决定特朗普政治命运!弹劾审判结束后民主党将发起另一场进攻

浦江 东方智库研究员

特朗普正在美国参议院接受弹劾审判,这将是对他政治命运的最终判决。美国舆论很热闹,几乎所有的主流媒体都在对特朗普的弹劾审判突出报道、滚动报道,社交媒体上更是一如既往地声音芜杂,但国际上的媒体大多显得冷淡,因为它们对美国政治已经厌倦了,麻木了。

(图片说明:这是2月9日在美国华盛顿透过隔离围栏拍摄的国会大厦。新华社记者 刘杰 摄)

(图片说明:这是2月9日在美国华盛顿透过隔离围栏拍摄的国会大厦。新华社记者 刘杰 摄)

特朗普继续打高尔夫球,淡定还是假装?

因为特朗普被指控在临下台前的1月6日煽动其支持者暴力冲入并洗劫作为美国“民主象征”的国会大厦,由民主党人占据多数的美国国会众议院在拜登1月20日宣誓就任总统前,就通过了对特朗普的弹劾,使特朗普成为了美国历史上在任总统第二次遭众议院弹劾的总统,其耻辱将伴随终身,并将作为美国第45任总统的污点永远载入美国史册。

令人无法理解的是当参议院再次对他进行弹劾审判时,特朗普竟然还有心思在佛罗里达的高尔夫球场打球,有人说他是假装休闲镇定,也有人说他的支持者们已经给他交底,会不顾一切把他再次保下来。特朗普真的这样淡定,未必!他是个死要面子和蛮横的人。不管审判结果怎样,他的政治光环已经丢失殆尽。

国会民主党人一鼓足气,快速推动美国参议院对特朗普下野后的弹劾审判。对下野总统审判,这在美国史无前例。奉行极端主义和实行“妖魔统治”的特朗普一次次地创造了美国的政治角斗与总统耻辱的历史,严重损毁了美国的形象,也全面、充分、彻底地暴露了美国的所谓“民主政体制度”的极度混乱。

美国参议院从2月9日开始对特朗普的弹劾审判。美国最高法院本应主持参议院的这场审判,但最高法院的大法官深知此事的复杂敏感,找理由“闪了”。出面负责这场弹劾审判的是来自马里兰州的首席弹劾案“管理人”、众议院民主党议员拉斯金。此人毕业于哈佛大学法学院,对法律是精通的,此次其专业也派上了用场。

(图片说明:2月9日,在美国华盛顿国会,首席弹劾案“管理人”、民主党众议员杰米·拉斯金(右一)等控方代表前往参议院。新华社发 亚伦摄)

(图片说明:2月9日,在美国华盛顿国会,首席弹劾案“管理人”、民主党众议员杰米·拉斯金(右一)等控方代表前往参议院。新华社发 亚伦摄)

暴力事件回放 画面触目惊心

按照程序,审判的前几天主要是控方出示各种证据,民主党人围绕针对特朗普的弹劾条款作了充分的准备,庭上回放了一系列国会大厦遭暴力洗劫的场面,很多是以前没有公开过的。暴徒们在现场的嚣张、狂妄的声音与野蛮的动作骇人听闻。

这种暴力事件本来就极其恶劣,加上它发生在当天美国国会两院正在举行联席会议,最后确认拜登当选美国总统资格的关键时刻,事件的针对性、恶劣性和严重性也就更严重了,民主党人不可能放过特朗普。控方坚称,从那些示威者们的暴力行径可以清楚地看出,他们受特朗普的煽动,“按照总统的意愿和命令行事”,包括对前副总统彭斯发出了死亡威胁,并洗劫了众议院议长佩洛西的办公室。为此,国会必须对特朗普严惩,以免美国再次发生类似严重事件。控方一再强调,这是为了捍卫美国,捍卫美国的“民主传统与宪法精神”。

(图片说明:1月6日,在美国首都华盛顿,特朗普的支持者举行示威游行。新华社)

(图片说明:1月6日,在美国首都华盛顿,特朗普的支持者举行示威游行。新华社)

