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河北疫情感染者85.5%来自农村,疫情防控中乡村有何短板?

  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 李云舒 黄辉 柴雅欣报道与此前国内的几轮零散疫情相比,本次河北暴发的疫情有着显著的特点:在农村传播。

  春节将至,人口流动加大,疫情传播的风险将增大,而农村的疫情防控或将迎来更大的压力。

  打好农村疫情防控保卫战,刻不容缓。

  集中度高,关联性强,感染者85.5%来自农村

  1月10日,河北省新增82例本土确诊病例,其中石家庄市报告77例(27例为无症状感染者转为确诊病例),邢台市报告5例。截至1月10日24时,河北省现有本地确诊病例达265例,尚在医学观察本地无症状感染者203例。

  1月11日下午,石家庄市召开疫情防控新闻发布会通报,1月11日0时至12时,石家庄市新增确诊病例16例,无症状感染者5例。

  1月9日,第二场河北省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新闻发布会通报称,感染者中85.5%来自农村,年龄总体偏大,中位年龄46.5岁,出现社区传播、多代传播。

  1月2日,河北省报告了本轮疫情的首例确诊病例——增村镇小果庄村一位61岁的女性村民。随后,小果庄村发现更多确诊病例。

  目前,石家庄、邢台两市已完成首轮全员核酸检测,共检测1300万余人,截至1月9日24时共筛查出364例检测阳性,呈现两个特点:集中度高,关联性强。

  截至目前,此轮疫情没有看到明显的拐点,扩散风险依然存在,溯源工作仍在进行中。

  机场输入可能性大,婚宴、满月酒等成病例活动轨迹高频词

  从地理位置来看,增村镇紧邻石家庄正定国际机场和高铁正定机场站,前者还是入境口岸之一,似乎为病毒传入提供了“交通便利”。河北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应急办主任师鉴表示,根据综合调查工作,河北本轮疫情跟国内其他已发生过疫情的地区没有相关性,根据目前的流调情况看,病毒通过机场输入的可能性很大。

  疫情传播呈现怎样的链条?目前,河北疫情的“零号病例”还未找到。基于现今早期病例发病时间点,初步估计“零号病例”早于2020年12月15日。

  记者梳理相关部门公布的确诊患者行动轨迹,可以看出一些病毒传播的“蛛丝马迹”。

  增村镇小果庄村是目前疫情的中心。截至1月9日24时,在官方公布的石家庄市172例确诊病例中,近60人为小果庄村村民,另有30余人曾有过小果庄村相关活动经历,超一半确诊病例与小果庄村存在直接或间接关联。

  婚宴、满月酒、赶集、聚餐等聚集性活动,是病例行动轨迹高频词。

  根据已经发布信息,小果庄村及其周边村庄在去年底和今年初举办了多场婚宴,目前确诊病例里有近五分之一曾参加,其中一名44岁女性确诊病例4天参加了3场婚宴。有小果庄村村民接受媒体采访时回忆,去年12月底,他参加某场亲戚的婚宴时,看到现场基本没有人戴口罩。

  事实上,在这波疫情中,村卫生室、诊所等基层医疗机构也没有发挥发现感染者的“探头”作用。刘家佐村一位52岁的男性确诊病例,自2020年12月26日就出现发热症状,27日、29日、30日都到小果庄村某诊所就诊,但直到1月2日下午到新乐市人民医院就诊进行核酸检测后,才发现结果呈阳性。从出现症状到最后进行核酸检测,时间跨度超过一周。

  中国疾控中心副主任冯子健在接受采访时表示,目前来看,病人数量仍在增加,说明病毒已经隐秘传播一段时间。从行动轨迹来看,病毒已在这个村庄传播开来,多位确诊病例此前半个月仅在小果庄村内活动,并没有外出。

  流动人口较多、地域广阔、村民防疫意识较差,导致农村防疫难度大

  在各地对防控工作的重视下,新冠肺炎疫情最终没有在农村大规模暴发。基于此,人们一度认为,由于农村的人口密度小、空气环境好,病毒在农村的传播风险小于城市。

  “河北疫情防控的严峻形势打破了这一预期。”中国价值医疗研究中心执行主任梁嘉琳表示。

  从病毒在农村的传播风险小于城市,到农村成为防疫的薄弱点,农村防疫做对了哪些工作,又出现了哪些漏洞?

