艺考生的父母多是工薪阶层。美术生董晓晨的父母在一家饭店打工,哪怕再辛苦为了儿子的梦想也愿意付出一切。

“爸妈把几乎所有的家庭收入都投入到我身上,妈妈更是很久没有买过新衣服,但他们总是希望我能吃好穿好,每次出来都和我说‘孩子,穷家富路,在外头一定照顾好自己’。”说着,董晓晨哽咽起来。

为了能够在艺考中突出重围,很多艺考生都早早接受了竞争的残酷,也同样学会了在困难面前让自己迅速成长和强大,在艺术学习的路上他们走的那么坚毅和执着。焦虑、压抑、迷茫、痛苦,是最常伴随艺考生的情绪。面对质疑,他们从不解释,只用行动证明。因为真正有梦想的人,不会轻言放弃。在这个寒冷的冬天,他们释放属于自己的灿烂阳光,青春可以有千百万种模样,但最不可少的是奋斗的模样,考生们,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