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姐回忆陈祥榕:从小就想去当兵 入伍那天眼里都闪着光

福建日报·新福建客户端2月19日讯 (记者 朱子微 单志强 通讯员 甘叶斌)因在边境冲突中誓死捍卫国土,中央军委日前给陈祥榕追记一等功。

2月19日,解放军报刊发的长篇通讯《英雄屹立喀喇昆仑》,首次披露对峙事件详细过程。

陈祥榕的老家位于宁德市屏南县甘棠乡下山口村。当日,记者赶到屏南,见到了烈士陈祥榕的姐姐陈巧钗和其他亲属。

时隔几个月,一提起弟弟陈祥榕,陈巧钗就泪流满面。

“穿上军装的那一刻,他就不再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公民,身上肩负的是军人的天职,所以我也很为他感到骄傲。”她哽咽着说。

比起同龄人,他更懂事更坚强

姐弟俩相差6岁,但在陈巧钗看来,2001年出生的陈祥荣从小就很独立、有主见,虽然一笑就会露出两颗小虎牙,但很多时候更像是个哥哥般的存在,照顾着一家老小。

早年,陈祥榕的父母都远在海南种植芒果,姐弟二人待在老家屏南由祖母照料生活起居。不幸的是,在陈祥榕13岁时,爸爸被查出患有淋巴癌。当时正值芒果丰收季,妈妈要照顾果园,换取救治金,没法回老家。照顾爸爸的重担便落到了姐弟俩身上。

“十三四岁的孩子都爱玩,但弟弟一直守在病房里,经常凌晨三四点还在给爸爸按摩腿部。”陈巧钗说,爸爸所患的淋巴癌经常引发右腿疼痛,因此,无论多晚,留在医院陪夜的陈祥榕都会爬起来替爸爸按摩,缓解疼痛。

爸爸重病,也让陈祥榕变得比同龄人更懂事、更坚强。

姐姐回忆陈祥榕:从小就想去当兵 入伍那天眼里都闪着光

姐姐和陈祥榕在生活中的合影

陈祥榕就读的初中离家较远,需骑车上下学。有一回,他骑车不小心摔断了手臂,硬是咬着牙一声不吭回到家。第二天,妈妈不经意发现他的手臂肿得老高,赶紧带他上医院打石膏。

“他就是不想给家里添负担,不希望妈妈分精力照顾他。” 陈巧钗说。

“我们俩自幼跟着奶奶长大。弟弟很孝顺,到部队后,逢年过节都会给奶奶寄钱。”陈巧钗说,弟弟牺牲的消息,家人至今还不敢告诉奶奶,“奶奶已84岁高龄,害怕她受不了这种打击。”

最近,老人经常问起孙子的消息,家人只敢对奶奶说,祥榕在前线为国家效力,不但立了功,还送他去读书,以后不能常回家了。

要去就去最艰苦的地方,到前线去

陈祥榕从小就想去当兵。读初中时,他就曾问过当时的班主任陈臻苏,参军需要什么条件。

当得知既要身体好,又要政审过,他觉得离梦想更近了一步,在心中默默种下一颗种子。

2019年,陈祥榕高中毕业后报名参军,“要去就去最艰苦的地方,到前线去。”他把自己的想法坚定地告诉小叔陈臻宝。

因打听到新疆的部队能够上前线,他便动了去新疆的心思。从福建到新疆,山高路远,家人都舍不得他去。

“苦怕什么,去部队不吃苦还要享福?” 陈祥榕几次私底下跟小叔这样说。

参军前有为期一周的集训,当时部队领导说,看陈祥榕集训情况,如能过关,就定兵到新疆去!为此,他每日5点便起,绕县环城路跑步一圈,回到家中吃过早饭,再去集训场地参加训练,不敢有丝毫懈怠。

“那些天和弟弟说话,感觉他眼里都有亮闪闪的光。”陈巧钗无不感慨地说,他当时觉得自己的梦想即将实现,浑身上下都是朝气。

一周集训下来,陈祥榕表现亮眼,从众多新兵中脱颖而出。他到新疆入伍的事情就这样敲定了。当年9月,他被派往离家数千公里之外的新疆,成为连队一名新兵。

2020年4月以来,有关外军严重违反两国协定协议,蓄意挑起事端。

在日记本上,陈祥榕对一次战斗这样记录:“面对人数远远多于我方的外军,我们不但没有任何一个人退缩,还顶着石头攻击,将他们赶了出去。”

2020年6月,外军公然违背与我方达成的共识,非法越线、率先挑衅、暴力攻击中方前出交涉人员,蓄意制造了加勒万河谷冲突。

宁洒热血,不失寸土!在忍无可忍的情况下,边防官兵对暴力行径予以坚决回击,陈祥榕作为盾牌手战斗在最前面,毫不畏惧、英勇战斗,直至壮烈牺牲。

雪山回荡英雄气,风雪边关写忠诚!战斗结束清理战场时,有人发现一名战士紧紧趴在营长身上,保持着护住营长的姿势。这名战士,正是陈祥榕,他的生命永远定格在群山耸立的加勒万河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