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谁让特朗普打破沉默?一天缅怀三次,昔日他却被视为白宫头号政敌!

2月17日,特朗普打破了卸任一个月以来沉默,一天内接受了三次媒体采访,不谈别的,就是为了缅怀一个人:Rush Limbaugh,有着“美国保守派之声”称号的右派电台主持人拉什·林堡。

林堡在17日因肺癌去世,终年70岁。他的第四任妻子凯瑟琳在林堡秀和他的脸书官方账号上公布了丈夫死讯。

林堡本人所发的最后一条FB消息是两周前,当时他谴责了拜登因为华盛顿下了点小雪就取消了外交政策讲话。而2月2日,也是他最后一次录制节目,在节目的最后,林堡说自己身体不适,很可能大限将至,也许这期节目会成为绝唱。

林堡所主持的拉什·林堡秀(Rush Limbough Show)开播于1988年,作为右翼保守派的阵地,有着极大的影响力。根据2019年的《谈话者杂志》预估,林堡秀每周的收听人数在1500万人次,是目前全美收听人数最多的电台秀。

去年2月,林堡查出身患肺癌。特朗普在发表国情咨文的时候,特邀林堡作为嘉宾,由梅拉尼娅给他颁发了象征美国公民的最高荣誉--自由奖章。

特朗普心中的“电台之王”

昨天,特朗普在得知林堡的死讯之后,从海湖庄园给狐狸台打电话,第一时间表达自己的哀悼。这也是特朗普在离开白宫后,第一次与媒体讲话。

“林堡深爱着这个国家的人民,他对于我们过去所做的一切感到高兴:我们重建了军队,我们减少了赋税,我们还去监管。他从一开始(2016年大选)就同我在一条战线,而且他喜欢我所说的,认同我所说的,他是一个伟大的人。”

当然特朗普也不忘把话题转移回自己:“我认为我们(大选)赢了很多,林堡同样认为我赢了!”最终在主持人海默(Bill Hemmer)的提醒下,特朗普才没有继续大选的话题。

由于大统领推特被夹,前第一夫人梅拉尼娅发推。推特里,梅拉尼娅称林堡是一位“无所畏惧的美国爱国者”。

特朗普随后以“第45届美国总统的身份”发表了一份书面声明,称“林堡去了一个更好的地方,不再受到病痛的困扰,也不再有敌意,林堡如同这个时代的一盏明灯,有能力让大家看到真相。他的荣耀,勇气,力量和忠诚,在这个世界上无法取代。”

在特朗普看来,林堡是“不可取代的”,完全是一个天才。他可以不用任何助手,连续直播3个小时以上,中间没有任何打断或者电话访谈,就是单纯的讲话,而所有人都如同着魔一样听他说。

在2016年特朗普当选后,林堡立即就骄傲地说自己在白宫有了一位盟友。并且全力支持特朗普各种政策,包括禁穆令、减税、废除奥巴马医改、增加军费等等。在去年新冠爆发时,林堡把新冠比做了一场普通感冒。

CNN 用“林堡造就了特朗普”来形容他对特朗普的影响。 去年10月特朗普感染新冠后,正苦于所有的集会活动都被迫取消。此时,林堡迅速伸出援手,他提议为特朗普举行一次广播集会,两人“话唠”在一起,一播就是两个小时。

林堡的听众大部分都是极端保守派,而林堡就是他们的精神领袖,控制着数百万的选票。 除了特朗普,前副总统“叛徒”彭斯也表达了对于林堡的缅怀:“我是林堡的忠实粉丝。在我为特朗普服务时和在我担任州议员时,林堡就一直激励着我。他不仅让保守派们感到自豪,而且也让保守主义变得有趣。我在多年聆听林堡秀中不断的汲取其中的态度。他的讲话充满教育意义和启发。”

昔日白宫头号政敌

早在特朗普步入政坛前,林堡就曾将各种带有侮辱性的名字钉在了他的“敌人”身上,同时他也是主流媒体的“反抗者”,指责主流媒体“喂给”公众谎言。在林堡的字典中,支持流浪汉的人是“同情法西斯主义者”;捍卫堕胎权是女权;环保主义者是“拥抱树的笨蛋”;全球变暖是一个骗局。

2012年林堡炮轰一位出席国会听证会的乔治城大学法学院学生,这位学生支持奥巴马要求医疗保险涵盖女性避孕药。林堡用“贱人”和“妓女”来批评这位学生,还说如果我们要支付你避孕药的钱,还给你滚床单付费,那么我们想换取一些东西,比如把你的视频发在网上供大家观看。这件事后来直接导致林堡秀广告商撤资,迫使林堡在节目中道歉,说他当时是开个玩笑。

