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天,特朗普是如何试图反转选举结果的?

美国前总统特朗普

美国前总统特朗普当地时间2月9日,针对美国前总统特朗普的第二次弹劾案正式在美国国会参议院开庭审理。作为美国历史上绝无仅有的遭到弹劾的前总统,特朗普再次遭弹劾的原因与1月6日那场震惊美国内外的国会山暴力事件不无关系,而彼时国会山之所以遭到暴力冲击也与特朗普在2020年美国大选结束后试图反转选举结果有着千丝万缕的关联。

1月6日认证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拜登胜选的程序启动当天,数万名美国时任总统特朗普的支持者于当日包围了国会大厦,反对参众两院推进当选总统拜登的最终核实程序。最初还算和平的抗议集会在午后陡然演变为骚乱:他们冲破路障、爬上高墙、敲碎玻璃,强行突破了对这场“突然猛攻”毫无准备的警察的防线,闯入大厦内肆意破坏……《纽约时报》称,那是一个“破碎的午后”。“愤怒与否定的情绪”交织在一起,最终导向了一场“灾难性的”闹剧。

这些支持特朗普的抗议者们大多坚信2020年大选结果并不公正。事实上,在特朗普的“煽动”之下, 其大部分支持者认为大选过程“存在舞弊”、投给特朗普的选票遭到民主党人“窃取”。而在特朗普的反对者看来,“选举欺诈”本身才是一场“骗局”。试图找到“数百万张”问题选票,并使其无效,不过是特朗普在其总统任期内的“最后一搏”。

对此,《纽约时报》刊发长文,详细调查并分析了特朗普在大选投票日到拜登成功宣誓就职的这77天里,是如何不遗余力地试图“颠覆大选结果”的。

“那是一段民主被扭曲的日子。”《纽约时报》写道,“一个正在遭受新冠病毒席卷的国家内充斥、盛行着对阴谋论的信仰,那是特朗普编织的谎言。更极端的律师、政治组织者、金融家、右翼媒体应声而来,在他们的不断推动下,一次又一次‘刹车失灵’的共和党最终被其谎言的浪潮所吞没。”

煽动一波接一波

通过对核心人物的采访,对散布在网络上的电子邮件、视频、社交媒体帖子等文件的调查,《纽约时报》刊文指出,特朗普反转大选结果的努力是一场比想象中更精心酝酿的竞选活动,在这77天里,即将离任的总统召集了“一股混乱的力量”。凭借着他在党内忠诚人士中几乎无可置疑的地位,特朗普在其长期“否认现实”的总统任期内,向美国的民主规范发起了“最后一次挑衅”。

时间回到2020年11月4日凌晨,彼时特朗普在选举之夜(即11月3日晚)于多个摇摆州的领先优势在一夜之间被削弱或遭到反超。随着领先优势的消失,时任总统特朗普在白宫发表讲话,愤怒地质疑此次大选计票存在舞弊,表示将就大选结果诉诸美国最高法院。

“这是当着美国民众的面欺诈。这令我们国家难堪……坦率地说,我们确实赢得了这次选举。”特朗普随后表示,所有的投票都应当停止,认为凌晨4点以后不应该有姗姗来迟的选票还被计入结果。

在公民投出选票后的数小时后,时任总统竟亲自发声称选举是一场骗局。《纽约时报》回溯道,特朗普这个声称选举结果有失公允的谎言,将引发一场打破美国民主规范、背离历来权力和平交接的颠覆性运动。

《纽约时报》刊文指出,在特朗普的团队中,每当有一名律师悄然退出,就会有一名新的律师带着更激进的主张加入,他们不断推动一个又一个宣传意义大于实际意义的诉讼,在缺乏证据的情况下,这些诉讼与宣传“越过了法律、道德和理性的界限”。

而参与其中的除了特朗普的私人律师朱利安尼(Rudolph Giuliani)、特朗普竞选团队的律师鲍威尔(Sidney Powell)与伍德(Lin Wood)等人外,还有绝大多数共和党籍的多州司法部长。

此外,传统共和党捐款人的退出使一批新的捐款人在特朗普时代崛起,包括MyPillow的创始人迈克·林德尔和前Overstock.com首席执行官帕特里克·伯恩在内的一批人为数据分析师和调查者提供资金,为特朗普所提出的“偷来的选举”阴谋论提供所谓的素材。

One America与Newsmax等新兴的极右翼新闻网站与社交媒体上则充斥着“假选票”和投票机器操纵等“虚构的故事”。《纽约时报》评论称,这些媒体更愿意接受“特朗普才是大选实际赢家”的说法,以提升收收视率和用户点击率。

通过社交媒体,特朗普多次强调他对选举欺诈的指控,表示选票遭到“窃取”,而自己与支持者“永远不会让步”。至此,一场试图颠覆大选结果的运动在特朗普带领的煽动下拉开帷幕。

“没有证据的阴谋论到处兴起”

如前众议院议长金里奇在福克斯新闻上预测的那样,特朗普的支持者在看到所谓的拜登领导的民主党在多个州“窃取选举结果”时勃然大怒。

一时间,各种选举舞弊的阴谋论在网络上兴起,并迅速地传播开来,在社交媒体上到处可见:有人拍下声称有一条狗在加州圣克鲁斯投票的视频;在亚利桑那州,扫描仪器无法识别选民被迫使用的“三福”牌(Sharpie)记号笔,这将导致数千张投给特朗普的选票作废;与此同时,一台名为“锤子”(Hammer)的超级计算机正在运行名为“记分卡”(Scorecard)的软件,其被民主党用来窃取投给特朗普的选票。