但国会共和党人并不这么认为,他们中的绝大多数人依然在顽固地保护特朗普,反指民主党人违反美国宪法和法律,对离任总统进行弹劾审判,称这种做法纯属政治报复和政治陷害。其中来自得克萨斯州的共和党参议员科鲁兹等人,更是坚定地维护特朗普。

控方陈述和举证已经完毕。从美东时间2月12日晚些时候起,弹劾审判转入可长达16小时的被告辩护。特朗普拒绝出庭,这是预料之中的事。特朗普的辩护团队一直在换,但总显得底气不足。现在新换的一拨,看似斗志昂扬,攻击凌厉,声称要用美国法律武器为特朗普“讨回公道”。

特朗普律师竭力辩护,三条“理由”能站住脚?

特朗普的辩护团队表示,辩护阶段无需16个小时,他们只要短短几个小时就能把事情说清楚,把这场审判的实质与要害说清楚。其基本理由有三,一是参议院对离任总统特朗普进行弹劾审判有违美国宪法,有违美国政治传统;二是民主党人对特朗普的指控虽然一大堆,但迄今为止没有拿出一个能确凿证明特朗普当时直接支持、煽动了暴力冲击国会山事件的证据,他们坚称特朗普当时并未在现场,事件发生后还发表了声明,要求其支持者以和平而非暴力方式表示抗议;三是美国正处严重分裂时期,拜登总统呼吁美国要团结,治愈分裂创伤,但这样的弹劾审判只会进一步加剧美国的政治、社会和民意分裂分化,留下更深重长久的政治分裂后遗症。

特朗普的辩护律师迈克尔·范·德·维恩称,对特朗普的“弹劾是一种不公正和公然违宪的政治复仇行为……没有一个有思想的人会认真相信总统1月6日在椭圆形办公室的讲话是在煽动暴力或暴动,他是在明确鼓励那些参加抗议示威行动,行使他们‘和平、爱国’的权利”。民主党人反驳说,这位律师是在颠倒黑白,混淆是非,缺失了一位律师最起码的政治是非与道德标准。

控方对究竟什么是“煽动”还搬出了韦伯斯特词典,词典里对“煽动”的定义很明确,“付诸行动;煽动;激励;敦促”都算。控方认为特朗普“已明确地做到了这些”,是抵赖不了的。

接下来的时间,控辩双方必将进行一场生死搏杀般的唇枪舌战。但因双方都希望尽快结束战斗,估计不用16小时就会投票决定。最终的审判结果会是怎样,笔者在美国参议院1月下旬决定对特朗普再次进行弹劾审判后就从五个方面分析预测了审判结果:特朗普最终不会被参议院定罪弹劾!

共和党势力依然不小,参议院弹劾不可能

原因在于特朗普依然牢牢地掌控着共和党主流,共和党依然牢牢地掌握着美国参议院的主流议员,而共和党在新一届美国参议院仍拥有50席,目前虽已有6名共和党参议员表示支持弹劾特朗普,但只要共和党的参议员中反水者不超过17人,参议院将无法以法定要求的三分之二多数通过对特朗普的弹劾。这与这场审判是否合法不合法、是否正义不正义无关。实际上,这场弹劾审判已变成了另一场朝野两党的政治决斗,共和党参议员主流出于自身政治利益以及共和党的现实与长远形象,不可能同意弹劾特朗普。

这就是美国政治的复杂性、恶劣性和残酷性。当是非已经因党派之争而完全模糊之后,一切都会发生。美国国会的民主党人,以及反对特朗普和支持民主党的媒体舆论们恐怕最终都只是吵吵嚷嚷,白忙乎一阵。

美国民众会满意吗,显然不会。但美国民众是谁,他们在哪里?朝野两党都在声称代表美国民众,而且从去年的大选看,美国选民已分成两大派,且人数差别并不很大,这就使得美国的政治与社会更加复杂和分裂了。事实再次证明,所谓的美国“民主”说不清也道不明,人们看到的这种所谓的“美式民主”带来的一次次混乱与争斗,彼此总在各说各的理,真正耽误的是美国的发展与这个国家民众的根本利益。

