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地时间1月12日,美国拉斯维加斯金沙集团创始人、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美国赌场大亨谢尔登·阿德尔森(Sheldon Adelson)因病去世,终年87岁。

阿德尔森是共和党著名的金主,也是美国现任总统唐纳德·特朗普的密友。

阿德尔森是共和党著名的金主,也是美国现任总统唐纳德·特朗普的密友。

《纽约时报》评论称,过去十年,阿德尔森利用自己的巨额财富,帮助共和党控制国会众议院和参议院,最终控制白宫,从而打破了华盛顿的权力平衡。

而他的去世使得共和党失去了最大的个人捐赠者,也给该党未来几年的政治命运增加了不确定因素。

“造王”的政治金主

据《金融时报》《纽约时报》等媒体1月13日报道,阿德尔森出生于美国波士顿,父母有乌克兰犹太人和立陶宛犹太人血统。他从卖报纸起家,1970年代创办Comdex电脑贸易展,赚得第一桶金,为他提供了收购拉斯维加斯威尼斯人赌场的资本。最终,阿德尔森建立起了自己的赌场和酒店帝国,业务范围从美国扩展到新加坡和中国澳门。

《福布斯》估计,阿德尔森拥有约350亿美元(约合人民币2266亿元)的财富,这也使他成为能够“造王”的政治金主和慷慨的慈善家。

阿德尔森利用自己的巨额财富,对犹太人事务、打击阿片类药物成瘾等议题施加社会和政治影响,在美国内华达州和以色列收购地方报纸,并广泛结交世界各地的领导者。

据报道,阿德尔森在2015年收购的《拉斯维加斯评论报》是首份公开宣布支持特朗普的大报。在2016年的美国大选中,阿德尔森和妻子向共和党捐赠了8000万美元,还向特朗普单独捐助了3500万美元帮助他竞选。不仅如此,阿德尔森夫妇还向特朗普的就职典礼捐了500万美元。

因为和特朗普存在非常紧密的利益关系,2018年11月特朗普授予阿德尔森的妻子米丽娅姆·阿德尔森(Miriam Adelson)总统自由勋章的行为还一度引发争议。

特朗普1月12日发布了关于阿德尔森去世的声明,他表示:“世界失去了一位伟人。他的智慧、才华和创造力为他赢得了巨大的财富,但造就他盛名的是他的品格和对慈善事业的慷慨解囊。”

阿德尔森也十分关注以色列事务。据《金融时报》报道,他一度在美国将驻以色列大使馆从特拉维夫迁至耶路撒冷一事上对特朗普施压,并最终成功促成了此事。

米丽娅姆·阿德尔森出生于以色列,她与阿德尔森在支持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的右翼政府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

据此前报道,阿德尔森在巴以问题上持强烈的亲以立场。美国国会众议院前议长、共和党人纽特·金里奇(Newt Gingrich)2012年曾说过,无条件的支持以色列是阿德尔森的“中心价值观”。位于加拿大的研究机构全球化研究中心(CRG)报道称,当白宫没有足够快地支持内塔尼亚胡或者阿德尔森的提议时,阿德尔森很快就表达出不悦。

阿德尔森夫妇还在2007年创立了免费日报《今日以色列》(Israel Hayom)。该报纸又被称为“Bibiton”(编注:意为“内塔尼亚胡报”,内塔尼亚胡的昵称“Bibi”和希伯来语报纸“iton”的合成词)。《纽约时报》评论称,这份报纸对内塔尼亚胡有利的报道如此之多,就好像是内塔尼亚胡自己编写的一样。

在阿德尔森去世后,内塔尼亚胡表示,他对这位最慷慨的政治赞助人的离世感到悲痛。他还亲切地称阿德尔森为“红头发”。

“谢尔登是历史上对犹太人、犹太复国主义、(犹太人)定居点和以色列国贡献最大的人物之一。”内塔尼亚胡说。

打击共和党未来筹资计划

1月6日特朗普支持者暴力冲击国会大厦一事使得特朗普本人及共和党面临巨大危机,也影响到了其政治捐赠。连锁酒店万豪(Marriott)和医疗保险协会蓝十字蓝盾(Blue Cross Blue Shield)等几家大公司都宣布,将暂停向支持特朗普推翻大选结果的国会议员捐款。

《纽约时报》指出,尽管阿德尔森的妻子很可能会继续其政治捐赠,但阿德尔森的去世对共和党来说仍然至关重要,因为在共和党的捐赠者中,很少有人可与阿德尔森的影响力相匹敌。与之影响力相当的只有少数亿万富翁,比如在2016年总统选举中投入近2.5亿美元的石油大亨科赫(Koch)兄弟。

联邦记录显示,自2010年以来,阿德尔森夫妇总共向共和党竞选团队和超级政治行动委员会(Super PAC,政治筹款组织,接受的捐款数目没有限制)捐赠了逾5亿美元。

2020年是阿德尔森夫妇捐赠最多的一年,总共捐出了大约2.17亿美元,其中最大的一笔款项达9000万美元,捐给了一个支持特朗普连任的超级政治行动委员会。此外,他们还向“参议院领导基金会”捐赠了7000万美元,用于维持共和党对参议院的控制,并向众议院共和党主要的超级政治行动委员会捐赠了5000万美元。

报道称,阿德尔森的去世可能会使共和党在2022年中期选举中重掌国会的努力变得艰难。此前,佐治亚州参议院的决选结果得到正式确认,拜登和哈里斯正式就任后,共和党将成为参众两院的少数党。

共和党资深策略师斯科特·里德(Scott Reed)向《纽约时报》表示,一些企业(对特朗普)的强烈反对,以及阿德尔森的去世,给共和党2022年的筹资计划“留下了真正的空白”。

里德补充称,一些共和党人真正担忧的是,阿德尔森夫妇在共和党内的影响力非常独特,以至于没有人能够取代他们。

“下一代阿德尔森式的捐赠者并不存在”。里德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