这些看似有迹可循的阴谋论令特朗普坚定的支持者对选举结果遭到窃取的指控愈发深信不疑。2020年11月6日,亚利桑那州共和党众议员保罗·戈萨在推特上呼吁亚利桑那州州长道格·杜西对该州投票系统展开调查,这条推文无疑进一步推动了阴谋论的滋生。

2020年11月9日,福克斯新闻报道了宾夕法尼亚州一起美国邮政服务(USPS)工作人员在对该州选票“舞弊”现象提起的指控。这名工作人员签署了宣誓书,指控邮政系统内的上级管理人员授意下级工作人员篡改迟到的邮寄选票的日期,从而使其有效,不过这名工作人员在此后接受联邦调查人员的询问时却撤回了他的指控。而最终的事实也证明,他的宣誓书是在保守派媒体集团“真理计划” (Project Veritas)的协助下撰写的。《纽约时报》刊文指出,该组织以使用欺骗性策略和发布钓鱼视频而出名。

然而,正是这些经过联邦当局的调查后多被证明毫无根据的阴谋论,为特朗普所声称的选举欺诈不断提供着“支持和线索”。

2020年12月,一名与美国邮政服务公司签订合同的卡车司机声称,他从长岛的一个车站把数千张非法填写的选票送到了宾夕法尼亚州。联邦调查人员很快确定,这也是一个谣言。据报道,这名司机曾多次被强制送进精神病院,“还兼职捉鬼”。

美国时任司法部长巴尔告诉特朗普,他“无法制造选举舞弊的证据”。特朗普想了想说:“也许吧”。随后,他在推特上转发了那位“捉鬼”卡车司机的推文。而几天后,特朗普甚至在其发起的一项诉讼中引用了该名司机的指控,并提出由于欺诈行为的存在,法院应当撤销宾州的选举结果。

极右翼组织推波助澜

然而,随着特朗普的“花式诉讼”在全美各地的法院相继遭到驳回,特朗普似乎已经无法借助法律手段来扭转败局。不过,特朗普的支持者在阴谋论的煽动下所产生的愤怒也使特朗普重振旗鼓。“假使(特朗普)无法通过最高法院做到这一点,那么肯定还有其他办法。”《纽约时报》写道,“特朗普的铁粉认为他仍可激起足够的混乱,甚至或许还可以某种方式实现有利的反转”。

2020年12月12日,成千上万的特朗普支持者来带华盛顿,参加一个计划已久的集会。自由广场上到处都是红色的MAGA帽子,还有特朗普和QAnon(匿名者Q,右翼阴谋论代表)旗帜,这些人发誓要继续前进。

“虽然司法系统在我们国家是有责任监督选举结果的,但法院无法决定谁将成为美利坚合众国的下一任总统。”刚刚获得赦免的前国家安全顾问弗林对人群说,“这要由民众来决定。”

这次集会是由“美国女性优先”组织策划的,该组织正悄悄成为特朗普有力的政治组织力量,用选举被窃取的谎言召集特朗普愤愤不平的支持者。该组织的创始人艾米·克雷默曾是最早的茶党组织者之一, 也是特朗普最早的支持者之一。

事实上,在选举当晚最后一轮投票结束后的几个小时内,“美国女性优先”组织就开始动员起来,成立了第一批主要的“停止偷窃(选票)”脸书群组之一,但因为被平台认定为可能导致暴力,这些群组在22小时内就遭脸书平台关闭。

尽管如此,“美国女性优先”等组织仍不罢休。2021年1月6日,美国国会两院启动清点选举人团票的认证程序,而当时特朗普的支持者仍期待“反转”希望已十分渺茫的特朗普“翻盘”。当天特朗普的支持者在华盛顿特区发起了名为“拯救美国大游行” (March to Save America)的集会,并游行至国会大厦附近区域,呼吁国会制止所谓的“偷窃行为”。“美国女性优先”、“骄傲男孩”等极右翼组织聚集在一起,声称“我们站在一起,因为厌倦了谎言。”

集会上的发言人谈论着选票机器存在问题,声称投给拜登的选票“从天而降”,谈到了“善与恶”之间的斗争。“夺回来!”人群反复呼喊着,“停止偷窃。”

当天下午13时,特朗普登上讲台发表讲话,表示不会妥协。而就在他讲话的时候,一些抗议者在“骄傲男孩”成员的带领下,突破了国会大厦外围的安全防线。抗议者暴力冲击国会大厦。

“一切都乱套了。”《纽约时报》写道。

尽管始料未及的国会大厦暴力事件,以及国会次日凌晨对拜登胜选的最终认证,宣告了特朗普竞选活动的结束,但美国社会内已经存在的问题并不会随着特朗普的离任而消失。《纽约时报》分析称,这场特朗普编织的谎言在政治上的持久力和其对共和党支持者的控制力仍将影响着整个美国,“所谓选举腐败和遭到窃取的谎言所播下的种子,将长时间地在分裂的美国内生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