  “早发现、早报告、早隔离、早治疗,这是应对传染病,特别是急性传染病非常重要的策略措施。”中国疾控中心流行病学首席专家吴尊友总结了一系列有效策略,最重要的就是“四早”。

  “疫情暴发初期,一些农村地区自发的‘封村堵路’等‘硬核’防控模式,流传甚广。”武汉大学中国乡村治理研究中心研究员吕德文认为,正是通过“卡口”这一物理装置,构筑了农村疫情防控的毛细血管,编制了一张“严防死守”的疫情防控网络。另一方面,是对人员进行管控。农村主要是排查来自疫区的流动人口或在疫情期间到过疫区的本地人,在绝大多数地区实现了人口摸排的全覆盖。

  通过这两种物理隔离技术实现“早发现、早报告、早隔离”,许多农村地区出色地完成了防控任务。在疫情防控常态化的今天,一些地方难免出现麻痹大意的情绪,令“早发现、早报告、早隔离”出现迟滞。

  河北疫情敲响了警钟。“我们认为城市病毒传播风险大而忽略了农村。”国家卫健委疾病预防控制咨询委员会专家、北京方庄社区卫生服务中心主任吴浩表示,迟滞意味着,等发现病毒在农村传播时,可能已经开始了二代或三代传播,所以早发现依然是重中之重。

  聚集性活动加剧疫情传播,村民健康意识较低,基层“健康把关人”失守,导致病毒得以隐秘蔓延

  “反常的河北疫情,暴露了疫情防控的乡村‘短板’”。中国农业大学教授李小云认为。

  1月11日下午,北京市政府新闻办召开疫情防控新闻发布会,通报疫情相关情况,顺义区赵全营镇联庄村的一家7口被诊断为新冠病毒感染者。北京官方指出,新增农村家庭聚集性病例,意味着城乡结合部流动人口防疫管理存在薄弱环节。

  疫情期间,必须坚决防止聚集性风险。日前,石家庄市民族宗教事务局局长李占领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疫情暴发后,当地立即暂时关停了所有宗教活动场所。北京市宗教领域疫情防控工作同样全面升级,155个宗教活动场所全部暂停对外开放、暂停集体宗教活动。

  村民较低的健康意识,是农村防疫的薄弱点之一。根据国家卫健委监测数据显示,2019年全国城市居民健康素养水平为24.81%,农村居民水平仅为15.67%。农村居民、中西部地区居民、老年人群等的健康素养水平仍相对较低。

  “本轮河北农村的‘超级传播者’就是兼具上述特征的‘欠发达农村地区的老人’。”梁嘉琳表示。根据通报的流行病学调查信息,多个确诊病例在无法判断自己是否感染新冠肺炎的情况下,选择“自行服药”“诊所就医”,不仅耽误本人的治疗进程,而且加大交叉感染的风险。

  村民放松警惕,基层“健康把关人”同样失守。“根据最新通报,河北疫情的零号病例要早于2020年12月15日,从2021年1月2日第一例确诊病例算,长达半个多月的时间没有发现。”天津市泰达医院李青教授表示,“多个确诊病例到村卫生所和药店自行购药,如果这些医药点能做核酸检测的话,也许不会拖这么久才被发现。”

  吴浩认为,这次疫情中出现有患者自行到药房购药问题,提示要加强对诊所和药店的监管,做好信息共享,起到预警和监测作用。

  多个省份全力布置春节疫情防控,确保疫情不因春运发生扩散

  又是一年春节将至。在李小云看来,乡村人口虽然居住分散,但一旦外出人员回乡再加上春节礼节性走亲访友、参加婚宴、请客吃饭等,其流动和聚集程度往往胜过城市,群体聚集导致的加速传播效应很容易抵消居住分散带来的隔离传播效应。

  春运的启动意味着从城市返乡的流动,一旦在春节期间发生类似于河北的病毒传播模式,受限于农村医疗水平,将可能在节后返程带来乡村和城市疫情防控的双重压力。

  日前,北京市疾控中心发布农村地区疫情防控指引。指引要求,外来人口也应纳入辖区人员管控范围,乡镇、村对外来人员一律做好“健康宝”查验和扫码登记。村内聚集性活动要严格控制,农村大集等易造成人员聚集的活动应在严格落实防控措施下举行。

  为减少春节期间人员的大规模流动,1月10日,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成立春运工作专班,要求减少不必要出行,确保疫情不因春运扩散,引导错峰避峰出行。交通运输部门要积极配合相关部门做好错峰放假、避峰开学、景区限量预约错峰接待等工作。

  近日,北京、上海、宁夏、山东、河南、安徽、湖北等地先后发出“春节期间非必要不返乡”的倡议,鼓励企事业单位安排弹性休假,有条件的就地过年。

责任编辑:贾楠 SN2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