其实,对于参议院对特朗普的弹劾审判结果,拜登总统和民主党人也早已预料到了结果,而且早有了心理准备,但又无奈。民主党人坚决推进对特朗普的弹劾审判,旨在通过审判让特朗普的“罪恶”更全面、充分地暴露在美国公众舆论面前,让更多的人看到他的恶劣性和危害性。简单说,就是把特朗普彻底搞臭搞垮,让特朗普在政治上不得翻身。

据报道,民主党人还准备在参议院对特朗普的弹劾审判结束后,再马上发起对特朗普的另一场投票进攻,以判决其以后不得再参与任何美国公职活动。这样的投票无需参议院三分之二的多数,只需简单多数通过即可。但若弹劾审判通不过,后者也几无可能,两者是紧密关联的。可只要特朗普不被政治上彻底打倒,对民主党人来说将是一大隐患,而对共和党人来说是一丝希望。

(图片说明:2月9日,在美国华盛顿国会,首席弹劾案“管理人”、民主党众议员杰米·拉斯金(右二)等控方代表前往参议院。新华社发 亚伦摄)

(图片说明:2月9日,在美国华盛顿国会,首席弹劾案“管理人”、民主党众议员杰米·拉斯金(右二)等控方代表前往参议院。新华社发 亚伦摄)

拜登在竞选期间和上任以来,一再强调要恢复美国宪法的民主精神,重振美国,其理想抱负不小,但距离美国政治与社会的现实恐怕很遥远。无论民主党人出于何种动机,也不管此次参议院对特朗普的弹劾审判结果究竟如何,甚至即便通过了对特朗普的弹劾,也无法挽救美国的分裂,更无法挽救美国的堕落。

特朗普残余势力仍在蠢蠢欲动

美国的争斗与社会民意分裂早已存在,近年来更是陷入了深度重症,不是短期内有可能医治和化解的。目前看来,美国的右翼更右,左翼趋左,保守派更极端,强硬派更疯狂,极端主义已经在全国蔓延,各自都在声称自己为了美国,都在竭力维护自己的利益和群体,各种鼓噪与喧嚣不断。

特朗普的根本问题不在特朗普这个人本身的极端性,而在于他已经在美国形成了一股强大的极端势力,有一批执迷不悟的追随者。此次大选失败不仅没有让这些势力看到和认清自身的问题,相反变得更加极端和愤怒,发誓要夺回政权。此次美国国会对特朗普进行弹劾审判,激起了特朗普众多支持者的更大愤怒,在这些人的心里和眼里,什么美国宪法与民主精神,统统不管,他们要维护的是自己的代言人以及利益集团。

表面看,特朗普已经树倒猢狲散,实际上他的残余势力已藏匿在全美各地和各领域,正在暗暗地盯着拜登总统和民主党人,观察他们的一举一动,包括拜登的外交政策与动作,企图伺机反扑。拜登只要一说话,说一些理性的话,就会被特朗普势力视为大逆不道的“软弱”。毋庸置疑,他们没有能耐颠覆拜登政府,但进行各种干扰和破坏是完全可能的。这样的美国政治与社会舆情动向,每天都在发生。也因此,对拜登的内政外交都不无掣肘。

拜登执政,掣肘不小

另一个重要的原因是美国正在衰落,至少已呈现出一种竞争颓势,这无需多说。如今的世界在变,美国一些人固守美国的传统思维,以老大自居。美国固然还有不少优势,但优势在明显减弱,如同赛跑一样,美国正在被追赶者逐步赶上,优势越来越不明显了。

拜登总统已经看到了美国的严重问题和严重危机。他的振兴美国理想与抱负,他的对外接触与合作的思想及行动,他对特朗普一系列极端行为的叫停,可以说是深思熟虑,而非上任以来的心血来潮和立场的“软化”,拜登选择竞争而非冲突显然有他的判断和道理。但愿拜登能摒弃特朗普的极端主义,理性务实地走向前去,不要被美国国内的极端主义所恐吓阻遏。

接下来,美国参议院将就特朗普的政治命运作出最终抉择。不管结果如何,美国应尽快跳出内斗的恶性循环,走上美国人民和国际社会所期待的正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