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对派质疑“爱国者治港”,揣着明白装糊涂?

反对派揣着明白装糊涂?

在周一(22日)的讲话中,全国政协副主席、国务院港澳事务办公室主任夏宝龙言道:“中国共产党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领导者,是‘一国两制’方针的创立者,是‘一国两制’事业的领导者,一个人如果声称拥护‘一国两制’,却反对‘一国两制’的创立者和领导者,那岂不是自相矛盾?”

夏宝龙此言引起了香港社会的高度关注,有反对派就质疑,拥护“一国两制”原则的治港者是否要无条件地拥护中国共产党,是否不被允许有不同政见,“而这究竟是‘爱国者治港’还是‘爱党者治港’”?

首先香港社会有必要搞清楚什么是“反对”,其边界又在哪里。已故国家领导人邓小平事实上对这个问题作出了非常明确的回答。1987年4月,邓小平在接见基本法起草委员会成员时指出:“有些事情,比如一九九七年后香港有人骂中国共产党,骂中国,我们还是允许他骂,但是如果变成行动,要把香港变成一个在‘民主’的幌子下反对大陆的基地,怎么办?那就非干预不行。”

而夏宝龙在讲话中也重申了邓公对于“可为”和“不可为”的区分:“在我们这个实行社会主义民主的国家里,可以允许有不同政见,但这里有条红线,就是绝不能允许做损害国家的根本制度,也就是损害中国共产党领导的社会主义制度的事情”。

回归后的港人无可辩驳地享有法律之下充分表达的自由,可以有不同政见,但是如果落到以颠覆国家政权为目的的组织与行动之上,则会遭到中央政府坚决的回击,也就是老话所说的“论迹不论心”。简而言之,回归后的香港过去没有、现在也没有、将来更不会有“思想罪”。

那“爱国”是否就等同于“爱党”?就西方的政治学理念而言,国家与政党是两个区隔的概念,但这不意味着两者是割裂存在的。国家好比躯壳,而执政党就是灵魂,是代表国家的存在。无论身处哪一个单一制国家,效忠国家却反对代表国家的执政党,都是一种幼稚的自欺欺人。结合前文,“爱国”至少等同于不在组织和行动上动摇当前合法的执政党。

港人另一方面也要反思,为何要将“爱党”视为“洪水猛兽”?对于分享国家权力的地方管治者而言,即便有着不同的政见,从着眼于如何更好地推动所属区域的治理、提升当地的福祉出发,也应该有足够的政治理性和代表国家的执政党进行建设性合作。因此就算不认同中国共产党,香港反对派与中国共产党的分歧也应当是事务性的,而非政治伦理性的,正所谓“忠诚反对派”,忠诚是反对的前提,而反对是为了更好地推动共同的事业。

直接一点讲,中央要求治港者必须是坚定的爱国者,你也许不爱党,但不能“反党”,不能搞颠覆。

最后,“爱国者治港”就是为了“爱党者治港”吗?邓公对这个问题也有过回答,他在1984年10月接见香港国庆访京团时,提及1997年后管理香港的人“左翼的当然要有,尽量少些,也要有点右的人,最好多选些中间的人”。

港人应当自信地认识到,“一国两制”的核心目的之一在于保存香港的多元特色,因此一个广泛的政治光谱是必不可少的,正如邓公所言,重点不在于是左是右,而是要保持平衡,“多选些中间的人”。事实上,有港媒就指出,香港当前的问题不是政治上的导向问题,而是极端化问题。

香港01就指出,“香港目前需要的并非‘宁左勿右’的转向,而是要防范极端势力再起,并且让社会回到以中间派为主体的稳定状态。”

事实上,夏宝龙主任周一也说得非常清楚,他说“我们强调‘爱国者治港’,绝不是要搞‘清一色’……香港中西文化交融,社会多样多元,一部分市民由于长期生活在香港这样的资本主义社会,对国家、对内地了解不多,甚至对国家、对内地存在各种成见和偏见。对这些人的取态,中央是理解和包容的,也坚信他们会继续秉承爱国爱港立场,与反中乱港分子划清界限,积极参与香港治理。”

区议员宣誓修例出炉

周二(23日),港府政制及内地事务局举行记者会,公布《2021年公职(参选及任职)(杂项修订)条例草案》。条例草案建议除《基本法》104条下包含的公职人员之外,区议员也要纳入宣誓之列。

条例订明,如有议员在宣誓后违反誓言,律政司司长会提出法律程序处理,期间议员要暂停职务,直至法庭作出裁决;而如区议员被裁定违反誓言,则五年内不得参选。

条例引入具体“负面清单”,其中宣扬“港独”、寻求外国干预香港事务等,均被视为不符合“拥护基本法、效忠特区”。值得注意的是,条例并未特定追溯期,但指“会参考相关人士过往的言行”。

政制及事务局局长曾国卫在记者会上称,修例通过后,去年参选立法会被DQ的4名区议员——荃湾区议员岑敖晖、南区区议员袁嘉蔚、东区区议员郑达鸿、中西区区议员梁晃维——将被褫夺议席。港府指,该条例会于本周五刊宪,并于下个月17日正式提交立法会。

岑敖晖、袁嘉蔚、郑达鸿、梁晃维四人

是时候取消英军仪仗了

近日有港媒注意到,驻港解放军人员在黄竹坑香港警察学院,向香港5个纪律部队提供中式步操仪仗培训。香港警队人员以约10人为一个小队,由1至2名解放军教授中式步操。

惩教署署长胡英明周二表示,此前已有邀请解放军驻港人员教授中式步操,此次也派教官到黄竹坑香港警察学院学习,希望在仪仗队表演加入中式步操。而被问及是否会全面取代英式步操,他表示,“如果表演效果理想,不排除步操由中式取代英式”,并坦言自己有意学习,“因为喜欢学习新东西”。胡英明指引入中式步操,是因入境处早在上世纪90年代初就开始练习中式步操,“自己希望惩教署能看齐”。

入境处处长区嘉宏表示,香港入境处早在1999年的结业步操中就出现中式步操环节,因此“此次并非新事物”,不过是按惯例派教官向解放军学习,目前也在积极考虑学员普及学习中式步操。

海关关长邓以海则指,会逐步引入中式步操,但也会保留英式步操,令表演更多元化。警务处处长邓炳强称,所有警员都会“接受适当的步操方法”,而消防处处长梁伟雄表示消防处同样参与了培训。不过邓炳强和梁伟雄均表示,尚无计划更改本部门步操方式。