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次弹劾案开审:“杂牌”律师团现场“梦游” 特朗普气到“尖叫”

当地时间2月9日,美国国会参议院正式开启了对前总统特朗普二次弹劾案的审理。当天,参议院以56票同意、44票反对的投票结果,确认了对特朗普弹劾案的审理符合宪法,其中有6名共和党人对弹劾合法性投出“同意票”。

602372b6285e5.jpg

▲当地时间2月9日,美国国会参议院以56:44的投票结果确认了对特朗普弹劾案的审理符合宪法。图据路透社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华盛顿邮报》等多家美国媒体透露,特朗普对自己的法律团队在弹劾案审理首日的“差劲表现”感到愤怒,尤其是负责开场辩论的律师布鲁斯·卡斯特。

知情人士透露,卡斯特当日身穿不合身的西装,发言也是“东拉西扯”杂乱无章,甚至还一度赞扬了众议院民主党弹劾负责人提交的文件。这一系列“迷惑”举动,让在海湖庄园观看电视转播的特朗普几乎“尖叫了起来”。

开场律师“梦游般东拉西扯”

美媒:特朗普气到“尖叫”

在弹劾审判前一周,因多名成员在辩护策略上同特朗普存在分歧,特朗普原本的辩护律师团队“集体出走”。随后,特朗普办公室紧急宣布,两名新律师——戴维·斯科恩和布鲁斯·卡斯特,将在弹劾审判期间领导律师团队。

im-297256.jpg

▲周二,抵达国会大厦的戴维·斯科恩(左前)和布鲁斯·卡斯特(右)。图据《华尔街日报》

审判首日,“隐身”于海湖庄园的特朗普一直密切关注着这场审判。他的日程表上安排了几场会议,以便在辩护团队陈述的同时,让自己有事可做。不过,在会议进行的同时,他的电视上一直播放着审判的全程。

《纽约时报》称,尽管特朗普“总体上信心十足”,但弹劾案审理首日的开场辩论并没有以他或盟友们所期望的方式展开——本以为会看到一个虚张声势的律师,结果却目睹了一场令人困惑和“脱节”的“表演”。

在众议院民主党人播放1月6日国会大厦骚乱事件的视频对弹劾案进行展现后,布鲁斯·卡斯特首先发言,开启了长达近一个小时、“东拉西扯”近乎梦游般的辩护。

卡斯特的辩护全程抛开了特朗普团队“弹劾审判违宪”的核心论点,转而开始辩称如果特朗普真的犯下了重罪或轻罪,那么他就会受到刑事指控。而为了进一步阐明自己的观点,卡斯特指出,到目前为止,在由国会暴动引发的200多起刑事案件中,特朗普没有被列为同谋。

60236f5b1b9fa.jpg

▲美媒称,布鲁斯·卡斯特长达近一小时的开场辩护,让特朗普气到想“尖叫”。图据《纽约时报》

不仅如此,他还称赞众议院弹劾委员会负责人的陈述“做得很好”。CNN报道称,对于卡斯特的表现,“特朗普几乎是在尖叫,因为他提出的论点迂回曲折,难以触及自己辩护团队的核心”。

而己方律师为检察官点赞的行为,也让特朗普感到意外,同时也激怒了他。《纽约时报》称,即使在开会的时候,特朗普也难掩愤怒之情。“如果从1到10打分,特朗普的愤怒指数有8分。”他说道。特朗普的几名顾问和助手也表示,他们对卡斯特的表现感到“难堪”。

知情人士透露,尽管特朗普对另一名律师大卫·舍恩回归“核心”称审判违宪的论述感到“欣慰”,但审判首日结束时,特朗普仍然感到沮丧和愤怒。

事实上,不仅是特朗普一方满头雾水,卡斯特的表现也让参议员们对特朗普团队的策略感到困惑。

60236f5b95012.jpg

▲布鲁斯·卡斯特(左)在首日弹劾审判结束后离开国会大厦。图据《纽约时报》

共和党参议员约翰·科宁直截了当地向记者表示,特朗普的辩护团队“不是我见过的最优秀的团队之一”:“我觉得(前)总统的第一个律师(卡斯特)胡言乱语说了很多,但没有真正解决宪法问题上的争论”。

