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保督察牛年“开门炮”,长江经济带六地政府被约谈

每经记者 李彪 北京摄影报道 每经编辑 陈旭

“这次叫开门炮,当头一棒,是反面典型的要杀杀锐气!”

2月22日,生态环境部就长江经济带突出生态环境问题整改不力约谈安徽省池州、江西省上饶、湖北省孝感、湖南省衡阳等六市(区)政府。

中央生态环保督察办公室常务副主任徐必久在约谈会上通报了六市(区)的突出问题,并作出上述表示。这也是徐必久担任该职务后首次公开亮相。

徐必久指出,这次约谈是向外界传递一个明确的信号,“十三五”污染防治攻坚战阶段性目标任务圆满超额完成,但不能就此产生歇歇脚、放放松的思想,仍然要保持战略定力,方向不变、力度不减,深入打好污染防治攻坚战,共抓大保护,不搞大开发,为“十四五”开好局、起好步。

徐必久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在下一步的(督察)工作当中,我们也在研究,对重大问题要盯办,对地方整改不力、整改滞后要进行督察,对整改的成效要有巡查、抽查、暗查制度。”

徐必久(中左)在约谈会上讲话 每经记者 李彪 摄

徐必久(中左)在约谈会上讲话 每经记者 李彪 摄

一些地方整改“搞变通、走捷径”

约谈指出,2020年长江经济带生态环境警示片(以下简称长江警示片)披露,安徽省池州、江西省上饶、湖北省孝感、湖南省衡阳等六市(区)突出生态环境问题整改不力,普遍存在思想认识不到位、整改任务推进滞后、环境监管不严不实等问题。

其中,针对池州市环境问题的通报中指出,2017年7月第一轮中央环保督察反馈安徽省矿产资源无序开采问题后,东至县发文要求关闭舜盛新材料科技有限责任公司位于大历山省级风景名胜区内的石灰岩矿,启动矿山地质环境恢复治理工程,2018年底前完成。但调查发现,违法开采破坏生态问题仍未得到有效解决。

为此,约谈强调,东至县住建部门及风景区管理处放任企业长期非法开采。池州市原国土资源局违规为企业延续采矿权。地质环境恢复治理工作不实,以修复之名,行开采之实,不但不开展削坡治理,反而对缓坡进行开采,整改到期前紧急变更治理方案,搞变通、走捷径。

2018年长江警示片指出,上饶市风顺生活垃圾填埋场渗滤液处理设施长期不正常运行、出水严重超标。上饶市整改方案明确要求2019年6月底前完成整改。但调查发现,整改工作仍不到位。作为长江警示片披露问题整改牵头单位,上饶市发展和改革委员会以“专业水平不够”为借口,整改督导走过场。

此外,通报中还指出:孝感市在2018年中央生态环保督察“回头看”进驻期间,交办群众举报汉川市黄龙湖被大面积违规填占导致生态破坏问题。孝感市根据汉川市调查结果,公开认定举报问题不属实。但调查发现,汉川市办理群众举报不严不实。

衡阳市在第一轮中央环保督察及“回头看”进驻期间,督察组先后11次交办群众举报衡东县金龙矿业有限公司相关生态环境问题,并于2017年7月向湖南省作了反馈。但调查发现,衡阳市委、市政府重视不够,推动不力,整改工作不到位。

对于重庆市南川区,2017年4月第一轮中央环保督察反馈了先锋氧化铝公司尾矿库渗滤液长期污染周边环境问题。根据方案,应于2017年底前完成整改。但调查发现,问题依然突出。

对整改成效将建立巡查抽查暗查制度

与生态环境部以往的约谈不同,此次约谈采取的是视频方式。

对此,徐必久强调,虽然此次采取视频约谈的方式,但传导的压力会更大。因为春节刚结束就召开这个会,释放出了非常强烈的信号。

正如徐必久所说:“这次叫开门炮,当头一棒,是反面典型的要杀杀锐气!”

徐必久强调,约谈最主要的目的是传导压力,推动已发现的问题得到很好的解决。这次选择长江经济带突出生态环境问题整改不力的地区进行约谈,约谈中曝光的这些问题,很多也是长江警示片披露的问题,在长江警示片播出之后,生态环境部门又进行了补充调查,进一步追根溯源、延伸。这次约谈是选择思想不重视、整改不力,甚至搞虚假整改,长期没有整改等情节、性质非常恶劣的地区,

“这里面的确有很多的问题是非常严重的,有的是表面文章,敷衍整改,甚至是虚假销号,有的是多次督办没有解决的。”徐必久说,这几年推动长江经济带的发展,其中一个很重要的抓手就是中央生态环境保护督察和长江警示片相结合。

徐必久指出,通过长江警示片披露问题,是要推动地方解决一大批突出环境问题。这次专门选择长江警示片曝光的问题,是希望以此为抓手,推动相关问题得到很好的解决,将来也会在其他领域、流域来运用长江警示片的有效做法。

如何对整改问题进行长期追踪,建立长效的机制极为关键。

对此,徐必久在回答《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提问时强调,地方整改落实的主体责任在地方,要加大对整改情况进行公开的力度,强化社会的监督。同时,中央生态环保督察办公室以及相关的督察部门也在研究,在下一步的工作当中,对重大问题要盯办,对地方整改不力、整改滞后要进行督察,对整改的成效要有巡查、抽查、暗查制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