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日两架波音空中着火解体 还能安全坐飞机吗?

编辑:Schnappi

文:纽约华人资讯网主笔 詹涓

周六(2月20日),美国联合航空公司(United Airlines)一架波音777型飞机在丹佛上空引擎着火并解体。该航班从丹佛飞往夏威夷的途中发生故障。在科罗拉多州布鲁姆菲尔德镇,现场目击者称听到了爆炸声,随后大块的发动机残骸像雨点一样落在房屋附近和公园里,警方对地面上没有人伤亡表示惊讶。随后飞机安全返回丹佛。机上229名乘客和10名机组人员均未受伤。

就在四小时前,还有一家波音747-400型飞机发出了引擎故障。周六下午4点10分,长尾航空公司(Longtail Aviation) 的一架货机计划从荷兰马斯特里赫特的亚琛机场(Aachen Airport)前往纽约肯尼迪机场。起飞后不久,飞行员发出求救电话,称飞机引擎着火。

这架货机改变了航向,并在比利时列日机场(Liege airport)安全紧急降落。列日机场位于荷兰边境以南约19英里处。官方证实,数十块发动机叶片的金属碎片落在荷兰小镇梅尔森,损坏了几辆汽车和房屋,一名老妇受伤。

同一天里两架波音飞机出事,而且都是引擎着火后解体,尤其注意的是,这两架飞机都涉及普惠(Pratt & Whitney)公司生产的引擎,前者为PW4056,后者为PW4077,均属于PW4000的子型号。普惠是航空航天和军事巨头雷声技术公司(Raytheon Technologies)的子公司,生产喷气和直升机发动机。

波音公司最近被一系列问题所困扰,包括737 MAX停飞、777X延期以及787梦幻客机的质量问题。这两起事故显然会为疫情缓解后的旅游市场复苏蒙上一层新的阴影,令人们在担心旅途中感染新冠之余,又对飞行多了一份恐惧,往后还能不能坐波音的飞机了?

问题早有先例

目前航空业推测这可能跟引擎有关系——幸运的是,由普惠驱动的波音飞机属于极少数,在周六的事故发生后,目前在全球范围内都已经处在紧急禁飞状态。

美国国家运输安全委员会(National Transportation Safety Board)周日表示,初步调查显示,美联航出事飞机上的普惠发动机两个风扇叶片断裂,整流罩已与发动机分离。调查人员正在检查引擎和飞机,以及乘客拍摄的照片和视频。驾驶舱语音记录器和飞行数据记录器被送往华盛顿进行分析。

老旧波音777客机的引擎爆炸频率令人担忧。

2018年,美联航一架777飞机在接近目的地檀香山(Honolulu)时,右引擎的风扇叶片发生故障。部件高速运转导致引擎复杂的机械系统出现一连串故障,不到一秒钟,右引擎的整流罩就脱落了,两个风扇叶片断裂,碎片飞出引擎,在机身上造成了两处刺穿,但飞机在剩余引擎的力量下安全着陆。

去年12月,日本航空公司(Japan Airlines)的一架777飞机发生了类似的引擎故障,一个引擎在从日本冲绳那霸机场飞往东京的途中发生故障,导致飞机被迫返航,那次飞行同样安全着陆。

这三架飞机都是全球777机群中最老的飞机,波音777是一种大型双通道飞机,通常用于长途飞行。第一次客运飞行是在1995年,由美联航运营。虽然普惠PW4000发动机可能不是每架飞机的原装——发动机定期从飞机上卸下,进行例行维护,然后安装在不同的飞机上——但发动机的年份通常与它们所驱动的飞机岁数相仿,因此这几个发动机也都有一定的年头了。

飞机出现一次事故可能归因于一个奇怪的巧合或仅仅是运气不好,但反复出现类似的故障,这表明一定是出现了一种以前未进入人们视野中的危险。就以737 MAX为例。2018年10月,一架全新的737 MAX客机坠毁。四个月后,当另一架飞机坠毁时,人们意识到这架飞机的自动驾驶仪存在危险的错误设计,于是MAX在接下来的一年半时间里在全球范围内停飞。

777的引擎爆炸已经反复多次出现,也应该进行系统调查,但问题是对于2018年的事故,美国国家运输安全委员会明明已经调查过了,认为跟引擎风扇叶片老化和检查程序都有关系。