而对弹劾合法性投出同意票的共和党参议员比尔·卡西迪严厉批评了特朗普的辩护律师,并表示自己“叛变”正是因为特朗普的法律团队没有提出令人信服的论点。他在回应记者提问时说道:“你听到了吗?他的(发言)没有组织、没有头绪,他们谈论了很多事情,但就是没有谈论眼前的(核心)问题。”

临时拼凑的“杂牌”律师团队

其中一人曾在去年起诉过特朗普

与一年前的第一次弹劾审判不同,如今的特朗普无法通过社交平台推特来为自己辩护,也无法以“报复”之名威胁弹劾陪审团的共和党参议员。他只能被迫依赖传统的防御方法——辩护律师和盟友的辩护。

据《纽约时报》报道,在本次弹劾审判的准备阶段,特朗普的盟友和顾问表示,他似乎对第二次弹劾“泰然自若”,仍专注于自己的高尔夫比赛和举步维艰的家族生意,试图忽略华盛顿正在发生的事情。

t-trump-mar-a-lago-02.png

▲资料图:身在海湖庄园的特朗普。图据《名利场》

然而,前律师团队突如其来的“集体出走”,以及目前这支匆忙之中临时组建的“临时军团”,让他的一些助手感到担忧。据悉,此前为特朗普进行首次弹劾审判辩护的律师,没有一人参与眼下的第二次弹劾审判。而在匆忙之中,团队甚至找来了一位曾在去年起诉过特朗普的律师为他进行本次的弹劾辩护。

据《华盛顿邮报》报道,去年8月,费城律师迈克尔·范德维恩对时任总统特朗普提起了一项诉讼,指控特朗普在“没有证据支持”的情况下,不断声称“邮件投票存在选举欺诈”。而仅仅在半年后,范德维恩又以特朗普辩护律师的身份,为其在参议院弹劾审判中推翻2020年总统大选结果的行为进行辩护。

《华盛顿邮报》称,范德维恩长期从事人身伤害诉讼,在费城当地“小有名气”。特朗普任职总统的前两年,范德维恩还曾向宾夕法尼亚州的民主党人捐款,包括特朗普最直言不讳的批评者之一、宾州参议员小罗伯特·凯西。

39096026-0-image-a-21_1612920542371.jpg

▲去年8月,现特朗普团队辩护律师、费城律师迈克尔·范德维恩(左)对时任总统特朗普提起了一项诉讼。图据《每日邮报》

宾夕法尼亚州民主党众议员玛丽·盖伊·斯坎伦也在近年来接受了范德维恩的几笔政治捐款。在得知范德维恩成为特朗普的辩护律师后,斯坎伦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她很想知道特朗普是否意识到雇佣了一位最近还在法庭上与他对抗的人。

“鉴于前总统(自制)的政敌名单,如果他知道自己曾被现任律师起诉,他可能不会高兴,因为他通常要求完全忠诚。这位前总统欢迎一个最近起诉过自己的人,确实有点不符合他的性格。”斯坎伦说道。

那么,范德维恩究竟是如何“戏剧性”地反转成为特朗普弹劾辩护律师团一员的呢?这一切都得“归功”于令特朗普“震怒”的辩护律师布鲁斯·卡斯特。

去年12月,范德维恩成立的律师事务所聘请了布鲁斯·卡斯特。卡斯特曾是费城郊区的一名检察官,由于“机缘巧合”被推荐给了特朗普的助手。而在上个月特朗普的律师团队“分崩离析”之时,卡斯特被特朗普团队聘用了,身为卡斯特老板的范德维恩,也由此进入了特朗普的律师团队。

F4Q5ENDJZII6XJTO4JYEN2PITA.jpg

▲布鲁斯·卡斯特。图据《华盛顿邮报》

不过很显然,这个新律师团队的首次出战,并没能让特朗普满意。一位消息人士告诉CNN,考虑到特朗普的法律团队在一周多前才组建起来,一切“并不令人意外”。

不过,对于特朗普团队而言,首日弹劾审判“糟糕”的场景仍差到超出“预期”。对于昨日的混乱场面,一名特朗普的顾问质问道:“这到底是在搞什么鬼?”随后,他表示,如果在刑事法庭受到指控,特朗普可能会陷入极度危险之中,因为他无法找到强大的法律团队参加弹劾审判。

“如果有人指控特朗普,他就完蛋了。没有人愿意与他合作。”这位顾问说道。

红星新闻记者 徐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