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人做事为何一根筋?

福冈县知事小川洋先生宣布辞职了,原因很简单,查出了肺癌,而且还不是初期。

日本的“县”,相当于中国的“省”,福冈县是日本九州地区的经济与文化中心,类似于我们中国的广东省。

小川知事于1949年5月出生在福冈县福冈市,毕业于京都大学法学部。1973年进入日本总务省工作,担任过特许厅长官和内阁广报官。

从大学毕业到退休,小川先生一直是在东京工作和生活。但是,退休之后,如何规划自己的今后人生?小川先生决定告老还乡,回到自己的故乡去。干什么?去竞选县知事,用自己在中央机关的人脉资源,为家乡的发展奉献余生。

2011年,在福冈县知事的竞选中,小川洋击败对手,当选为福冈县知事。在任期间,深得县民们的信任和支持,已经连任3届,现在的任期是到2023年4月结束。

但是在1月20日,他发现自己咳嗽和呼吸困难,起初是怀疑自己感染了新冠病毒。但是PCR检查结果显示为阴性。于是进一步检查后,发现患了肺癌。

小川知事被送往九州大学医院治疗后,原计划在2月12日回到县政府继续上班,但是,看来情况并不是很乐观,于是延长了住院的时间。住院期间,知事的责权交予副知事代理。

小川知事最终决定辞职,是因为感觉到,自己住院而无法履行知事的职责,愧对县民的信任,也将影响政府的工作。

据悉,战后70余年,福冈县知事在任期途中辞职,这还是第一次。

对于小川知事的辞职,福冈县民在感到惋惜的同时,也认为“这是应该的”,因为县民们信任你,投票选举你当知事,当你无法履职时,那就应该交出责权,交给能够全力履职的人。

这种认识,在日本社会是常识,而这一种常识,来自于社会责任的区分。

我们常常说,日本人做事总是一根筋,也就是说“认死理”。

我在留学生时代,曾在东京的一家超市里打工,放牛奶。有时候,一些牛奶打折销售,很快就卖完了,售货架上空出许多的地方,看上去很难看。于是,我把边上别的品牌的牛奶移过来,这事被店长看到了,告诉我“不能这么做”。

为什么不能做?他告诉我一个道理:

“货架前挂的商品牌子是这一款牛奶,卖完后,你把别的品牌牛奶放过来,顾客会以为还是这一款牛奶,结果拿到收银台去结账,发现价格不对,就会对超市产生意见,甚至发生纠纷。所以,商品该放哪里就放哪里,卖完了空着也没有关系。”

我辩解说,那把卖完的牛奶的商品牌子拿掉不就行了吗?

店长说:“不行,因为许多顾客已经习惯于在货架的这一个位置拿这一种牛奶,你不能破坏这一种秩序。”

后来,我想通了,所谓“秩序”就是尊重常理,并按规矩办事。如此一来,你放牛奶时,位置准确,而顾客来买牛奶时,找位置也十分准确,而尊重秩序的结果,就是“你方便,我也方便”。

小川知事的辞职,其实也体现了一种对“秩序”的尊重,如果你住院治病,却又不能很好履职,又赖着不走,那就意味着,你破坏了这一种“秩序”,将会损害县政与县民的利益。

从1月8日开始,东京首都圈实施“紧急状态”,努力遏制新冠病毒疫情的蔓延。在实施“紧急状态”期间,政府不要求你关门,但是要求你早关门,也就是晚上8时打烊,以阻止人们聚众喝酒,造成互相感染。

东京的餐饮店,一般都是开到深夜11时,不少居酒屋甚至开到清晨4时,等到早班地铁轻轨行驶后关门。如今政府要求提前关门,那么,我的经济损失是否应该由政府补偿?

小店老板向政府提出这一要求,是基于两点理论:

第一,宪法规定国家不得侵害国民的财产权。如果因为特殊原因需要国民牺牲财产权,那么国家必须要予以补偿;

第二,作为个人,我们依法缴纳了个人所得税、市民税、消费税,那么,当我们遇到困难时,你得还我一部分。

小店老板的这两点理由,在日本社会,也是常识。

结果,日本政府发表通知说,凡是你响应政府号召,在晚上8时关门的话,那么每一家店每天就补偿你6万日元(约3695元人民币),一个月补偿180万日元(约11万元人民币)。同时,在疫情期间,政府再帮你承担40%的房租、再帮你承担5个月的员工工资的80%(条件是加入了雇佣保险的中小企业)。

日本政府的这一政策,不仅仅是为了救市和救助国民生活所为,而是体现一种责任的分割与担当:纳税是你作为公民的义务,但是,当你有困难时,救济是国家的责任。所以,只有当纳税人享受到了纳税的好处,他才会更加主动和情愿地纳税。所谓“小河有水大河满”,但是你大河满了不放水,那么小河水也就会不愿意流给你。

这就是良性循环,还是恶性循环的问题,也就是“讲道理”。

而这一种道理,不只是讲给日本人听,也讲给在日本的外国人听。因为,在日本的外国人也同样履行着与日本人一样的纳税义务,自然,也必须享受与日本人同等的救济与福利待遇。这也是道理,对于这一个道理,日本政府不敢怠慢。所以,发10万日元(约6200元人民币)的政府红包,接下来免费注射疫苗,在日外国人也人人有份。

日本社会总体显得平和,而这一种平和的基础,是政府也罢,国民也罢,在日外国人也罢,大家都遵循秩序,讲究道理,该怎么样就怎么样,按规矩办事,看起来做事太一根筋,但是,正因为有这“一根筋”,使得整个社会有章可循,不会乱来。而这根“筋”的建立,是在明确的社会责任分工基础上实现的,这也是“法治社会”建设的重要基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