蛋糕房火灾致店主一家七口遇难 逃出的大儿子:要自己撑起来

2月16日(农历大年初五)6时14分,山东禹城市鬲津社区富康蛋糕房发生火灾,住在蛋糕房的老板及家人共9人,1人外出跑步幸存,救出8人中1人无生命危险,7人经抢救无效死亡。

蛋糕房老板一位亲属告诉快报记者,蛋糕店老板是浙江温州永嘉县人,在禹城打拼快30年,这些年大部分时间都在山东,很少回老家。当时住在蛋糕房的一共三家人,老板一家三口,老板娘弟弟一家五口,另外还有老板侄子和侄媳妇夫妻两人。其中老板娘弟弟的一个孩子当晚住到别人家去了,所以当时里面共9个人。老板50多岁,有两个儿子,大儿子当时逃出来了,小儿子事发时不在山东。

温州永嘉县宣传部相关人员前日向快报记者证实,山东禹城起火的蛋糕房中,至少有四人是永嘉县金溪镇阮山村人,这四人是两对夫妻。

昨天,记者赶到温州永嘉金溪镇阮山村。

小村四面环山,房屋高低错落,村道旁一条小溪穿村而过。

村道边,一个大伯正准备回屋,我上前打听在山东开蛋糕店的老板。

“他不是出事了嘛。”大伯有些难过,眯起眼睛。

“他原来住在前面,离这里500多米。”大伯说,这个村先祖都姓阮,现在村里绝大多数人都姓陈。

“那个老板叫陈小董,60岁不到,我74岁,比他大10来岁,我有20多年没见过他了。”陈大伯说,“小董很会来事,小时候来我家玩,见了就哥哥哥哥叫我,叫得很勤,最后一次见他……我都想不起来是什么时候了。”

陈大伯说,陈小董母亲的前一个老公因病去世很早,留下两儿两女,陈小董是他母亲和后一个老公生的,他还有一个亲哥哥一个亲妹妹。

我按大伯指引,去找陈小董的大嫂,但一路问过去,不少村民都说不知道这个人。

挨家挨户问,终于找到陈小董的大嫂,她还叫来了陈小董的堂叔陈松庭。

陈松庭,78岁,是陈小董母亲第一个丈夫的弟弟。

“唉,小董这个人很有礼貌的,真的太可惜了!以前小时候,他对爷爷奶奶叔叔舅舅伯伯这些长辈叫得特别勤,人也很聪明。”陈松庭说,陈小董老婆是青田县吴坑乡人,阮山村翻过一座山就是丽水青田。

他掰着指头一一说起山东禹城市富康蛋糕房的九个人:陈小董,他老婆,大儿子。陈小董的侄子和老婆,小舅子和老婆还有两个孩子。除了小舅子晨跑幸免于难,大儿子从火场逃了出来,其他7口人,全都没了……陈小董的小儿子在杭州一家银行上班,年纪估摸二十七八岁。

“唉,他两个儿子都没结婚呢,我听他大儿子那天打电话给他叔叔说,父母都不在了,蛋糕店要自己撑起来……”陈松庭说,这么多年,陈小董都在山东,只是偶尔才回趟老家。

“我最后一次见他是去年七八月份,他带了牛奶、保健品来看我,他跟我说,蛋糕店六到八月份生意差一点,冬天生意最旺,那天饭也没吃,打了个招呼就走了。”

陈小董大嫂从屋里翻出一本荆源中学85届同学会的册子,上面有陈小董的照片。

“他们怎么做起蛋糕店我也不知道,20世纪90年代初,我在济南开棉花厂,小两口到我这里做了一年多,后来他们自己搞服装,好像也一般般。”陈松庭回忆。

陈岳文,62岁,陈小董的堂哥,两人祖父是亲兄弟。陈岳文对陈小董印象也很模糊,他说20多年来经常是陈小董回老家时自己在外面上班,最近一次见面是两三年前祭祖。“他直接拿出500元钱,说祭祖需要买东西的钱他来出,印象里还不止这一次,他人很大方的。”陈岳文说。

陈小董大嫂告诉我,陈小董原来的房子很久没人住,前些年塌了。她带我爬很长的台阶快走到山腰,看到这幢老房子——只有两面墙和几根柱子立着。

“这两天我们在山上挑了块地,准备把小董夫妻还有他侄儿夫妻葬在那里……”陈松庭指了指山上说,陈小董的亲哥堂哥十几个亲人都去山东了。

昨晚我电话联系上陈小董堂哥陈光贤,他说2月16日白天知道的消息,阮山村的亲戚们分乘4辆车,连续开了13个小时,17日凌晨两点多赶到德州禹城。陈小董老婆那边的亲戚有些坐飞机赶过去,16日晚上五点多就到了,禹城现在有20多个亲属。

“我们在殡仪馆里见到了小董……可能明后天就要火化……”陈光贤说。

在阮山村,大部分中青年常年在外,做得最多是超市和服装生意。

陈小董大嫂说,她的儿子女儿以前在江苏南通的服装厂打工,后来都自己开了厂,做床上用品,她说在南通做服装的永嘉人不少。而她邻居大伯的儿子,在昆明做超市生意。

我进村最先采访到的74岁陈大伯,我原以为他已经在村里养老,可他说正月十二还要赶到北京去。

“我妹夫在北京开厂做教具,我过去帮忙管理管理,车票都订好了,这不是过年回来待几天。”大伯的孩子们都在外面做超市生意,而陈岳文的儿子在杭州做了十多年服装生意,已经小有规模。

他们说,像陈小董这样开蛋糕店的,前些年还有,现在只有他了。

记者 朱家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