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金瑜工作间房东:被欠一万多元房租,两口子感觉很随和

2月6日,前媒体人马金瑜所写的《另一个“拉姆”》一文刷屏。文中马金瑜自称长期遭受家庭暴力,丈夫出轨,自己只得带着三个孩子出走。

在马金瑜扎根贵德做农产品电商的时间里,曾有三年左右的时间在贵德县税务局家属院附近活动。她和丈夫谢德成租住在“金榆宾馆”隔壁的院落内,作为工作和生活场所。他们还租下宾馆的一个房间作为加工牛羊肉产品的工作间,有时加班晚了,就让员工在宾馆休息。

2月9日,曾租给马金瑜房子的金榆宾馆老板张某对新京报记者表示,其未曾目睹过夫妻打架的现象。张某还表示,目前马金瑜还欠着一部分房租和电费没有付。在张某向马金瑜催要欠款的短信中,马金瑜曾提到过夫妻吵架。

2月9日晚间,贵德县政府发布官方通报称,目前调查的情况显示,马金瑜与谢德成夫妇二人经常吵架,偶尔会动手打架。曾有朋友目睹马金瑜面部有淤青,谢德成颈部有伤痕并出血。而马金瑜文中所述遭村干部威胁及女工遭受家暴等事例,均未发现相关情况。

图片

金榆宾馆外景。新京报记者 海阳 摄

以下是新京报记者与金榆宾馆老板张某的对话。

新京报:马金瑜为什么在你这里租房子?

房东:马金瑜和丈夫扎西(谢德成)在隔壁那家的院子住,主要工作地点在那里,房东是路对面的那户人家。我这里这个房间是工作间,他们在这里把牛羊肉真空包装,打包压缩后寄出去。

新京报:马金瑜什么时候不租房子了?

房东:记不清是哪年走了,(20)17年还是(20)18年来着。他们本来挺好的,钱也给的,她走掉的时候房租就停下来了。现在他们的东西还在小房间里放着,有冰柜、工作台、打包的机器等等。冰柜里的牛羊肉还冻着,这么多年肯定不能吃了。冷柜一直开着,这些年我一直在帮她交电费。

新京报:现在房租有没有结清?

房东:房租400元一个月,加上我替她交了两三年电费,总共欠我1万多。一开始我给她发短信,她还回我。后来她就短信不回、电话不接。我找扎西(谢德成),扎西说他们夫妻协商,由马金瑜来付房租。马金瑜也是这么说的。她把钥匙拿走了,我进不去。虽然她一直没还房租,我也不会没收她东西。

新京报:马金瑜的短信是怎么说的?

房东:(拿出手机)2019年8月18日,我发短信给她催房租。她回复说,“前天和昨天,三个孩子开学,耽搁了,这两天凑齐转您。也是羞愧难当。”

(2019年)8月29日,她发短信过来,“张师傅好,今天孩子的名还没报上,就是老大残疾的孩子,看在孩子的面上,能不能等我到(9月)13号中秋节?这两个星期。”

2019年9月,我发短信跟她确认所欠房租的余额。“你说过(2019年)4月27号以后的不租了,那就剩余5620元,其后的我找谢德成商量,也请你把短信内容告诉他。”马金瑜回复,“其余我转你,国庆之前。不用找他了,还是吵架的事情。”

最后一次沟通是2020年6月8日,我问“你咋说话不算数?”她回复“您好,算数,今天孩子开学,我陆续转。”

图片

房东向新京报记者展示其与马金瑜的对话。新京报记者 海阳 摄

新京报:他们为什么吵架?

房东:不知道,他们住隔壁院子。他们非常忙,我也要出去干活。她给一年房租,然后她忙她的,我也不管。所以接触得非常少,说话的时间也不多。

新京报:你见过他们打架吗?

房东:我没见过。两口子给我感觉都是很随和的。

新京报:他们生意怎么样?

房东:生意挺好。我记得(20)17年的腊月,他们雇了七八个人,晚上加班到11点多,住在我这儿,早晨五六点又去干活。顺丰公司的那个车来把货发出去,有大的货车也有小的三轮电动车。每天都来,这路口都堵车。他们本来有一辆小车,后来买了一辆大货车,长着呢,五六米的车厢吧。现在扎西(谢德成)自己留着。马金瑜给他指了一条致富的路。

新京报:现在扎西(谢德成)的情况怎么样?

房东:他现在养蜜蜂,卖点菇。最近他肋骨断了,在住医院。我10天前去看他,听说他去年出了车祸,碰了好几辆车和几片围栏,赔了几万块。其他经济情况我也不知道。

新京报记者 海阳 实习生 朱世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