总而言之,林堡被自由派和民主党视为口无遮拦的“毒舌” :当患有帕金森症的演员迈克尔·福克斯(Michael J Fox)出现在民主党的竞选广告时,林堡曾嘲笑他的病症;当艾滋病在上世纪80年代开始肆虐时,他曾取笑过那些垂死之人;他还把克林顿与希拉里的女儿切尔西(Chelsea)称为一条狗。

林堡也曾多次被指责是偏执狂与公然的种族主义者,例如他会在节目中播放歌曲《Barack teh Magic N***》,这首歌词将前总统奥巴马形容成一个让“有罪的白人感觉良好”,“皮肤黑但是内心并非黑人”的人。以至于奥巴马时期把他视为白宫的头号政敌,把他塑造成为共和党的代表,试图证明这个昔日林肯的“老大党”已经只剩下躯壳,沦为了一个右翼群体。

死后被左翼人士诅咒

对于林堡的去世,美国的右翼人士有多悲伤,左翼人士就有多激动。 在林堡去世后,美国左翼人士在推特上各种发推庆祝。“在小便中安息(Rest in Piss 谐音梗)”,“包袱终于被甩掉”以及“在地狱中腐烂”等词上了热门榜...

电视剧作家麦克·德拉科(Mike Drucker)写道:“这个时候取笑拉什·林堡最容易,但是更重要的是,他的死亡给很多人带来了欢乐。”

热门美剧《Rick & Morty》的作者西奥班·汤普森(Siobhan Thompson)写道:“愿你安息拉什·林堡,你比自己原本晚死了69年。”

音乐人菲尼亚斯(Finneas)表示:“为那些生活在地狱中的人感到抱歉,因为他们不得不永远的去和拉什·林堡打交道了。”

另一位作者克里斯·克拉维(Chris Kluwe)则写道:“让我们一起庆祝他的死讯吧,这样那些种族主义者和蠢货就会知道,我们会开心的在他们的坟头蹦迪。”

剧作家马克·哈里斯(Mark Harris)则写道他为林堡的去世感到“真诚的遗憾”:因为他无法多活一天,不然就可以看到推特上这些嘲笑他去世的文字了。

从高中肄业生到“民主博士”

林堡出生于密苏里州的小镇吉拉多角(Cape Girardeau),父亲拉什·林堡是一位受人尊敬的法学家,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曾在空军服役,同时拥有卓越的法律生涯。他的母亲米尔瑞德(Mildred)是当地的妇女共和党俱乐部以及99女飞行员委员会成员。

年轻时候的林堡性格内向,对学校兴趣不大,但是对于广播有着浓厚的兴趣。年轻时候,他就愿意关掉圣路易斯红雀队的比赛,而对当天的晚间新闻逐条发表评论。在高中时,他得到了第一份广播的工作。

16岁时,年轻的林堡在父亲和他人共同拥有的当地电台KGMO中首次广播,高中毕业后,他在密苏里州立大学待了一年就选择退学,全部精力投入到新闻行业中。

1971年,林堡的第一份正式工作是在宾夕法尼亚州的WIXZ电台担任DJ,随后十年间中,林堡在多家电台不断跳槽的同时,也在打磨自己的能力。等到了80年代,林堡已经在萨克拉门托地区小有名气。

1988年,来到纽约的他开始得到全国广播的机会,而他的万事通评论迅速得到了关注,这也让他的粉丝激增。林堡本人非常推崇里根,而里根同样对林堡投桃报李。1992年时,里根向林堡写了一封亲笔信,称赞他是:“保守主义的第一声音。”

林堡后来回忆说:“我来纽约市,只是一个零,一无所有。”但是,林堡最终凭借着一个麦克风声名鹊起。他将自己的广播节目搬到了全美最富裕的佛罗里达州棕榈滩。在2019年时,林堡有着全美最大的听众群,多达1500万人,而2016年,福布斯预估他的个人资产为5亿美元。林堡居住在棕榈滩的千万豪宅,自己有一辆价值5400万美元的湾流私人飞机。他曾经在餐厅给过服务员5000美元的小费。

《时代》杂志是这么评价林堡的:当林堡向美国交谈时,他所要做的就是抓住他的麦克风。他用自己的声音吸引到了更多的听众,这是其他人无法想象的。他的水平简直就是另一个层次的。

林堡的去世,毫无疑问是保守派的巨大损失,但左翼却为此欢呼雀跃。无论两方阵营以何种心态看待林堡的功过,美国广播史上一个时代画上了句号。从今往后,人们再也不会听到这样的开场白:“我是林堡,美国最危险的男人,拥有北美洲最大的下丘脑,只需要张开我的嘴就可以为人类服务,我只用一半的大脑就可以做这档节目,另一半为了公平起见被绑了起来,因为我具有从上帝那里借来的才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