众所周知,随着飞机和引擎老化,它们的机械部件受到反复的应力,可能会导致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出现细小裂纹。所以联邦航空局要求进行定期检查。普惠公司在康涅狄格州东哈特福德有一家工厂,使用无损检测技术检测PW4000风扇叶片。结果这个过程被证明有问题,2020年最终发表的报告称:

“大约在2005年,普惠公司开发了一种热声成像检测方法,用于检测PW4000空心风扇叶片的内部表面。2015年7月的检查记录以及2010年3月完成的检查记录显示,在裂纹发生的同一位置有热指示。在2015年7月的检查中,风扇叶片断裂的记录上标注着“油漆”,据检查员表示,他认为是油漆出了问题。”

图注:在红色箭头的位置出现了裂纹。

也就是说,有人已经检查出引擎叶片的问题,而且后来证明正是因为这个缺陷导致引擎失效,但没有认识到它的重要性,将疲劳裂纹当成了掉漆。报告指出,这与检查员没有足够的经验有关,这类检查只需要接受40小时的在职培训就可以上岗,而相比之下,其他常见检查,比如电涡流检查,需要40小时的课堂培训和1200小时的实践经验。

同样,日本航空公司出现了此次引擎故障后,日本交通部在2021年1月得出结论称,事故是由风扇叶片的金属疲劳造成的,并下令国内航空公司加强对类似制造的发动机的检查。

普惠公司去年6月表示,已经采取了纠正措施,在2018年事故发生后重新检查了所有9600个风扇叶片,没有发现任何其他存在安全隐患的叶片。

丹佛的最新事件仍在调查中,但联邦航空管理局(Federal Aviation Administration,简称FAA)已经在周日表示,从初步信息来看应与此款发动机独有的空心风扇叶片有关。至于为什么在所谓的重新检查后仍然不足以避免灾难性的故障再次发生,有必要进一步进行调查。

影响范围

周日,美国联邦航空局负责人表示要求对配备普惠PW4000系列发动机的飞机“立即进行或加强检查”,几个小时后,波音公司在周日晚些时候表示,在国家运输安全委员会调查进行期间,建议暂停普惠4000-112引擎驱动的777客机的运行。

到目前为止,波音已经向全球客户交付了1600多架777型飞机,其中大约200架是货机。在这1600架中,值得庆幸的是只有174架安装了普惠的引擎,最近一架是在2013年交付给韩国航空公司韩亚航空(Asiana Airlines)的。超过1250架飞机配备了通用航空公司(GE Aviation)制造的引擎,其余飞机使用的是劳斯莱斯(Rolls-Royce)制造的引擎。

另一个值得庆幸的事情是,由于新冠疫情导致旅行需求不足,在这174架由普惠引擎驱动的777飞机中,只有62架飞机在服役,65架在存储中,其余均已退役。

这些飞机分布在全球五家航空公司。所有航司均表示将对相关飞机做暂时停飞。

美联航表示,将暂时停飞由普惠提供动力的24架波音777飞机。

在日本,日本航空公司(JAL)和全日空航空公司(All Nippon Airways)分别运营着9架和11架受影响型号的飞机,两家航司均已于周日决定停飞,总共有五个定期航班受到影响。日本航空公司去年就表示,计划在2022年初之前将所有13架飞机撤出机队。

韩国国土、基础设施和交通部表示,三家大韩航空公司,分别是大韩航空(Korean Air)、韩亚航空(Asiana Airlines)和真航空(Jin Air),总共运营着29架搭载普惠PW4000系列发动机的777飞机。大多数未使用,而且具体型号均与在科罗拉多州遭遇引擎故障的飞机不同。这些公司已自动停飞这些买机。

目前,荷兰调查人员仍在调查上周六的波音747货机故障,如果证实同样与引擎叶片有关,意味着也应对其他搭载普惠4000系列发动机的机型加紧检查,这将包括波音747-400、波音767和麦道、空中客车的部分机型。

普惠星期天在一份声明中说,公司正在配合调查人员和航空公司进行更多检查。

在疫情期间停飞几架有25年历史的777飞机并不是什么大问题。不过,对旅客来说,有关航空业的一连串负面新闻可能会令疫情后重新踏上旅途变得步履维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