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上任后首场美印军演开练,美国能把印度绑上“印太”战车?

从本周一开始,在印度与巴基斯坦边境的“沙场”上,美国与印度的数百名士兵将投入一场持续两周时间的联合作战演习。

这场名为“准备战争”的演练是美国总统拜登上任之后,美印首次双边军事演习,也是继去年11月美印日澳“马拉巴尔”海上军演后两国又一次联演,而下月“瓦吉拉·普拉哈尔”特种部队联合演练也已排上日程。

美印频繁“练兵”的背后透露出地区态势的哪些动向?

“准备战争”什么来头?

据美国和印度媒体报道,从2月8日至21日,美印各约250名陆军官兵将在印度拉贾斯坦邦马哈詹野外射击靶场举行代号为“准备战争”(Yudh Abhyas)的联合演习。

本次军演由“指挥所演习”和“野外训练演习”两部分构成。前者着重于演练联合军事场景下联合国维和行动中的参谋任务。后者则主要培训连级人员的实地联合作战,以提高两军联合作战能力。

美印双方表示,本次联合演习将加强两军之间的合作和互操作性,特别是训练两国军人在反恐行动中使用武装直升机和步兵战车的协同作战能力。

“准备战争”的名号听着有点彪悍,但是名气似乎远不如“马拉巴尔”。

据印度媒体介绍,“准备战争”始于2004年,是印度和美国之间规模最大的联合军事训练和防务合作之一,重点训练联合国授权下的反恐行动。演习由两国轮流主办,今年是第16期,上期在美国华盛顿州刘易斯·麦科德联合基地举行。

同济大学国际与公共事务研究院院长夏立平说,“准备战争”主要是美印陆军之间的例行联合演习,今年的演习在印巴边境地区,针对来自巴基斯坦的恐怖主义威胁的意味较明显。不过,“准备战争”的规模与“马拉巴尔”海上联演动辄数万人参演、多国加盟的阵仗难以相比,所以通常情况下关注度不是很高。

不约而同锁定关键词

作为美印定期“打卡”的军演,虽然“准备战争”知名度有限,但是,本次军演的时机却有点“巧”。它是美国总统拜登上台后,美印之间的首个联合作战演习,也是美军首次参与的印太地区军演,为此受到美印两国高度重视。

美国驻印度外交使团说,本次联合演习主要通过双方共同的防务目标促进两军在印太地区的持久伙伴关系。

印度国防部表示,演习有助于加强印度和美国的军事合作和双边关系,同时凸显印度作为美国在印太地区关键伙伴的角色。

“印太”“伙伴”,在形容这次军演的意义时,华盛顿与新德里不约而同锁定这些关键词,背后意味耐人寻味。

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战略研究所副所长苏晓晖表示,这次例行演习其实在特朗普政府时期就已拟定计划和议程,现在只是落实阶段。之所以会突然受到关注,与演习时间、空间、地点等因素相关。第一,从时间来看。演习在拜登上任后不到1个月内举行。而且拜登在推翻特朗普多项既定政策之后,并未取消这场军演,而是仍然按计划进行,这说明不管未来“印太战略”是否更名,美国战略重心东移并未改变,依然着眼印太地区。而印度在地区战略中的重要性或者说支柱作用也没有改变。第二,从空间来看,这次军演是陆地演习,而非海上演习。这意味着美国与印度在印太的军事动作已开始从海上向陆上延伸,美印军事合作、战略协调在加强。第三,从地点来看,选择印巴边境的拉贾斯坦邦有针对巴基斯坦同时辐射中国的意思。至于对美印而言,演习是各取所需。从美国角度说,希望借演习把印度拉向自己;从印度角度言,则有意借美国来扩大自己与周边国家博弈的筹码。

在夏立平看来,美方借与印度提升防务合作是为了拉拢新德里一同推进在印太地区的战略,以遏制中国在亚太日益增长的影响力。

夏立平认为,拜登政府基本上会继承特朗普政府的印太战略,甚至还会丰富这一战略。比如特朗普时期标举“自由与开放”的印太,拜登又加上“安全与繁荣”的前缀。迄今为止,拜登内阁中主管国防、外交的官员没批评过印太战略;拜登政府的各种军事动作,包括频繁派舰机进入南海活动、军舰穿过台湾海峡等,都表明拜登会继续推进印太战略。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据日本共同社近日报道,美方已提议举行美日澳印四方线上峰会。《南华早报》称,2017年,特朗普政府决定将“四方安全对话”转变为抗衡中国在亚太地区影响力的机制,如果峰会成型,将是那次转变以来四方首次最高级别会议。

共同社指出,美国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沙利文将“四方安全对话”称为“美国在印太地区制定实质性政策的基础”,拜登政府此举显示其渴望重新关注并建设这一由印太地区四个主要民主国家构建的机制。

“而美印军事关系是印太战略的重要组成部分,印度是美国推进印太战略的关键一环。”夏立平说,美国在军事上需要印度的配合,包括希望印度面对中印边界争端时采取强硬政策;能派军舰到南海巡逻,捍卫所谓航行自由;能授权美国军舰和飞机使用其军事基地等。与此同时,印度也希望借力美国对冲中国的影响力,同时在与美国的军事合作中获取美方军事资源。

在地区战略的驱动下,近年来,美印防务合作发展迅速,特别是去年中印边境对峙导致关系紧张后更是加快步伐。夏立平说,美印军事合作目前已经发展到较深层次。各种联合军演只是其中一部分,其他还包括签署重要的合作协议,比如《基本交流与合作协议》,授权印度可以部分使用美国的卫星系统,获取敏感的地理空间和航空数据。美印在情报、重要数据、后勤资源共享方面已有深入合作。

未必轻易上美战车

但是,分析人士认为,尽管美国一心要把印度绑在自己的战车上暴走,却未必能得其所愿。

一是,拜登政府任内,美印关系发展仍有不确定因素。

比如印度与俄罗斯的防务互动会否影响美印关系走向。夏立平说,印度采购的俄罗斯S-400防空系统预计今年交货,土耳其此前购买俄制S-400被美国制裁,美土关系闹得很僵。同样,这笔军售可能也会成为美印关系“走火”的引信。

又如在人权、种族、宗教问题上,拜登代表的民主党政府可能会给新德里看脸色,给两国关系添堵。特朗普尽管在贸易问题上打压印度,但是不太纠结人权等问题,与莫迪关系不错。拜登政府恐怕很难克制住人权等议题上的“洁癖”,在竞选总统期间,拜登曾批评莫迪政府在以穆斯林为主的查谟和克什米尔地区镇压异见者,未来批评印度或在所难免。

此外,军演如约举行,一定程度上说明美印关系在美国政府换届后保持稳定,但拜登政府的整体对印政策尚在形成中,这意味着变数仍存。

二是,印度有明确的自我定位,不会完全随美而舞。

夏立平表示,印度自认为是独立大国,在外交上持不结盟立场。而且,印度在与美国打交道时,还会顾及与中国经贸关系的重要性。

从印度对“四方安全对话”的态度中即可知新德里自有主见。共同社援引分析人士的观点指出,印度对“四方安全对话”一向持谨慎立场,虽然去年中印关系紧张后,新德里“入群”意愿在增强,但仍不乏孤独感和一些顾虑,比如印度是四国当中唯一与中国有陆地边界的国家;印度也不属于美国为首的安全同盟圈,对俄制武器和装备的依赖或使印度很难顺利融入美国主导的防御条约。日本《产经新闻》称,印度不太希望出现过度刺激中国的事态,最初对于举行四方外长会也态度消极。为此,美方牵头的美日澳印四方峰会能否实现,关键要看印度的态度。

苏晓晖指出,印度虽有意愿与美国加强安全合作,以加强军事上的互操作性和深度融合,但同时也会小心平衡各方利益,不仅仅会考虑对华关系,也会顾及俄罗斯感受,毕竟印度与俄罗斯的安全合作也非常深入。事实上,到目前为止,印度并未把自己绑在美国战车上,它的选择和决定最终还是会基于自身利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